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  新茶、老茶的收藏不二竅門

老茶重來歷  新茶重履歷

普洱  新茶、老茶的收藏不二竅門

文圖:許怡先

現在開始收藏也還不嫌晚

1991年8月,《典藏藝術雜誌》試刊號出版,10月正式每月出刊。我,是這本雜誌的創辦人兼第一任總編輯,為和其他的藝術媒體有所區隔,雜誌的風格調性以如何引導藝術愛好者「入門,鑑賞,收藏」為宗旨,探討藝術市場的收藏投資品項、類別、個別藝術家作品,歸納整理藝術拍賣市場的成交價格、走勢供有興趣邁向藝術投資收藏之路者參考,作為雜誌的風格調性。

身為受薪階級,在《典藏雜誌》時期,藉著入門、鑒賞、典藏的自我訓練,也收藏了一些「老東西」,最後,享受到「用閒錢收藏有價值的東西」,長期在身邊把玩,最後被拍賣公司以幾十倍價格回報,而成就了筆墨難以形容的收藏創富樂趣。

1992年我在主編熊宜敬和顧問胡星來的陪同下,以新臺幣6萬元購得了一件張善孖的二才大小絹本「三羊開泰」。2003年,一直掛在書房牆上的這幅畫被勸說後摘下送北京拍賣,以11萬人民幣落槌!

我最怕別人問我「藝術投資」、「品味投資」,先有興趣成了嗜好方開始「投資興趣」、「投資品味」,才是比較有意義的「投資」,也才會創造無限的樂趣和意外的創富。

樂享普洱茶的品味與收藏

普洱茶和藝術品一樣,可以「品味人生」,不過品味與收藏不是以自己的主觀喜好憑感覺選擇藏品。

收藏終究要先做功課、找資料、書籍、刊物及請教專家  … ,有了「底氣」,才到有口碑的通路小試出手。

涉獵普洱茶,我是從《典藏雜誌》總顧問劉良佑(已過世)教授取得一份「雲南普洱茶演講紀錄」,那是出版在1988年「茶與壺」雜誌,臺灣茶葉改良場老場長也是臺灣茶史的重量級人物  ~吳振鐸教授的一場演講稿子。吳振鐸教授在1986年左右去了一趟雲南考察普洱茶,把普洱茶的製作和歷史背景做了一個嚴謹的發表。現在,事隔20年,影印本的幾頁文字,仍然是我手邊的「基本功課」。

1993年鄧時海先生在雲南發表了一篇普洱茶文章,也成了我的「入門」功課,接著親自採訪了鄧時海,並將其高見發表,也因為這個機緣,有幸從鄧老師手上收藏了兩筒百年【龍馬同慶號】,從當初新台幣6萬元一筒,20多年後,至今已創下人民幣550萬一筒的價格,增值了400多倍!

品飲普洱一直是生活中的一部份,收藏普洱的早些年,我在《財訊快報》的藝術收藏專欄,發表了一篇「普洱將成為品味收藏的標的」,引起許多媒體朋友把我當「笑話」,他們認為:「收藏紫砂壺還有點道理,普洱是用來喝的,而且髒舊又不衛生,怎麼可能收藏?」2005年以後,這些朋友再次碰面,重點都是:「你那些老普洱現在不得了呀!」

其實,收藏什麼東西,「做功課」的基礎都是一樣的,也許是無心插柳吧,自己知道,我不是「普洱大師」,也不是茶藝科系出身,只是興趣和樂趣的趨使,把「做功課」當成最大的樂趣,才是最大的原因。

第四代防偽標誌出陳推新

追根究柢,問清來源是不二法門。

許多朋友帶著他們的老普洱來要我替他們看看那茶對不對;甚至,一位好友「押」著我到一家開了至少30年的老字型大小茶行,要我替他「掌眼」。

這老店號在臺北頗知名,我在20年前就去過,當時,我從香港以每片港幣150元購回的小藍標內票「宋聘」,這間茶行售價卻達臺幣5,500元,相當於1100元人民幣吧。自那次之後,我再沒有去過那家老店。

2007年舊曆年剛過,我從溫哥華回到臺北,好友邀約到他家,要我一定要去,因為:「我們從一位老收藏手上也找到了龍馬同慶,你快來看。」三位友人花了臺幣130多萬元,買了一堆老普洱,有龍馬同慶,二種不同的包裝,有70年代「大藍印」大口中,七子餅,有七子「水藍印」。

「沒錯,包裝紙上面是龍馬同慶,不過不是100年前的那種,同慶在市面上有各個不同年代的,價格和年份也都不一樣。」我不敢正面說「你們沒買對呀!」即使是向藏家挖寶,有時候老收藏來路也不清不楚,就有可能會上錯手。

有了幾次經驗,我不敢隨便答應替人「看東西」,只告訴朋友:「老東西,不要考眼力,而是要看考據問出處,打破砂鍋問到底,非把來源出處問個明白不可。」老東西,得重來歷!

