許宜家 豪邁瀟灑,才華洋溢,藝象無界

許宜家  豪邁瀟灑,才華洋溢,藝象無界

創作機制轉換 隨心所欲

文:陶朱太史

9月15日下午,山竹強颱正籠罩台灣外圍,台北「吉林藝廊」卻於風雨中擠滿數百藝文界與政商名流在舉行「藝象無界」~2018許宜家作品展開幕典禮。

許宜家多才多藝,尤擅抽象、印象畫與各體書法(攝影:林健煉)

一般畫展要邀人參加,千拜託萬拜託往往還是場面稀疏,就算親朋勉強捧場,開幕典禮一結束,幾乎一哄而散;「藝象無界」開幕前後三小時,依然人潮洶湧,參加貴賓若非興緻高昂地詳加觀賞展出的作品,就是排隊等著與畫展主人~許宜家老師合影留念,場面十分熱絡。

許宜家與畫展開幕主持人鄭松維忙著接待賓客(攝影:林健煉)

最讓現場來賓深感收穫與讚嘆的是,「藝象無界」個展共分「樸實真境」、「大象無形」與「濡墨寄情」三大主題,同時展出許宜家印象油畫作品50幅、抽象油畫創作20幅,以及行草、隸書、漢簡帛書等書法16件;除了創作主題多元,東西方藝術風格更是對比強烈,令人在高度視覺衝突中,心靈能量無比充實。

蒲松齡題聯-龍門對隸書(攝影:林健煉)

受漫畫、電影的薰染,一般對書畫家的既定印象是:「戴著法蘭西扁帽,配副眼鏡,留著鬍子,表情若非很嚴謹即是笑容可掬,坐在畫架前繪畫」;沒錯,許宜家外型完全就是這幅模樣,第一眼看到時大概都會猜想他應該就是藝術家!

貴賓合影之1(攝影:林健煉)

而對於畫家的風格定位,通常都是依據作品分野,這方面身臨許宜家畫室就讓人眼花撩亂;面對幾幅磅礴大器,精彩玄妙的抽象畫與光色柔順,主題明確的印象畫及牆上掛著的龍飛鳳舞或溫文婉約之篆、隸、楷、行、草書等不同字體之書法,一東方一西洋,一傳統一前衛,各自迥異的風格對比強烈,若未經解說,很難讓人相信這些完全衝突的書畫係出自同一人;許宜家就是這麼多才多藝,不知該怎樣為他歸類了!

開幕茶會賓客雲集(攝影:林健煉)

天份固然重要,但若無後天的努力與加持,也只是深藏心靈底處,無從揮灑;對許老師來說,後天努力不僅僅是學習、吸收、消化、邏輯、思考、創新及反覆表現,還得不斷四處旅遊、觀察、寫生,增廣見聞,豐富視野,以透過各種接觸,捕捉不同的人性特色,強化作品的內涵,突顯生命的本質。

濡墨寄情書法展場即景(攝影:林健煉)

也因為底蘊十足,又經常雲遊山水,廣交四方豪傑,所以許宜家的作品主題豐富,生命力飽滿,風格突出,手法奇特;寫書法時,他是詩文澎拜的書法人,彩繪具象畫時即轉成印象派名家,揮灑抽象畫時則瞬間變身抽象高手,藝術創作轉換機制隨心所欲,毫無拘限;這些不同專長,讓許宜家深獲各類藝術知音賞識。

遊歷四方 記錄鄉土生命歷程

出身屏東枋寮的許宜家,有著南部人瀟灑豪邁的根性,民國六十二年屏東師專(今屏東教育大學前身)美勞組畢業後,任職國小教師28年,這段期間他常利用課餘及寒暑假潛心創作,並遊走全台漁港、老厝、古街、高山縱谷及民俗慶典,記錄各地鄉土的人文精彩。

中年起則遍歷大陸黃土高原、青海草原、苗寨、川藏香格里拉及印北喜馬拉雅山脈,甚或遠至義大利著名古城羅馬、威尼斯、佛羅倫斯、拿坡里、卡布里島;開拓了創作視界,奠定雄厚的繪畫功力,題材也更為寬廣,尤其是山水風景方面,不僅表現光影明暗、色調合宜,還特別突顯畫面的遠近縱深,讓畫作散發不同層次感;人物方面,則主題明確,畫面動人,色彩柔和,筆觸活潑。

