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永漢傳奇精彩的一生

邱永漢傳奇精彩的一生

橫跨日台中的經濟與潮文化導師

美食達人 邱永漢傳奇精彩的一生

文/林健煉 

單一民族的日本,對先進的外國文化吸收不遺餘力,但若沒兩把刷子,一般外國人想在東瀛揚名立萬,實非易事;來自府城台南原名邱炳南的邱永漢,從蔣介石追殺的欽差要犯,逃至香港再轉赴東京,2年後即以「香港」一書榮奪日本文學大獎「直木賞」,係首位獲此殊榮的外國人;接著日本經濟起飛,股市和房地產一片欣榮,他又躍為日人尊崇的「股票神仙」、「賺錢之神」。退出聯合國及日本跟我國斷交後,台灣風雨飄搖,人心浮動,邱永漢再奇蹟式化身蔣經國政權追捧的愛國英雄;命運捉弄下,讓他的人生充滿無可逆料的傳奇。

酷愛閱讀,滿腦智慧,勇於挑戰的邱永漢,半個世紀以來集叛亂份子、冒險家、文學家、評論家、旅遊家、美食家及投資專家於一身,時而從失敗中咀嚼苦澀,時而在成功裡品味快感,更樂於與人分享經驗,因而寫作、參訪及演講從未間斷;其著作達460本,總銷量逾2,000萬冊,近些年並在自己的網站上發表文章,累計多達4431篇,可謂多產作家。

多產作家邱永漢,一生出版的著作多達460本(攝影:林健煉)

敏銳的嗅覺、叛逆的性格、獨到的觀點、紮實的理論、豐盛的經驗、冒險的精神與起伏的命運,讓他成為亞洲經濟趨勢的導航者,前後曾經引領日本與兩岸經濟走向數十年之久!

邱永漢父親是台灣人,母親係日本人,228事件發生後因向聯合國指控當局暴行及提出請願和自立政治主張,致觸怒當道淪為欽差要犯,逃至香港後則娶了「潘高壽川貝枇杷膏」第二代傳人的千金潘苑蘭,成了香港女婿,在香港定居20年再遷居日本,返台後遊走於日、台、港三地,晚年又赴上海與成都等地投資,這般跨海越國的差異背景,開闊了他的視野,加持了他多元文化的豐富內涵,讓他言行執事都自在地融合著多元的思維。

以食會友,掌握味蕾即掌握人類天性

由於精通台、日、英、粵語及華語,又不時在全球考察、參訪、演講、旅行,讓喜愛美食的邱永漢對各種不同風味的料理比一般人更能領略其特色所在,辨識其優劣或差異,同時也較易接受異國文化,不會盲目排斥。

邱永漢深知味蕾是最敏感的生理結構之一,追求美食自是人類的天性,所以要突破人際間的隔閡,拉近彼此的距離,以及讓對方留下美好的記憶,就是宴請對方享用其不曾或難得嚐到的人間美味,烙印長久的記憶。

讓邱永漢從食客變為老闆的天廚餐廳(攝影:林健煉)

在豪華餐廳請客固然最體面,然所費不貲,且菜餚較共通性,所以榮獲「直木賞」成名後的邱永漢,即不時將日本文壇知名的作家或出版界要角邀到自家用餐,由其夫人親自下廚烹飪幾道可口的廣東特色菜餚饗客,讓較少有機會吃到中華料理的這些貴客,個個如獲至寶,常以能到邱永漢府上用餐為榮。

1972年台日斷交,為安定人心,蔣經國接納交通部長林金生建言,特派調查局長沈之岳親赴邱永漢東京府上勸請其返台投資;邱永漢回國後,調查局曾派員監護,任務包括保護、監視,以及出入境行程服務,時間長達2、30年,雙方也因此結為好友;初期黨政情治要員宴請邱永漢常選在南京西路主打北平菜的「天廚餐廳」,嚐到天廚的招牌菜北平烤鴨、砂鍋排翅後,邱永漢讚不絕口下決定投資,從此成了天廚董事長,天廚原老闆陳老爹則出任總經理,陳老爹即是江南案中情報局要角陳虎門的父親。

由於喜愛美食,因此每月回台時,邱永漢都會要求部屬推薦好吃的餐廳,有次我跟同仁帶他去北市仁愛路的九如餐廳及信義路的鼎泰豐進餐,餐後邱永漢感覺很有特色,回日本後即不斷在台日報章雜誌撰文推薦,不過一般對九如反應普普,倒是鼎泰豐的小籠包在台日兩地逐漸爆紅,甚至成為日客來台必當朝聖之地。

最早推薦普洱茶並引進一杯500元咖啡

此外,在香港避難20年的邱永漢,也曾撰文介紹港人日常喝飲的普洱茶,並戲稱「臭噗茶」,然因當時出境不易,國內普洱茶又不好買,所以雖然邱永漢是台灣最早介紹普洱茶者,但一般對普洱沒甚麼認知,直到中國改革開放後,大批陳年普洱流入台灣,並經師大教授鄧時海發表專文探討後,普洱方在台灣逐漸受到重視,然後再「出口轉內銷」紅回中國。

轟動一時的500元潮咖啡,其後改租時髦的服飾店(攝影:林健煉)

倒是邱永漢引進日商來台開設專業咖啡店,因開幕初期飽受攻擊,反讓咖啡一炮而紅,在台灣日益普遍。日本治台初期即在台灣種植咖啡,其後也曾出現時髦西餐廳兼賣咖啡,然未久即因戰爭而沒落。直到民國60年代前後台灣經濟起飛,日美貿易商和工程師大量來台洽公,一些觀光飯店方普遍貢應咖啡;惟當時大都使用低級咖啡粉沖泡,很難滿足外商口味。

