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翔 穿越藝術黑洞的遠方行星!

形塑東方墨意的靈思,揮灑西方彩韻的共振

趙春翔   穿越藝術黑洞的遠方行星!

撰文:陶朱太史         攝影:陶朱太史

初遇趙春翔,

若非思緒兜不攏,

就係以為還真看懂。

再見趙春翔,

不懂的開始了懂,

懂的方知還真難懂!

藝術、文物界的名言:「東西會找主人」!

趙春翔生前作畫

其實,對藝術文物創作者來說,好東西終究會找到好歸宿,他們較在意的是生前能否有知音肯定或伯樂賞識,創作路上方不寂寞,亦能凝煉繼續創作的動能。

趙春翔作品 無題

以趙春翔的藝術造詣,他最渴求的是真正能讀懂他的藝術知音,甚至能夠跟他藝術對話的伯樂,那才是他藝術生命的貴人。

趙春翔作品 永恆的追尋

就讀河南師範學校美術系的趙春翔(1901-1991),其後與享譽盛名的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等系出同門,俱是著名畫家林風眠的高足,1939年畢業於杭州國立藝專,1948年移居台灣,1956年獲西班牙政府獎助金赴西國深造,1958年定居紐約,1989年赴香港再去成都,最後再回台北定居,1991年病逝,終年81歲。

趙春翔作品 生命交響曲No.10

由於長期旅居美國,作品較少見諸於兩岸,致外界對他的創作脈絡與理論架構之理解相對不熟悉。其實趙春翔旅美時5件作品即被紐約古根漢美術館典藏,係古根漢首位收錄現當代華人藝術品的藝術家,旅美期間即展約不斷,因係將中國現代藝術引入歐美的先行者,在當時西方藝壇還算受矚目。

趙春翔作品 色彩飛揚

1950年代他一到紐約藝術之都,即直接躍入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大熔爐,致力鑽研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作品,從中受到啟迪,力求把東西方文化合而為一;1960年代在立體裝置、空間組合從事實驗。

趙春翔作品 金粉世界

1970年代回歸水墨,在媒材與創作中尋根,開始繪畫源自易經的陰陽符號和卦象,把儒釋道的思想滲入創作中,偶爾運用色彩絢爛的螢光塑膠彩,重疊於流麗的、墨色層次豐富的潑墨上,開創融古貫今,中西合璧之獨特風格,逐步在中國與歐美,東方與西方中,衝突實驗,開門落戶,作品題材包括花卉、鳥魚、宇宙和抽象。

趙春翔作品 家

因曾受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影響,趙春翔作品時有三度空間的呈現,其大筆刷畫的線條,與皮爾・蘇拉吉(Pierre Saulages)的黑色墨塊神似,可謂中西合璧的典範。」

趙春翔作品 節日

1972年趙春翔獲紐約州特別創作協會繪畫獎,1997至99年參展於由羅傑斯大學芝莫利美術館主辦之重要的巡迴聯展「亞洲傳統/現代表現」,1998年又於紐約古根漢美術館「中國五千年」聯展。

趙春翔作品 遠方的行星

其後由當時香港特首董建華胞妹金董建平經營的藝倡畫廊自1985年開始代理趙春翔畫作,並自1992年起為趙氏舉辦四次大型個展,包括兩次巡迴展,另2004年於台北國立歴史博物館、北京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巴黎阿德勒畫廊及香港藝術中心,以及上海朱屺瞻美術館、2014年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等個展。

趙春翔作品 德沛宇宙

作品廣獲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芝加哥藝術學院、北京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杭州浙江西湖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香港藝術館及香港M+收藏。

趙春翔創作工具簡單,靈思創意卻無比高深 !

金董建平在藝倡畫廊出版之第二本畫冊趙春翔的序文中寫道:「技法上在遵循中國傳統的筆墨章法外,適當採用一些西方表現手法,創造出一種前無古人,後啟來者之嶄新的中國傳統畫。他的藝術成就終於獲得了世界藝壇的肯定,他不再徘徊西方藝術的邊緣而進入了藝術的主流。」

現任典藏雜誌社長的簡秀枝,1993年6月到誠品世貿店畫廊看趙春翔展覽,拗不過畫廊經理的盛情,買了一幅趙春翔的小畫,從此不曾碰過藝術品的簡秀枝,開始與不曾見過面的趙春翔神交。

趙春翔裝置藝術

1997年她還以藝術素人的角度撰寫「絕對藝術家-趙春翔的藝術世界」一書,其後更舉辦「趙迷回娘家」、奔走企劃趙春翔在海峽兩岸的展覽與學術討論會。

今年是趙春翔辭世28年,為貼近趙春翔一生流徙孤單的生命際遇,簡秀枝特別促成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於4月12日至7月7日舉辦源取1986年趙春翔作品為展名,由王嘉驥策展的「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經由台灣、香港藏家與機構的傾力支持,展出趙春翔80餘件作品,以及其生前文件、手稿、習作和創作工具等,引領大眾細品一生漂泊的趙春翔,如何將身處異鄉追尋藝術的衝擊、困頓以及掙扎轉化成創作能量,揉用油彩、壓克力彩表現墨韻意趣、啟發自硬邊色域的構思鋪排等,逐漸形塑出鮮明的個人風格,再到1970年代以降,趙春翔時以舊畫加筆、裱貼的再次創作,透過畫面層次的持續疊加不僅強化視覺張力,也反映其勇於革新自我的決斷力。

趙春翔曾將其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後的作品大肆改畫,不少作品慘不忍睹,甚或毀損作廢,但更多作品經他求新求變、不斷精進的表現思維中,承載加添,成為經典,為東西文化對峙、藝術遇合,留下成果。

對於藝術界的質疑或好奇,他的說法是:「我的作品有些還在創作中」!

相較於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等系出同門師兄弟,趙春翔人生旅途即較坎坷,垂暮之年更是貧病交迫,幾是陷於藝術黑洞中,然而冷清沒落無損於他的藝術成就,離世28年後,其藝術史地位與光芒正逐漸被還元,以及重新獲得該有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