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啟峰:靜脈曲張醫術日益精進

患者佔總人口15~20%    卻少被關注

翁啟峰靜脈曲張醫術日益精進

翁啟峰醫生撰稿/曾旺鑫整理

靜脈曲張極為常見,卻很少被關注。依文獻記載,患有靜脈曲張的患者,約佔總人口的15-20%。疾病症狀輕者從表皮浮凸的粗細血管,腿部沈重感、脹痛、痙孿,重者可致慢性皮膚潰爛。只要積極就醫,仔細診斷根本病因,施以對應的治療,多能解除痛苦、恢復健康。

靜脈曲張的主要原因,是血液逆流、鬱積在下肢,形成鼓脹的血管。靜脈的管壁較薄弱,且其管腔內有防止血液逆流的單向瓣膜。當瓣膜的功能不良,加上工作或是生活中需要維持久站的姿勢,原本應該流回軀幹的血液因重力停滯在腿部,不但讓血管持續脹大,(如圖一:鼓脹的靜脈曲張),部分患者還會遇到薄脆的血管壁破裂、大量出血的情形。

腿部組織因為循環阻礙缺氧而受傷,通常最早受影響的是小腿肚到足踝之間的區域,發展成水腫、色素沉積、皮膚變暗黑

、變硬,若不幸造成傷口,會久久無法癒合(如圖二:靜脈曲張導致病變與潰瘍)。臨床上常遇到下肢疼痛、皮膚變質變色的患者,終年穿著長褲長裙,直到真正無法忍耐而求醫時,皮膚狀況都已嚴重惡化,使得治療與恢復的路途辛苦而漫長。

而治療關鍵,在於完整、詳細的診斷。若是靜脈曲張的病況嚴重、或是合併下肢水腫、潰瘍,建議進行血管超音波檢查,擬定治療方案。嚴重的靜脈曲張,常常來自粗大的大隱靜脈(主軸靜脈),提供長期血液逆流的渠道,堆積的血液撐大了旁枝的血管。由於這是血管結構的問題,無法以藥物達成完整治療,手術處理是較適當的治療方式。目前靜脈曲張的治療也從過去較大傷口的切除,進展為微創、小傷口剝除手術。大口徑主軸靜脈的處理,也從過去以鋼索自皮下抽除,演進為血管內高能雷射封閉治療。

微創剝除手術  不需縫合  亦無疤痕

微創曲張靜脈剝除手術,能夠針對非主軸、四處散佈的擴張靜脈,進行良好的治療。在病灶處使用特殊刀具,切出如鋼珠筆筆尖、直徑1公釐的小孔,再使用微創血管勾,分離靜脈與週邊組織,取出曲張靜脈。由於傷口十分微小,除了術後不需縫合,癒合後幾乎不見痕跡 (如附圖三術前、術後圖) 。目前手術採取的雷射波長是1470奈米(nanometer),經過微細的光纖導引,可在導管頂端瞬間加熱血液中的水分子,縮小並且破壞靜脈管壁,封閉血液的逆流。透過儀器的能量設定,雷射能量得以均勻分散在整段血管,除了確保封閉的成功率,也較不易造成血管壁的破裂,減少術後瘀青的產生。現今光纖導管的設計,已能夠以直徑小於2公釐的傷口,以微小、無痕的傷口完成治療,同時確保治療的成效。

腿部的靜脈,有深層與淺層的系統,靜脈曲張手術除去生病而擴張的表淺靜脈,腿部的血液會在恢復的過程中,轉由深層的靜脈回流至軀幹。雖然完成手術後,也不會有劇烈的疼痛,能夠自由行走,不過在術後一週內,還是建議盡量讓接受手術的下肢,維持抬高的狀態,利用重力幫助血液與水分回流,減少腿部的腫脹與疼痛。

術後初期,使用彈性繃帶纏繞下肢,幫助主軸靜脈的封閉,壓迫止血並保護傷口。再利用防水透氣膠帶保護微創傷口,便能進行沐浴。之後還是建議穿著醫療用彈性襪,減少下肢的腫脹。一般傷口約於七天後閉合,可以除去防水透氣膠帶的保護,並使用淡疤與去瘀的藥膏,促進瘀血清除,避免色素的沈積。

如今,日新月異的治療技術,多能讓患者在幾乎不見傷痕的情況下,解除病痛。為避免靜脈曲張長期發展後造成的皮膚病變,建議有症狀的患者,儘早尋醫處理、恢復健康。

翁啓峰醫生小檔案

1972年出生於台灣花蓮,陽明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碩士。於振興醫院完成心臟血管外科專科醫師訓練,專長為成人心臟外科手術,冠脈搭橋手術,瓣膜修復術,房顫射頻消融術,重症加護照顧,血液透析通路建立與維護,微創靜脈曲張手術。現為台灣心臟外科專科指導醫師,台灣血管外科專科指導醫師,台灣重症專科醫師;服務於雙和醫院心臟血管外科。

曾旺鑫
之前在中國時報擔任 Journalist,就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系,來自臺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