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失而求諸野?漢字文化圈的勸農之禮

禮失而求諸野?漢字文化圈的勸農之禮

文/詹伯望   照片/詹伯望取材自網路

今天剛過二百八十歲冥誕的乾隆台灣知府蔣元樞,在《重修台郡各建築圖說》裡,有一幅《重修台郡先農壇》圖說,重現了自古以來的勸農禮的場域,先農壇據云在東郊長興里(今仁德一帶),勸農之禮最晚清末之後即未見辦理,反觀周遭受漢文化影響甚大的國家,最近卻在一一舉辦。

圖說中,蔣知府提到,台灣府城的先農壇建於雍正年間,近半世紀下來,年久失修,他認為「耕耤為祈穀之重務」,原先圍牆內原僅建一壇,如今他在壇北,增設一座八角小亭,以奉先農神牌,又加建中廳、官廳多間,供文武員弁祭祀時休息。

雍正耕織圖(網路)

他又說,原本皇帝的耤田應有四畝九分,每年出售耤田存貯的餘穀,以充祭費。但台灣府城原未置耤田,僅在壇外平原舉推耒耜,也從未辦過勸農之禮,有違體制;所以蔣元樞也就劃出耤田,復行勸農之禮。耤田,是指古代皇帝徵用民力耕種的田,每逢春耕前,皇帝親自下田耕種,以示對農業的重視。

如今雖不見官方勸農之禮,但有清一代,府城台南民間迎春之禮並未真正中斷,近代以來,民間宮廟如土城聖母廟熱衷舉辦迎春牛,「土城仔迎春牛」終在前年指定為市定民俗。市府亦在近年復辦大東門外的迎春禮。

國際上,日本和泰國,五月份都有新皇登基,有意思的是,兩國都有具有重農、勸農的儀禮。在日本,德仁的祖父裕仁天皇時代,就已在皇宮內的生物學研究所闢出水田,進行耕作,用意是要體會農民的辛勤,明仁天皇也沿續這個作法,去年八月,還佝僂著身軀下田收割一百株稻子。

日本明仁天皇去年以身作則在皇居內下田割下100株稻米(網路)

新任天皇即位後,將在這年的十一月間,隆重舉行他這一生只有一次的「踐祚大嘗祭」;大嘗祭所用的稻米,日前「齋田點定之儀」經由龜甲占卜,決定把齋田將設在枥木縣與京都府。屆時,德仁天皇將向眾神獻上收穫的大米,並親自品嘗,祈求五穀豐登。日本的齋田類同於中國的耤田,都屬皇室,但齋田每年都選定不同的兩處。

日本皇宮宮中三殿舉行(齋田點定之儀)依靠占卜決定今年11月踐祚嘗祭使用大米的齋田。(網路)

在泰國,每年五月的農耕節,都會在皇宮旁的「王家田」廣場,依照婆羅門習俗盛大慶祝。剛剛登基的國王哇集拉隆功偕王后蘇蒂達九日出席了這項傳承八百年的儀式。司儀吹響號角,眾司儀牽著兩頭強壯的白色公牛,拖拉華麗犁耙,繞場耕耘;四位身著傳統服飾的姑娘,分挑裝有穀種的金擔、銀擔,司儀官時不時地取出穀種,飛揚播撒。

泰國新王哇吉拉隆功在王家田廣場參加農耕節(網路)

播種儀式後,廣場四周成千上萬的人湧進田中,從土壤中挖出種子,連泥土裝進塑膠袋帶回家去。

民眾相信這些種子和王家田的聖土,會帶來一年的豐收和好運。這種做法,跟台灣迎春牛後擊破牛身,民眾搶拾紙肉以為吉祥頗為相似。

不只日本、泰國,連越南都有。每年農曆正月初七,越南河南省維先縣舉辦「籍田節」,找一位德高望重的農民模仿古代黎朝大行皇帝下田耕地,祈求新年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籍田者,耤田也,都讀作籍。國家元首也會親自牽牛耕地,表示對農業的尊重。同樣也有犁田、撒種的程序,而耕牛也畫得五彩斑斕,和中國依五行顏色繪製春牛,似有異曲同工。這項禮俗原有一千多年歷史,但在一九四五年末代皇帝保大退位後就消失了,直到二○○八年才恢復舉行,現已列入越南「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越南河南省維先縣(籍田節),最高領導人也親自下田(網路)

北京的先農壇,屬於最高規格的天子,連同慶成宮、太歲殿共有五組建築群,並另有觀耕台、先農壇、天神壇、地祗壇四座壇台。在民國建立後,逐漸衰敗,現在是北京古建築博物館。

漢字文化圈諸國,多以最高元首下田表達對農業的重視,可是真正華人的國家,現在卻付諸闕如,令人三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