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寬‧ 谿山行旅圖 故宮眾星拱月特展

千年傑作  超級國寶   歷代名家夢幻神品

范寬‧ 谿山行旅圖    故宮眾星拱月特展

文:陶朱太史

國立故宮博物院今年(2015)邁入建院90周年,陸續舉辦系列特展慶祝,第三季推出「典範與流傳~范寬及其傳派」特展;這次大展最奇特的是,除了主角是故宮鎮館之寶的北宋山水畫大師范寬之《谿山行旅圖》巨作外,其它44件名畫全係千年來歷代名家大師敬摹范寬的傑作,創下海內外知名博物館罕見的「眾星拱月」特展紀錄。

范寬(約公元950~1032年)生於五代末京兆華原(今陝西耀縣),本名中正,中立;因性情寬厚豁達,不拘成禮,嗜酒好求道,時人呼之為「寬」,遂以范寬自名。

范寬擅長山水畫,早年師從荊浩及李成,其後「外師造化,中得心源」而自成一家,初與關仝李成同為北方山水畫派三大主流;元朝專論鑒藏名畫的湯垕表示:「宋畫家山水超絶唐世者,李成、董元、范寬三人而已;董元得山之神氣,李成得體貌,范寬得骨法,故三家照耀古今,為百代師法。」是為「宋三家」。

其藝術成就另也與同為京兆華原人的柳公權合稱「柳范」。

2004年,美國「LIFE」雜誌將其評為「上一千年對人類最有影響的百大人物」第59位。

「善與山傳神」的范寬長年隱居終南山太華山,著重寫生與用心領會,題材多取自家鄉陝西關中一帶雄闊壯麗的山嶽,採用全景式高遠構圖,主山雄偉,遠山多正面,折落有勢,峰巒渾厚,溪山深虛,水若有聲,石瀾煙林深,令觀畫者有「遠望不離座外」之感。

范寬筆力老健,不取繁飾,寫山真骨,善用雨點皴和積墨法,山頂好作密林,以致「如行夜山」般的沉鬱效果,襯托出山勢的險峻硬朗;北宋畫評劉道醇稱:「宋有天下,為山水者,惟中正與(李)成稱絕,至今無及之者。…范寬以山水知名,為天下所重。…自古無法,創意自我,功期造化亦列神品。…李成之筆近視如千里之遠,范寬之筆遠望不離坐外。皆所謂造乎神者也。」因而又與李成並稱「李范」;元代書畫家趙孟頫則謂范寬:「畫山,皆寫秦隴峻拔之勢。大圖闊幅,山勢逼人,真古今絕筆也。」明末四大書法家的王鐸稱讚范寬:「博大奇奧,氣骨玄邈,用荊、關、董、運之一機,而靈韻雄邁允為古今第一」。

後世因而將同為北方山水畫派的荊浩、關仝、李成、范寬並稱「荊、關、李、范」。

歷千年兵燹亂世,流傳有序,倖存完整,還獲正身

北宋書畫名家米芾評價范寬:「物象之幽雅,品固在李成上,本朝自無人出其右。」不過他認為范寬「用墨太多」雖是一大特色,卻也落得「土石不分」,相較於李成畫作「如對面千里,秀氣可掬」;蘇東坡雖也推崇范寬,但同樣覺得其畫「微有俗氣」,與當時文人淡雅風格略有不符;惟北宋畫家王珗則形容李、范畫風「一文一武」,互為對比。

范寬也係寫繪景聖手,生平畫作泰半為獨門的雪景山水,「闊景甚偉」,「好畫冒雪出雲之勢,尤有氣骨」,「見之使人凜凜」,被譽為「畫山畫骨更畫魂」。

北宋記載御府收藏之《宣和畫譜》著曰:「天下皆稱(范)寬善與山傳神,宜其與關(仝)、李(成)並馳方駕也。」《宣和畫譜》收錄有范寬畫作58件,米芾在其「畫史」一書敘述曾見過其中范寬的真跡30件,然至今不曾有過此些任何作品現世;至於被董其昌譽為「宋畫第一」之台北故宮的《谿山行旅圖》,並不在《宣和畫譜》記載中,惟卻是現今具有足夠根據之范寬唯一的傳世真跡。

