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人來去福爾摩莎38年

17世紀大航海時代,殖民台灣功過

荷蘭人來去福爾摩莎38

本報編輯小組專題報導

1624年,荷蘭人與明朝在澎湖海戰失利後,轉撤至「大員」(今台南安平);那時台灣除了已居住數千年的原住民外,還有少數來自唐山、日本的商人、海盜等。

荷蘭人撤退到台灣後,即在島上興築「熱蘭遮城」(Zeelandia)鞏固勢力;才一年間就商務昌盛,華人群聚,遂於赤崁(今台南)再建「普羅汶蒂亞」(Provintia)城,並將「荷蘭東印度公司」(VOC)設據於此,內置宿舍、醫院、倉庫、市街等;從此開啟荷蘭人在台開拓史。

荷蘭人領台後,由於制度、文化與利益問題,免不了與原住民產生衝突;原住民雖然驍勇剽悍,但原始弓箭畢竟無法與槍、砲等近代武器抗衡,有些部族乃遷移至荷人勢力不及的山岳地帶求生(高山族),有些仍居住在西部平原,接受荷人的統治(平埔族)。

1636年,擅於經商的荷蘭領事召集台南以北15社、以南13社原住民頭目,在新港舉行「歸順典禮」,同年底,歸順部落增至57社,荷蘭人在台統治權力至此穩固。

1642年驅逐佔領北台灣的西班牙後,荷人據台38年間,勢力北及基隆、淡水,南至鳳山,最盛時期,全台約有45個種族、293個村落承認荷蘭人的宗主權,因此原住民被視為封臣,地位僅次於領主荷蘭。

當時的殖民商務主要透過荷蘭東印度公司執行,但法律地位仍屬荷蘭共和國之荷蘭屬邦,並由荷人出任之台灣長官與台灣議會所組成的「台灣領邦政府  」治理;台灣議會職責包括頒布告令、統率軍隊、制定政策與貿易方針、指派下級官員,而議會所有決策皆經由討論取得共識,再交台灣長官辦理,所有通過的法條並以荷、漢文公告,係荷人在台最高統治機構,殖民體系還算民主。

賦稅、競標及執照制度引發不滿

台灣議會還下轄台灣公司法庭,職司東印度公司職員民、刑事,公司法庭再下設市政法庭,審理自由市民與漢人間之刑事與重大民事案件;至於輕微的民事案件,再另設「頭家公堂」審理,也即現今國內的「簡易法庭」。

荷蘭人在台主要以商務殖民為主,雖然也有過鎮壓屠殺台人,且台灣議會台人無權直接參與,但整體治理之遊戲規則公正、公開、透明、有效率;特別是荷蘭領邦政府認可原住民的土地為封建領土,無論荷人或漢人要在其領土伐木、開墾、捕魚等,皆需支付補償金給原住民;且原住民司法上不受「台灣告令集」約束,而是依各自部落的習規審理,駐地政務員則從旁輔監;若是涉及死刑或流放島外的重大刑案,才交由台灣議會審理。

除了以武力鎮壓、屠殺不肯服從的原住民外,荷蘭人的賦稅、競標及執照制度也讓原住民與漢人大表不滿,主要是荷人出現前,台灣不曾有過政府,自然無需繳稅或申領執照。

像當時主要的貿易商品~鹿皮、鹿脯,原住民係以槍矛、弓箭、網、套索等傳統方式狩獵,漢人則以陷阱大量捕殺,最高峰時台灣一年出口20萬張鹿皮;基於生態維護,荷人一度禁獵及規定漢人需購買執照才可獵鹿,同時對出口鹿製品課稅;以及對唐山來台捕撈烏魚的漢人徵收10%的漁獲什一稅,其他魚類則按船徵稅,此皆受到漢人及原住民的抵制抗爭。

因此大員當局乃廢除執照制度,改採贌社制,禁止漢人捕鹿,只有得標的漢商才能和原住民交易鹿製品;並且引進贌港制度,把台灣沿海及內陸湖泊劃成許多漁場,唯有得標者才可進入捕魚,並標售徵收烏魚稅的權利,得標者即可免稅出口所徵收的烏魚及烏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