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重要農業經濟植物,多係荷人引進

既海撈也傳教、設學校、正劣俗

台灣重要農業經濟植物,多係荷人引進

本報編輯小組專題報導

治台38年間,荷人亦不遺餘力對台灣原住民進行教化。 1627年首位牧師Georgius Candidius來台,2年後Robertus Junius牧師也跟至,兩人帶領30多名牧師,以台南新港為中心傳教,北至嘉義、彰化,南及恆春,是基督教來台傳教的始祖。 1636年5月26日,台灣史上第一所學校於新港社成立,課程除基督教義外,並傳授以拉丁字母讀寫原住民語言,其在台推行學校教育雖只有25年,然而在教化進步地區,有高達80%的住民接受基督教教育,許多原住民學會並使用羅馬拼音的原住民語言(如新港文),在荷蘭人離開台灣150年後,仍有原住民使用羅馬拼音文字。

同時他們也宣導原住民禁止墮胎、崇拜偶像、通姦、亂倫等行為;但最全面性,影響也最深遠的則是荷蘭人於短期間內大量引進海外農業物種到台灣,數量之多,在當時國際社會無以堪比。

原本荷蘭人係把台灣作為與明朝及日本之貿易根基地,卻發現台灣具有適於農業生產的優越環境,為了獲取更大利益,除了商業貿易,也開始著重台灣的農業經營。

台灣原住民本以原始的「燒墾農耕」方式維生,為了提高農業產量,荷人遂大力引進具有較高農耕技術的勞動力,並獎勵蔗糖等種作。由於明朝正值戰亂,又逢大旱,社會動盪,華南地區深受飢荒所苦的閩廣農民,荷蘭人便積極獎勵、招募其大規模移民來台農墾;至荷蘭人統治末期,在台漢人已由萬餘人增至10萬多人。

至於荷蘭人對台最大影響,要屬「帶動台灣農業生產的改革」;除了積極招募漢人移民,其對台最大貢獻就屬引進不少海外蔬果物種;其在台期間,也是台灣植物文獻最早開啟的時代。

荷蘭人的經濟活動涵蓋台灣以南的菲律賓群島、印尼等各主要島嶼,引進台灣的植物不少皆與這些地區有關。由於當時荷蘭人與西班牙人皆屬海權國家,爭領土時刀光劍影,砲聲隆隆,承平時期則以物易物或相互貿易。

由於菲律賓那時是西班牙殖民地,不少中南美洲植物陸續引入該地,很快即傳入爪哇;因此荷蘭人引進台灣的植物中,許多係原產中南美洲的物種如釋迦(番荔枝)、銀合歡、含羞草、仙人掌等,都是西班牙人先引進菲律賓,再由荷蘭人帶進爪哇、台灣。

蓮霧、芒果、鳳梨、釋迦、番茄、番薯…全皆外來

由荷蘭人引進,目前在台灣仍生長良好的植物大概有3、40種,雖然有些物種對本土生態產生影響,如原產中南美洲的觀賞植物馬纓丹和來自中美洲及墨西哥,栽種作為燃材與牲畜飼料的銀合歡,不擇土、繁衍快,且具有毒他作用,已在台灣海岸、低海拔地區形成純植物群落的為害植物,但總體而言,荷蘭時期引種植物還是深具經濟貢獻。

其中多是原在印尼爪哇栽植的經濟作物,約一半是食用植物,一半是觀賞植物。在引自印尼的植物中,大部分均非原產印尼,除美洲外,尚有產自印度者;此期的經濟植物代表是原產印尼爪哇的蓮霧、印度檬果(芒果)、印度楊桃(原稱洋桃)、南美釋迦、中南美番石榴。這些植物目前都成為台灣主要的商品化果樹。

再如豌豆、甘藍、懷香等蔬菜則原產歐洲,也是荷人傳入印尼後再引進台灣。觀賞植物中的雞蛋花、綠珊瑚、櫻桃番茄(小果番茄)等,也是此期引進。櫻桃番茄原產南美洲,荷蘭人引種供觀果用,台灣人則作為食品,現已野生化;原產南美洲的鳳梨,荷蘭人引進的同時,台灣也自福建傳入。

荷人引進台灣的農作物還包括:荷蘭豆、番芥藍、波羅蜜、番薑、番柑、番薏茹、羅勒、番茄、牛心梨、山藍。芋、薑、稻米、小米、檳榔(原產馬來亞)等作物,可能直接引自原住民原居地的中南半島;玉米、花生、番薯均原產美洲,也是從西班牙殖民地菲律賓引入,再輾轉進入台灣。

1624年荷蘭人亦從福建地區經由澎湖引進役用黃牛,1624年再從爪哇引進沼澤型水牛;至於現今台灣的荷蘭乳牛,則是其後日本人於1897年引進。至於台灣農地計算面積的甲,也是來自荷蘭語「akker(田園之意)」。

全盛時期,荷蘭東印度公司每年在台灣的經貿稅收達40億荷幣,相當那時4噸黃金價值,雖是殖民剝削,卻也為台灣往後的農業發展,留下不少深遠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