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畫奧妙玄奇    技藝獨特

600畫作被典藏   正值創作巔峰期

抽象畫奧妙玄奇 技藝獨特

文:陶朱太史    圖:許宜家

許宜家解說,他抽象畫的原則是充分運用點、線、面、塊面及交點元素,並思考大小塊面如何交疊、冷暖色系及對比色如何應用,形成層次感;更運用線的粗細,做成強弱感覺,並注重明度及彩度應用,從無中生有,塑造出獨特的美感。

他認為,一幅繪畫作品,應從每個原創點出發,源自每一處不同情境所受的感動性。許宜家舉其作品「漩」解釋說,這是以即興遊戲的方式進行創作,主色調雖僅黑、藍、青、白,但卻呈現變化無窮的不同色階。

至於「漩」的創作概念則是先在畫布上畫上幾道大小不同的個弧、半弧線相互交錯,繼而跟著畫面形成的感覺,逐漸添加小弧線及大小直線相互交錯。在構圖中,必須掌握美學的黃金比例、面的大小形置、線條強弱的變化,使剛硬的直線和柔和的曲線,形成和諧的交融。

此外,在顏色的使用,則運用畫刀與畫筆,除了刷法外並加上刮法,交互運用,逐至畫面達到充分美時,及時收筆。許宜家說,這幅畫描寫了內心壓抑糾纏的意向,而直線試圖從網狀的曲弧包圍,衝出突圍,隱喻著一場內心交戰的吶喊。 

美是沉重負擔 更是醉人迷惘

觀賞過許宜家各類作品者,無不讚嘆他的才華洋溢,但在瞬間輕鬆揮灑的背後,卻有訴說不盡的努力、艱辛與付出,所以不愛空談學理的他,遇到知音時,總愛提起他《繪畫手札》中對美的定義~「美是一種沉重的負擔、美是一種性靈的飛揚、美是一種醉人的迷惘。」他詮釋說,因為「美是一種沉重的負擔」,所以他在追尋美的歷程中,為了要營造、追求美是一件莊嚴而神聖的使命,它不可能瞬間輕易換得,而是要付出相當代價;「美是一種性靈的飛揚」,代表他創作時的一番體會,當醞釀積眝多時的體驗,遇到靈感來時,畫家如魚得水,瞬間揮灑即成的快感。無論如何,當人一旦走入美的情境中,隨物婉轉、與心徘徊時,美又是一種令人無怨無悔之「醉人的迷惘」。這是耗費畢生心血,長久浸淫在美與藝術創作領域中的許宜家對「美」的體悟與總結。

書畫雙絕,創作多元的許宜家,從事藝術生涯40年來,雖不時獲得讚賞鼓勵,然而不喜受限,亦不愛被定型的他,總感「美無止境」,因而不斷嘗試突破與自我超越,從寫實、寫意到抽象,再從抽象、寫意中探求未知的新寫實;不然就靈感出現瓶頸時,從油畫轉向書法,或從書法穿越到油畫,即便心緒低潮不過,則彈起吉他放鬆自己,情緒高昂亢奮時,同樣藉著吉他釋放能量。

真的無法突破靈感或飽滿的靈感一路盡情揮灑,頓覺宣洩後的空虛,或是心境無比爽快時,愛交朋友的他,就一通電話呼朋引伴,喝個痛快,明日再重新出發!

具象抽象 發揮無限想像

他常說,繪畫是用來觀賞的、音樂是用來聆聽的。繪畫不難,但要表現突出,重點不在於手,而是在於眼和心;而繪畫的構圖、色彩、筆觸、理念四大要素,猶如生命中之陽光、空氣、水與食物。一種創作形式的表現,不論是具象寫實或抽象營造,只要其結果能夠感人,皆是可為;他的口頭禪是「具象抽象,發揮想像」。

許宜家30多年前即聞名畫壇,約600幅畫作為藏家收購,愛交朋友的他,近年活躍於臉書,喜愛欣賞他書畫作品及詩文解說而加入他帳號的粉絲已快達5000人上限;不意月前突罹患皮蛇,痛不欲生而閉關數日,天性率真才氣恢宏正值書畫創作巔峰的他,或許在可預見的未來,又有更具靈感的精彩創作醞釀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