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景香 傳製具生命意義的手工皂

從黃帝內經中尋找奧秘

黃景香 傳製具生命意義的手工皂

曾旺鑫/台北報導    照片/黃景香

擔任生命教育資深志工的黃景香,5年前應「癌友新生命協會」執行長邀請,至該會教 「心茶」,引領癌友同圓們打開心門、覺察自己的心;在陪伴靜心品茶過程中,她發現很多癌友作完化療後皮膚常會發癢(自然排毒狀態),有時一覺醒來皮膚常被自己抓傷,且非常畏冷,因自己七年前開始研究手工皂,為協助他們改善皮膚症狀,她盼能尋求天然又不刺激的潔身用品,開始研讀黃帝內經以找出改善身體陰陽質性的療法,接觸 「飯水分離」而了解到 「薑」的提陽屬性,從此逐漸將「薑」入於皂中。

由於現代石化業所產生的二氧化碳高度排放,造成空氣污染與溫室效應;家庭排出的廢水則成重大汙染源…因而選對清潔用品,使用手工皂或可拯救地球,也可拯救我們自己。

「人體最大器官是什麼?皮膚!」黃景香特別強調這一點。2300年前的《黃帝內經》記載,肺主皮毛,所有擦在皮膚表層的化學合成物,都會經由皮膚滲進微血管,再從微血管進入靜、動脈等,最後到達內臟。現今使用的化學清潔用品,正是慢性毒害人體的元凶之一,造成免疫系統降低、甲狀腺異常、紅斑性狼瘡、異位性皮膚炎等,而最嚴重的就是癌症了,也即所謂的「經皮毒」。

市面清潔用品充滿化學添加劑,如乳液、面霜、洗面乳、沐浴乳使用的乳化劑;沐浴乳、洗面乳、洗碗精、洗衣精常用的起泡劑;衣物柔軟精使用的介面活性劑;還有合成香精、防腐劑、化學合成色素等。而資本市場與工業崛起,為降低成本及大量快速生產,一個清潔用品從製造到包裝可能只需要20分鐘,再花大錢請明星代言,一般所買到的是符合商業利益,卻對健康有害的商品。消費者在這種惡性循環中,不知不覺造成對地球與自身的危害。

手工皂就不會有問題嗎?或許你會問。如果是天然的,經正確程序製作的手工皂就不會,且天然的手工皂除了潔淨肌膚,還會讓皮膚自然產生保護層。黃景香老師說,自從使用手工皂之後,她們都不再需要保養品,洗澡好像在做SPA。手工皂是有生命的;一塊手工皂的成分:天然油脂(選擇有冷壓橄欖油、棕櫚油、椰子油、甜杏仁油、棕櫚核仁油、榛果油、苦茶油、荷荷芭油、酪梨油、乳木果油)、氫氧化鈉、水分子(可加上胡蘿蔔汁、大黃瓜汁、蘆薈汁、絲瓜露、牛奶、母乳、蔓越莓汁、苦瓜汁、青木瓜汁、薰衣草露、玫瑰花露)、天然精油(選擇有薰衣草、迷迭香、檜木、玫瑰),黃景香說她製作的手工皂,天然到幾乎可以食用。

對能量也頗有研究的她,強調好的手工皂是活的:「意識是一種波動,能夠傳達一切。大地會呼吸,也能和人類的意識共振。」她提到當身體外來的化學物質殘留越少時,越能夠感受及接收宇宙的能量。一塊天然手工皂,含有草本植物的鮮活能量。透過皮膚吸收,草本植物的療癒修復人體免疫系統,讓人舒壓放鬆。最重要的,使用手工皂所產生的廢水能完全分解成二氧化碳與水,不造成環境汙染,善待地球。

保持初心,追求天然、安全、友善環境

黃景香老師教學手工皂製作追求的特色是:

天然、友善環境、安全

漢方草藥學融合黃帝內經學理

結合西方精油芳療

依循歐洲百年冷製工法

不少大廠曾找上門,想跟黃老師合作,但黃景香不願在皂化時間與材料成本上作妥協,始終維持當初做手工皂的初心。「一塊手工皂從製造到熟成,至少60天起跳,而我使用的油脂是食用級的初榨橄欖油,技法是冷製皂,有別於市面上使用皂基快速製成的熱製皂。冷製皂優於熱製皂的原因是,在低溫下油脂的破壞程度較低,皂化過程富含甘油,而甘油是最佳天然保濕劑,使皮膚較能保持水嫩年輕。」

目前黃老師致力培育手工皂的種子教師,希望將這份技術傳遞給更多人,她的夢想是讓每個人都能享受到手工皂的美好。最近進行的計畫是教導新住民與癌友傳承手工皂的專門技術,讓他們有一技之長,同時也找回自信與健康。她鼓勵年輕人與創業者追求自己的夢想,只要跟隨心走,傾聽心的帶領,夢想就在不遠處!

黃景香說:當淨身的薑皂製作出來後,大家很開心,因為她們知道這是使用很好的第一道冷壓初榨橄欖油作成的,洗了身體有熱感,因化療而掉了很多的頭髮,因此,她們也將洗身體的皂連頭一起洗。當我知道她們的想法後,又重新為她們研發一款修護頭皮的洗髮皂,沒想到很多掉髪嚴重的癌友,頭皮慢慢改善,頭髮開始長回來,學生將此皂送給自己有圓型禿的先生使用,在使用近二、三個月後竟也神奇的長出頭髮來。

她表示:這塊皂充滿我對學生們的愛,同時也是因為愛大地之母而研發的,一顆好皂不僅可以保護人的身體修護皮膚,使健康的皮脂膜可以重新長回來,最重要的是洗完後的水不會污染地球,這才是我研發手工皂的初心。

如今,黃景香老師除了在Chinalife & 繪本治療擔任生命教育資深志工外,也在IUSE餐飲器皿專門店當客座茶道與能量講師,更是癌友新生命協會心茶老師。她目前最大的志業是教導學員製作純天然的手工皂,並以小班制的教學方式,將這份愛地球的心意傳承下去。

曾旺鑫
之前在中國時報擔任 Journalist,就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系,來自臺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