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昌、梁啟超與天軍殿的隔海神話

大總統與國學大師墨寶隱身澎湖

徐世昌、梁啟超與天軍殿的隔海神話

文:陶朱太史   圖:陶朱太史

古昔澎湖孤懸台海,天象險惡,飲水不足,醫藥欠缺,疫癘時傳,因而住民極甚敬天奉神,以為庇佑;彈丸之地,現有登記之廟宇,即逾180座,未登記者也百餘間。

北洋時代的中華民國第二任大總統徐世昌

最特殊的是,澎湖因開拓歷史早於台灣三百多年,廟宇奉祀的神祇,相當多元,有些台灣未見,即便中國大陸也不復存在;是故,澎湖廟宇的規模雖都不大,但廟史或遺跡不少皆有各自的典故傳奇。

位在澎湖湖西鄉舊稱港底,現名成功村的「天軍殿」,知名度不高,連在地澎湖人未必都知曉,然廟貌造型獨特,殿方也未設置委員會,一切廟務全由聚落四個甲頭,輪流擔任的四位鄉佬做主,每年農曆3月16日主祀聖誕期間,廟方都會舉行熱鬧的拜祭活動,並依循宗教科儀辦理建醮儀式。

天軍殿主祀武財神趙公明元帥

天軍殿主祀趙府元帥,全澎湖止此一尊,副祀二溫主、李千歲、城隍爺、聖帝祖、子龍爺、哪吒太子等諸神。

最具特色也令人驚奇的是,天軍殿主殿左右兩側大柱楹聯,刻著:「義勇冠三軍 長坂威風 豈獨一身都是膽」及「神靈昭百世 遺民崇拜 真教萬眾盡低頭」;右楹詠讚的是劉備稱其「一身都是膽也」的蜀國名將趙子龍在長坂坡戰役的英勇,左楹稱頌的是騎黑虎、執鋼鞭,助聞太師以抗姜子牙,受封為武財神的主神趙公明敬受信民崇拜之形容。

天軍殿大廳徐世昌楹聯

主神殿旁牆板楹聯,刻的是:「法雨洗金鞭 威雄北極 驅魅惟憑黑虎」與「明神護赤子 澤被西瀛 歸靈每托玄鴉」,則是在讚頌主神趙公明護佑古稱西瀛之澎湖善信的情景。

最令初見者訝異與不解的是:殿柱楹聯落款之「徐世昌撰並書」,竟是北洋政府時代之中華民國第二任大總統;主神殿旁牆板楹聯落款則是「梁啟超撰並書」與小字「戊辰年 孟春」。

天津「庸報」社長   澎湖才子李黃海

民初國學大師暨革命家的梁啟超,1911年3月曾應林獻堂之邀,與其女來台考察兼募集辦報資金,於基隆登岸後曾到過台北、台中、台南等地考察;遊台期間寫詩89首、詞12首,並改編台灣民歌而成十首《台灣竹枝詞》,回日本後更撰寫《台灣遊記》五十萬字,但就是沒去過澎湖。

梁啟超楹聯落款

至於徐世昌歷任官職與中華民國大總統其間,台灣尚在日治,也不曾到過台灣、澎湖;那天軍殿二對楹聯又如何而來?

 

原來,草創於清乾隆年間(1733)的天軍殿,年久廟貌剝落,道光戊子(1827)曾改建,民國初年再因不堪風雨,復有改建之議;適有港底鄉親李黃海(1877~1936)於北平遊宦、天津任職,和政要名流相交甚廣,鄉內名人吳爾聰(有傳)乃商請其向當時卸任之大總統徐世昌和國學大師梁啟超求書墨寶,以備天軍殿未來改建後楹聯之用,增添光彩。

國學大師梁啟超

李黃海早年任《臺灣日日新報》記者,與林獻堂、連橫、洪以南、謝介石等名士時有往來,1907年赴廈門擔任福建《全閩報》經理;1920年東渡日本,被舉為林獻堂在東京成立之「新民會」名譽會員,與林獻堂關係更為親近。

梁啟超楹聯落款

其後李黃海又移居上海,再遷平津從事著作,與當地政界、文仕熟稔,最後出任蔣介石英文啟蒙老師董顯光與曾虛白創辦之華北地區具影響力的第三大新聞《庸報》社長;由於本身專長漢詩及文學,加上職務關係,人脈寬廣,行事不難。

特別是李黃海與林獻堂熟稔,林獻堂又招待過梁啟超赴台遊歷及募款,關係一拉,梁啟超和李黃海自是親近,天軍殿墨寶之事,水到其成。

求書墨寶快,但廟殿改建茲事體大,且工程耗時;不幸,「飲冰室主人」梁任公惠賜墨寶後隔年(民國18年)1月19日,於北京協和醫院去世,終年57歲。

民初天津「庸報」是華北僅次於「大公報」、「益世報」的第3大新聞媒體。(圖片分享自網路)

天軍殿則於昭和8年春(1933)改建竣工,更遺憾的是,3年後(1936)澎湖旅居中國的傑出鄉親李黃海,也於天津過世,終年59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