有鑑於此,邱永漢遂找來日本專業咖啡店,在他中山北路、南京西路口的邱大樓設點,為了凸顯經營風格的高檔層次,還特別安排年輕貌美的女侍現場跪著沖泡,一杯要價台幣500元,這在那時月薪僅數千元的時代,簡直不可思議,因而引來媒體報導及大肆抨擊;然不報導還好,一經新聞披露,反倒生意興隆,不少好奇者因而專程前來感受一杯500元之「夢咖啡」,究竟春夢何在?這一風波最大貢獻是把咖啡炒熱了,從此日式咖啡店逐漸遍佈台北,各大飯店也開始將咖啡品質提高。

前些年,基於全球對咖啡品質日益要求,以及看好中國廣大的咖啡消費潛力,喜愛咖啡的邱永漢,還特地親赴雲南大肆批地廣種咖啡,並戮力行銷,因而被戲稱「為了喝杯牛奶,養了一群牛」!

邱大樓,串成邱永漢流行文化的金三角

在台商大幅西進的20餘年前,台北日商甚多,部分還是邱永漢招商過來,加上他畢竟在日本住最久,若無應酬,為了調劑口味及讓在台日商能與東京的美食同步,邱永漢也在其辦公大樓之地下一樓開了家「壽樂」日本料理店,主打日本拉麵,係台灣最早拉麵店之一,惟因當時台灣去過日本者不多,對拉麵不熟悉,不像現在這般流行,因太前衛,所以沒做起來。

邱永漢生前在台總部~邱大樓(攝影:林健煉)

回台初期超級爆紅的邱永漢,其邱大樓一樓是500元一杯的咖啡店,地下一樓是壽樂日本潮料理,二樓是當時格局最現代化,標榜王安石「貧者因書而富,富者因書而貴」的永漢書局,三樓是曾經在股市呼風喚雨,也是發行台灣第一本股票專業雜誌~後改版「財訊雜誌」的「永漢證券投資公司」,對街二、三樓則是天廚餐廳,隔壁是兼辦日本留學的「永漢日語」 ,串成「邱永漢流行文化」的金三角,成為老一輩高級外省族群、本省「懷日遺民」及年輕哈日族共同美好的回憶!

邱永漢著作領域無比廣泛,從小說、股票買賣、不動產投資、企業經營、創業,到旅遊和美食都有涉獵,最津津樂道的還是美食,他常強調「文章雖能流傳,但日久容易淡忘,美味則長留舌尖,每次吃東西就會浮現誘惑記憶」。

曾是台北最風光的永漢書局,如今只剩半壁江山(攝影:林健煉)

雖然患有糖尿病,但他仍酷愛美食,不特別忌口,依然嘗遍世界各地佳餚,尤對中式料理特有心得;他認為,中菜特色為三分食材,七分手藝 ,而愛喝酒者,也要懂得下酒菜,不是甚麼酒都適合甚麼菜,或甚麼菜都適合甚麼酒;此外,中菜重油膩,但好的廚師要做到油而不膩,同時懂得善用麻油來襯托食材的香氣 ,上菜時更要留意菜餚冷熱、滋味濃淡及口味鹹甜的順序,以及色香味俱全的完美搭配。

臨別前在東京最高檔的餐廳歡慶88米壽

只要有機會,他就在報章雜誌撰文評論各種特色美食,其在日本媒體撰寫的美食專欄,往往連載經年,出版單行本後更是洛陽紙貴,一賣就上萬本,1957年邱永漢撰寫的「食在廣州」一書,被譽為日本戰後三大飲食名著之一。晚年則在其每年發行的筆記本中,刊載推薦的日、台、港、北京、上海美食餐廳,其粉絲赴國外旅行,均會拿著他的美食專書按圖索驥,體驗他的感動。

邱大樓一帶曾經串成「邱永漢潮文化」金三角(攝影:林健煉)

另方面,邱永漢平均每月在家中宴客三次,三十年如一日,舉凡日本藝文界、工商界等知名人士幾乎都曾受邀到過他家聚餐,其住家還因此被戲稱「邱飯店」;為了加深賓客的美好回憶,他會詳加介紹端出菜餚的食材特色、來龍去脈、烹調手法及料理名稱,若客人滿意,他還會保留菜單,記住重要賓客的口味,留待下次再招待。邱永漢深信,美食是深耕人際關係、串聯各行業網絡的捷徑及成功祕訣,才氣橫溢的他,確實也靠著「以美食會友」打進日本的上流社會,開拓其事業的版圖,奠定他在日本之跨領域達人的無比權威。

邱永漢一生充滿傳奇精彩(照片提供:林健煉翻攝)

2012年3月,邱永漢在東京最頂級的「銀座福臨門」餐廳宴請百位親友,慶祝其八八米壽,菜單是上湯排翅、二十八頭吉品鮑、當紅炸子雞、荷葉飯等,每人份三萬日圓;他強調現今全球不景氣,大家都捨不得花錢,所以連續兩年請最貴的餐廳來娛悅親友;未料,這竟是他最後一次慶生。

二個月後,曾經於1995年出版「我要活到77歲」的邱永漢,走完他精彩的一生,多活了11年,享壽88歲;由於其晚年曾多次帶領投資團赴上海、北京、天津、成都、合肥等地興建大樓、開展事業,也是首位進軍成都的外商,除了在春熙路置產興業,同時招來日系百貨公司為當地帶來繁榮,因此一聽聞其過世,成都報紙還趕印號外訃知各界!

告別式後,其夫人潘苑蘭女士亦秉承他生前喜以美食招待親友、慣常熱鬧及歡樂的作風,商請一流名廚烹調高級料理饗客,賓主陰陽盡歡,十足彰顯邱永漢達觀的處世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