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國寶/大木作司阜 許漢珍專擅落丈篙

傳統工藝最高成就獎

人間國寶/大木作司阜 許漢珍專擅落丈篙

詹伯望:報導.攝影

文化部辦理的一○四年度重要傳統藝術暨文化資產保存技術保存者(俗稱「人間國寶」)授證儀式,月前隆重舉行,來自臺南市東區後甲一帶的許漢珍和後壁區的廖枝德,獲選為「大木作技術保存者」。

所謂「大木作」,是指傳統建築的結構體,如柱、樑、斗、栱等構架及其構件(瓜筒、斗栱、雀替等)之榫接、組立等工作。傳統上,大木作司阜是受託興建工程的主要人物,設計建築主體結構及外觀,負責一切指揮調度,角色一如現代的建築師。司阜,也就是師傅,是一般人對有技術之專業者的尊稱;如是對教導工夫或學問的老師或出家人,則尊稱「師父」。

臺灣漢式傳統建築大致可分為穿鬪式與疊斗式兩大系統,許、廖兩人恰為兩大系統之代表,許漢珍作品以疊斗式為主,多見於裝飾華麗的廟宇,廖枝德作品則以穿鬪式為主,多見於一般民宅,各有所長。由於傳統建築技法日漸式微,司阜的工藝也面臨失傳,因而被指定為人間國寶。

令人惋惜的是,許漢珍已高齡86,思緒清晰,精神尚佳,惜行動不便;而與他同齡的廖枝德,近年病魔纏身,多次進出醫院,無法親自出席頒獎授證典禮,由妻子兒女代表,不到兩個月便溘然長逝。

疊斗式大木司阜許漢珍主導傳統廟宇設計、落篙、放樣、大木施作等程序。「落篙」是把建物的屋高、柱間與屋頂斜率等尺寸、位置確定後,標記在「丈篙」的工具尺上,成為唯一的標準。許漢珍說,傳統建築「丈篙」很重要,如果一開始計算錯誤,可能整棟失去平衡。所以營造界有「丈篙一落如聖旨」的說法,許漢珍「落丈篙」功力也廣受肯定。

多年前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徐明福帶領博士後研究員林宜君等團隊,將許漢珍的手稿、圖面、丈篙、寸白簿等資料數位化,另以3D雷射掃瞄方法製作廟宇3D動畫,將無形文化技藝典藏為資料庫,提供多位研究生研究並完成論文。

研發鋼筋混凝土仿木構造    融古創新

許漢珍的大木功力雖然培養了多位碩博士,但他卻只有小學學歷。他說,他日本時代就讀於太子廟國民學校(現仁德區長興國小),最喜歡讀漢文,像是《昔時賢文》、《千金譜》,內容至今還記得清清楚楚,《三字經》的內容也琅琅上口:「勤有功,戲無益,戒之哉,宜勉力。」對他來說,這已不只是從小記誦的傳統教材,而是內化為他生命的一部分,是他奉行終身的圭臬。

其實許父也是大木司阜出身,不過許漢珍國小畢業後也先做海軍工員,在岡山基地工作,直到太平洋戰爭末期美軍轟炸機幾乎把基地夷平,才回家跟著父親從頭學起。

他最令人稱道的是自我學習的能力。民國五十年代,施作較簡便的鋼筋混凝土工法引進廟宇營建,傳統大木作備受衝擊,許多同行因此失業;他研發鋼筋混凝土仿木構造,廟宇建築仍保有傳統元素,為自己打開新出路。其多年技藝生命史,反映廟宇傳統建築發展演變,十年前即獲得「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後來也被登錄為臺南市傳統藝術保存者。

今年七月,文化部文資局又請他到成功大學進行一個半月的傳習計畫,把他在廟宇圓栱營造「蜘蛛結網」的絕學,傳授給數十名專業人員。七月下旬,他指導製作組裝了一副八卦藻井,八月中旬將在臺南市立文化中心展出。

「結網」乃是漢式傳統建築特有的結構與裝飾手法,通常選在廟宇的三川殿、拜殿或正殿的四點金柱上方等空間施作,因為那是比較顯眼的位置;由四周不斷向中心懸挑內縮的斗栱,交織成網狀的傘形頂棚,形貌像蜘蛛網,一般都稱為「蜘蛛結網」。以前大家進廟都得仰頭才能看到精緻的藻井,如今它就平放在地上,可以仔細欣賞,儘管尚未彩繪,但感覺十分特別。

文化部長洪孟啟說,許漢珍以自學方式融入傳統建築與西方建築圖法,以疊斗式大木架棟設計完成67座廟宇,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