新茶則重履歷,尤其是防偽的包裝,對知名度高的大廠,愈是高難度的挑戰,如大益集團對自家產品,自2005年開始已設計了四代的防偽標誌,而且在其會刊上把第三、第四代防偽辨識和細部說明,全部刊載,提供消費者認識。

品藏普洱<守藝人>代表作

那一般又該怎麼開始普洱茶的品藏之路呢? 新手剛開始對普洱茶的相關知識不熟悉,容易受到市場故事影響,這邊有個簡單的方法提供大家參考,普洱茶的文化傳承,固然是全面性的文化和社會成果,然而在茶的工藝上,也有值得推崇和尊敬的大師「守藝人」,而這些大師「守藝人」就像是藝術家,他們的代表作就如同藝術作品般值得品藏,像勐海茶廠總廠長、普洱茶終身成就大師鄒炳良先生即為典型。

鄒炳良於1957年進入勐海茶廠,1973年定義普洱茶發酵工藝標準化,1975年制訂普洱茶經典代表作7542、8582配方,為國營時期代表勐海茶廠任期最久的總廠長,1999年創辦雲南十大品牌之一的海灣茶業,並於2007年獲頒普洱茶終身成就大師殊榮,2011年以第一餅「一生都在做普洱茶標準化」的工藝,取得國家地理標誌的普洱茶,開啟普洱茶原產地保護標準化,邁出一個新的里程碑。

鄒炳良大師製茶的精神有三:一) . 傳人品  以為天下人做好茶的精神立下茶人典範、二) . 傳工藝  1973年完成普洱茶發酵工藝製作及規範、1975年打造具代表性的7542、8582茶餅配方、三) . 承先啟後  傳承1970-1980經典茶餅的歷史光輝,從普洱茶發酵工藝標準化到電子履歷認證標準化,不論回歸品飲的本質,或是茶人背後代表的歷史價值,其大師代表作品,皆可入手收藏。

2011年4月的普洱茶原產地「茶園證」政策,也看到了「中國國家地理標誌」運用在茅臺酒、五糧液的中國名酒,發現雲南普洱茶的2011年,就像法國紅酒的1936年有「國家級原產地證明」的政策,履歷認證溯源系統啟動「當代普洱」的時代,普洱茶迎向世界舞臺的大趨勢或將來臨。

選對普洱茶伴您一生芬芳

打從10年前開始,週邊友人圍繞聊的、問的、說的、喝的、買的、藏的全是普洱茶。面對各界對普洱茶的望、聞、問、沏,激發了不懂,也非要搞懂;不知,也非要弄清楚的追根究柢性子,時間久了,桌上的茶書、茶餅無意間已堆得比人還高。

更試著觀察普洱茶的未來,而不只是現在或過去,這幾年踏進普洱茶鄉的發現之旅,看到了中國國家地理標誌和茶園證結合的法規完備,普洱茶在科技文明結合人文文化下,為「當代普洱」開啟了一條嶄新的認證之路。一群愛好者,在2012年9月申請核准成立了臺灣的「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希望與「雲南普洱茶協會」及「雲南認證認可協會」共同為普洱茶的兩岸合作,在原產地證明規範的推動上努力。

雲南省農業廳茶葉辦公室以法國紅酒為例,於2011年4月頒發了「茶園證」的規範,載明法定產區的行政區域。自州、市、縣、鄉、鎮、村細分到村委會的各個小組,同時也載明茶樹的種植年份、茶樹的品種以及茶園的面積、每年鮮葉的總產量,並結合RFID的雲端技術,藉由此科技做到保真、防偽、溯源等履歷認證項目,普洱茶正式進入生產履歷的原產地證明時代。

而應用在「當代普洱」除了茶園證、國家地理標誌及第三公證認證,知名普洱茶企更引進RFID無線射頻技術運用在普洱茶溯源保真上頭,以生產履歷、收藏履歷、倉儲履歷打造「當代普洱」的履歷認證溯源機制。例如七彩雲南集團代表作作品一號、七彩1889,海灣茶業代表作禮運大同、海灣一號等,皆是有履歷認證溯源機制定義的「當代普洱」,讓人看到了普洱茶大趨勢的來到。

許怡先小檔案

國家職業資格一級評茶師;普洱茶趨勢觀察家,典藏藝術雜誌創辦總編輯,現任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秘書長,著有《紅酒能 普洱茶為什麼不能》一書;萬寶周刊、今周刊、風傳媒及中國普洱茶網長期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