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臺寶塔 掀文風

文臺寶塔 掀文風

宋朝後進士 達50人

文/詹伯望 照片提供/詹伯望、李金生

金門擁有許多紀錄,風獅爺、洋樓之多也是華人地區有名的,不過,還有一多卻是知者有限─那就是進士也多。臺灣入清之後,先後產生了33位進士,但金門一地在明清兩代就有30人,加上宋代,更多達50人。

當地人說浯島地靈人傑,文風鼎盛,但就風水而言,另一元素或也不無關係:金門縣金城鎮古城村太文山東南,也就是巽方,有一座已列縣定古蹟的「文臺寶塔」。這座花崗岩五層實心塔,始建於明洪武20年(1387),塔身刻有「奎星聳照」4字,並浮刻「魁星踢斗」圖像,祈求文風興盛。

文臺寶塔(照片提供:李金生)

古代中國人認為這個世界「天圓地方」,天有9柱,地有4維。但就整個華夏大地來說,是西北高而東南低的;神話對此嘗試提出解釋,《淮南子.天文訓》說,共工與顓頊爭帝,怒觸不周之山,使得「天柱折,地維絕,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山海經圖贊》也說:「地虧巽維,天缺乾角。」意思是大地的東南方虧而不實。

文臺寶塔的局部特寫(照片提供:李金生)

風水師認為,東南窪下則地輕,地輕則地氣外溢,地氣外溢則難出人才。解決之道乃在於在東南方向建塔鎮之。明天啟7年(1627),大儒錢謙益在〈募建表勝寶恩聚奎寶塔疏〉中指出:「巽為文章之府,塔有卓筆之形。人言卓筆無鋒,當主文星缺陷。」

因此古人常在城市或鄉村的巽方建文昌塔,巽方的高山則稱為「文筆峯」;這些文昌位和文筆峯,據稱可接天上「文星」之氣,有利於地方出人才。

乾隆4年(1739)出任巡臺御史的楊二酉,在府城東南方,大約臺南女中一帶建塔,寫下〈秀峰塔記〉:「辛酉春(乾隆6年),…館於郡學齋署…臺紳士且以巽位未甚秀拔,議請建浮屠為筆峰,予曰『然』…」還賦有〈秀峰塔詩〉:「綠沉初脫穎,光照海東西。陣掃千軍廢,鋒排五嶽齊。鵬摶雲有路,蟾步月為梯。佇看生花管,長楊賦可題。」

乾隆六年(1741)秀峰塔在台灣縣圖裡的樣子(照片提供:詹伯望)

至今我們還能在乾隆6年(1741)《重修福建臺灣府志》與乾隆12年(1747)《臺灣府志》的〈臺灣縣圖〉,看到此塔,但至乾隆17年(1752)《重修臺灣縣志》的〈城池圖〉就已不見蹤影了,可能已毀於天災,估計只存在約10年左右。但「秀峰」二字畢竟已有了傳承,目前設在臺南市金華路民生路口的「財團法人臺南市私立秀峰公記慈善會」,可溯自清末,由與五條港地區對渡的泉州深滬灣商戶所成立。

乾隆十二年(1747)秀峰塔在台灣縣圖裡的樣子(照片提供:詹伯望)

 

泮宮坊建成 文風確鼎盛

 乾隆40年(1775)擔任臺灣知府的蔣元樞,重修府學文廟,有一項相當重要的舉措,就是在宮牆之外,另立一座泮宮坊,強調是為了考量風水。

他在〈重修臺灣府學圖說〉中說:「查南郊魁斗山,郡學之文筆峯也。…今所建櫺星門較舊時移進數武,加崇五尺;門外之垣,改為花牆:山形呈拱,如在廟廷。從此,文明可期日盛。」

又說「元樞周覽廟學形勢,艮位奎閣既已傑然高峙,巽方亦應酌建坊表,以資鎮應。…茲於泉郡採取鉅石,精擇良匠刻鑿石坊…建於學之巽方,以壯規制。竊念廟貌改觀,人文益當振起…。」

除了康熙年間的陳夢球以外,泮宮坊建成後,清代府城考上進士的文人即有11人之多,包括一對父子進士施瓊芳、施士洁,可見文風確乎鼎盛。

府中街泮宮坊望向東大成坊(照片提供:詹伯望)

註:

今年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將在十二月一日,假延平郡王祠的鄭成功文物館舉辦「台灣重大建設先行者─台灣知府蔣元樞紀念特展」,作者從巽方的風水這個角度切入,介紹台澎金馬地區的文台寶塔、秀峰塔和泮宮坊這三個與巽方(東南方)有關的事物。今逢八二三砲戰60週年紀念。砲戰期間,金門平均落彈密度之大,創下世界戰史紀錄,尤其是大膽與二膽,每平方公尺平均落彈60餘發!猶如整片土地都被翻炒了好幾遍。思金門之古蹟延伸至台南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