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國寶/大木作司阜 廖枝德兼諳養灰製作

傳統工藝最高成就獎

人間國寶/大木作司阜 廖枝德兼諳養灰製作

詹伯望:報導.攝影

廖枝德則很早就失去父母,家中一無恆產,貧無立錐,國小畢業後到老家臺南後壁安溪寮附近不遠的烏樹林做長工維生。他苦讀好學,頭家還教他寫字,學得一筆好字。

二戰結束後,經濟蕭條,回到老家的廖枝德只能打零工為生,不久,年已花甲的余燦路過看到廖枝德工作認真,又謙虛肯學,也不計較他年齡偏高,問他願否學習大木技術,年已20的廖枝德從此拜入余燦司阜門下,希望學得一技之長,改善生活。

雖然起步晚,但跟余燦學了一年多,廖枝德是唯一學到落篙技術的徒弟,「要戮力,要打拚,要勤儉!」他的次子廖志祥教授回憶父親不時如此訓勉他們兄妹三人。父親以自己為鑑,深知教育才是脫貧的手段,經常告訴他們「你們要讀書,不然沒有出息。」而且,他也常把「上梁不正下梁歪」這句大家耳熟能詳的格言掛嘴邊;對做了一輩子木工、所受教育不多的廖枝德司阜來說,不僅工作時用來惕厲自己,回家更是身體力行,也不時在晚飯桌上用來教育孩子。

廖志祥表示,當年他考上建國中學和臺北工專,本想選讀後者,但父親不願他繼承衣缽,執意要他念建中;結果他就一路念到美國取得博士,走上學術之路。他哥哥也一樣,高工畢業後陸續上空中大學、中正大學,考上書記官。「教育才能翻轉你的一生。」廖志祥表示。

廖志祥說,父親律己甚嚴,照理既然為別人蓋房子,賺來的錢應該也該為自己設想才是,但他們老家50年前就是那副樣子,因父親把所有的資源都投注在他們兄妹身上,自己從不享受;到了晚年,兄妹一再邀他出遊,他都說不需要。再說,作為房屋的總設計師,他本來也很有理由透過總包,積攢一些財富,但他仍只是算好材料讓屋主自行採購,只收工資,連設計費都沒算在內。現在看來,這些舉止都令人不可思議。

文化部最高肯定      總統頒令褒揚

廖枝德對兒孫的愛都深藏心中。近年來他飽受病痛折磨,進出醫院多次,有段時間病體稍痊,兒媳建議他做一些模型給遠在美國的孫女,當下他不置可否,隔一個月兒子打電話請安時,卻聽母親講老父正忙著做模型,日夜不停。每座一比十的模型都要花上三、四個月的時間,他竟可連做不同型式的多座模型。就讀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孫女丞芯感動寄來T恤,上面印著「GRANDPA」字樣,廖枝德著衫與模型合照,顯得特別精神,彷彿把祖孫之愛也穿上身了。

雖然學的是環境工程,但廖志祥博士卻清楚父親在傳統工藝方面的貢獻,教課餘暇,他為父親建立了英文部落格,並尊稱廖枝德為「Dr.Carpenter」,認為父親的成就足可以博士稱之而無憾。其中介紹老司阜每一件作品與其中的故事,有短片與照片。廖枝德80歲那年,孫兒丞昊為他編了一本冊子《臺灣出步厝》祝壽,請父親廖志祥作序。出步厝,是指前設廊道可供遮陽避雨的傳統民宅。

除了熟知傳統大木作的規制寸法,能自行手繪圖稿,對落篙和篙尺的製作都很熟練,也熟稔傳統建築建造過程中養灰做法等。近幾年,他身體還可以的時候,各社區都爭先恐後邀他出馬,四處示範做大灶。

15年前廖枝德發現罹患胃癌,靠堅強的求生意志戰勝病魔,去年因肺部、心臟問題進行多次手術,廖志祥曾向父親說,「成大醫院所有的儀器與醫療設備,你大概都用過了!」7月7日終因肺部感染引發心肺衰竭,翌日病逝。家屬為他以基督教儀式舉行喪禮,當天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副局長張仁吉代表總統府頒發褒揚令,由長子廖志峰代表接受。

廖枝德出身貧微,獲得國家最高文化當局的肯定,過世後總統府並頒發褒揚令,可謂備極哀榮。廖志祥認為聖經〈撒母耳記〉裡的一段話,足可印證父親的一生:「他(上帝)從灰塵裡抬舉貧寒人,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使他們與王子同坐,得著榮耀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