長206.3公分、寬103.3公分之《谿山行旅圖》,完成距今千年,曾被不少名家收藏,後來宋徽宗將其典藏入宮; 北宋滅亡後《谿山行旅圖》流散民間;明初又被收藏入宮,然後再流落凡世,大鑒賞家董其昌觀後在詩塘上題字;清初經收藏家梁清標之手,轉入乾隆皇帝內府;故宮成立不久又因抗戰跟著南遷, 最終落腳台北故宮。

《谿山行旅圖》歷經千年來天災地變、兵燹亂世,仍能流傳有序,倖存完整,實屬難得;但一直乏有來自畫家本人的證據。 1958年8月5日,台北故宮書畫專家李霖燦在畫面右下角樹隙間突然發現藏有簽名,方確認《谿山行旅圖》真係出自范寬無疑。

也由於范寬在北宋時已深受畫壇肯定,且其曠世巨作《谿山行旅圖》在近、中、遠三段式的基本構圖中,巧妙地藉助推遠主山、拉近中景、突顯近景渺小馱驢行旅與主山巍峨崇高的對比等手法,締造出如臨真境的壯偉意象。此次策展「典範與流傳~范寬及其傳派」的故宮書畫處處長劉芳如曾親臨畫作取景之陜西耀縣谿山現場參訪,還見到當地依然仍在蓄養小毛驢運輸。

由於《谿山行旅圖》構圖獨特大器,歷代眾家或崇敬、學習、或驕技而摹仿、意繪、偽擬者不計其數,甚多還是名家大師。

曠世巨作    乾隆皇帝列為「次等第一」打入冷宮

南宋以降,受范寬影響的畫家不乏其人,如蕭照「關山行旅」、夏珪「山水」二作中,勢如鑄鐵的剛健筆觸,即與《谿山行旅圖》聲息相通。明、清兩代畫家,於作品上題「倣范寬」、「法范華原」、「擬范中立」者,為數尤多,雖風格與《谿山行旅圖》不盡相侔,仍可據以理解范寬在後世畫家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本次故宮選展之沈周、文徵明、藍瑛、王時敏、王鑑、王翬、唐岱、周鯤等人作品,俱屬此型;即使到清末、民國時期,猶不時有人在作品題跋中述及范寬,足見其影響之深遠。

以故宮院藏作品為例,即有明董其昌題「倣范寬谿山行旅圖〉、清人(原題范寬)「行旅圖」、唐岱「倣范寬山水」等數幅;上列作品,各有立軸和冊頁的不同形式,雖布局大致相彷彿,惟均遠不及原作之壯偉。

另件台北故宮收藏的「雪山蕭寺圖」與天津藝術博物館收藏的「雪景寒林圖」相傳均為范寬所作;惟「雪景寒林圖」因落有「臣范寬」,然范寬不曾為官,固應屬後仿之作;台北故宮典藏之繫於范寬名下的山水畫,還有「雪山蕭寺」、「秋林飛瀑」;至於波士頓美術館的「雪山樓閣圖」,聲名亦著。

台北故宮另幅院藏巨作「臨流獨坐圖」,雖無作者名款,同樣被視為具備范寬風格的鉅製,將接續展出;此2幅巨作皆屬院藏限展精品,分前、後兩期展出。

  • 近代藝術大師徐悲鴻曾謂:「中國所有之寶,故宮有二,吾所最傾倒者,則為范中立《谿山行旅圖》,大氣磅礡,沉雄高古,誠辟易萬人之作。此幅既系巨幀,而一山頭,幾占全幅面積三分之二,章法突兀,使人咋舌。全幅整寫,無一敗筆,北宋人治藝之精,真令人傾倒。」

有趣的是,范寬《谿山行旅圖》雖是巨碑山水畫的代表作之一,不過數百年來卻沒有受到足夠的珍視,喜愛藝術文物的乾隆皇帝甚至還把它打入「次等第一」的冷宮!

故宮副院長何傳馨表示,「典範與流傳~范寬及其傳派」特展,《谿山行旅圖》限期展自今年7月1日至9月29日,之後改換「臨流獨坐圖」登場,展期自8月14日至9月29日共47天,喜愛北宋山水畫之藝友,千萬別錯過。

故宮副院長何傳馨與書畫處處長劉芳如表示,本次「典範與流傳」特展,共端出45件畫作公展。依作品性質,可劃分為「谿山行旅圖的傳續」、「范寬的傳稱作品」、「范寬畫風的影響」三類,系統地展示繼范寬之後,歷代畫家的同名摹作,以及學習范寬「雨點皴」、「礬頭密林」等技法作品,援以梳理范寬風格的傳續脈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