抽象作品之10 油彩 30號(攝影:林健煉)

繪畫創作40餘年來,許宜家個展近30次、聯展百餘回、全國、全省美展得獎16次以上,書法研習近40年,楷、隸、行、草、篆均有廣泛涉獵,靈感泉湧時,常當場揮毫,幾分鐘內即寫出各種不同字體的名詩書法,讓觀者眼界大開。

印象畫或書法的傑出表現,與許宜家文質彬彬的形貌還算貫連,但在抽象畫方面,就令人訝異了;抽象畫強調的是瀟灑奔放,玄妙離奇,讓人有飄越現實世界之感,所以一般總認為抽象畫家往往不修邊幅,舉止奇特,個性怪異;許宜家的抽象畫,拐彎抹角中磅礡大器,瀟灑奔放,色層玄妙,線條離奇,引人喜愛,但訴求的是甚麼,各自解讀,或許隨著時空轉換,100個人有至少101種想像空間,唯一的共識就是「有夠抽象」,無不讚嘆其畫風的獨到!

抽象揮洒奧妙玄奇 技藝獨特

許宜家解說,他抽象畫的原則是充分運用點、線、面、塊面及交點元素,並思考大小塊面如何交疊、冷暖色系及對比色如何應用,形成豐富層次感;更運用線的粗細,做成強弱感覺,並注重明度及彩度應用,從無中生有,塑造出獨具特色的美感。

抽象作品之20 油彩 20號(攝影:林健煉)

他認為,一幅繪畫作品,應從每個原創點出發,源自每一處不同情境所受的感動性。許宜家舉其作品「漩」解釋說,這是以即興遊戲的方式進行創作,主色調雖僅黑、藍、青、白,但卻呈現變化無窮的不同色階。

美是沉重負擔 更是醉人迷惘

觀賞過許宜家各類作品者,無不讚嘆他的才華洋溢,但在瞬間輕鬆揮灑的背後,卻有訴說不盡的努力、艱辛與付出;所以不愛空談學理的他,遇到知音時,總愛提起他《繪畫手札》中對美的定義~「美是一種沉重的負擔、美是一種性靈的飛揚、美是一種醉人的迷惘。」他詮釋說,因為「美是一種沉重的負擔」,所以他在追尋的歷程中,為了要營造、追求美是一件莊嚴而神聖的使命,它不可能瞬間輕易換得,而是要付出相當代價;「美是一種性靈的飛揚」,代表他創作時的一番體會,當積貯多時的體驗,遇到靈感來時,如魚得水,瞬間揮灑即成的快感。無論如何,當人一旦走入美的情境中,隨物婉轉、與心徘徊時,美又是一種令人無怨無悔之「醉人的迷惘」。這是耗費畢生心血,長久浸淫在美與藝術創作領域中的許宜家對「美」的體悟與總結。

具象抽象 發揮藝術無限想像

他常說,繪畫是用來觀賞的、音樂是用來聆聽的。繪畫不難,但要表現突出,重點不在於手,乃是在於眼和心;而繪畫的構圖、色彩、筆觸、理念四大要素,猶如生命中之陽光、空氣、水與食物。一種創作形式的表現,不論是具象寫實或抽象營造,只要其結果能夠感人,皆是可為;他的口頭禪是「具象抽象,發揮想像」。

許宜家30多年前即聞名畫壇,其創作甚是多元,從各家字體墨寶出發,及至獨創墨寶風格,書法有如畫作,字中有畫,繪畫則從鄉土到異國,從具象到抽象,從人文到自然…,畫中處處充滿人文關懷和對鄉土的熱愛,洋溢著赤善的正能量,觀其作品讓人祥和愉悅,心靈舒壓療癒,彷彿日出晨曦光輝,充滿人間溫暖,因而約600幅畫作廣為各方藏家收購;愛交朋友的他,近年活躍於臉書,喜愛欣賞他書畫作品及詩文解說而加入他帳號的粉絲已快達5000人上限。

玉山圓柏 油畫 20號(攝影:林健煉)

對他來說,藝術創作是一輩子的工程,沒有止境,只有不斷求新求變努力向前進,因而每個階段他都有不同的風格特色,以及更具靈感的精彩創作,這也是許宜家每次個展皆受到矚目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