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道崇文  林朝英藝術傳奇

臺灣史上書畫第一人  樂善公益

重道崇文  林朝英藝術傳奇

詹伯望/撰文.攝影

臺南公園燕潭邊,有座雕造頗為精美的「重道崇文」坊,建成至今整整200年。它的主人林朝英,不僅是乾嘉年間臺灣府城事業有成的商賈,而且樂善好施,更難得的是,他在藝術方面的成就也極為可觀,無論是繪畫或書法、雕刻,都成為收藏的珍品。

林朝英對孔廟的修建極有功勞,重道崇文坊就是嘉慶皇帝准他興建的。為此,臺南市的孔廟文化節今年將林朝英列為主題,除了邀請謝忠恆博士9月27日下午在孔廟大成門前演講「臺灣書畫第一人.一峰亭林朝英」外,也在28日下午委由臺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辦理「追尋林朝英的足跡」文化路徑導覽,透過相關活動,讓大家更了解這位名家生平事蹟。

其實重道崇文坊本來不在臺南公園,而是座落現在國立臺灣文學館旁的南門路上,當年稱為龍王廟街,也就是在龍王廟與兩廣會館之間。這個位置,位在林朝英宅邸一峰亭之南,距離府學孔廟也不遠。日治時期當局為興建臺南廳舍並開闢南門路,擬將牌坊拆除,林氏後人力爭後保留,並移往臺南公園內重建,現為臺南市定古蹟。

林朝英(1739〜1816)小名耀華,或作夜華,字伯彥,別署一峰亭,又號梅峰、鯨湖英。原籍福建漳州府海澄縣

,祖父林登榜自康熙32年(1693)攜眷渡臺,創立「元美」號,經營布匹、砂糖的海運生意,事業蒸蒸日上。林朝英幼年聰明伶俐,琴棋書畫無所不精,年長喜讀書,作文別出新裁,只可惜考運不佳。

舞文弄墨,揮刀運斧,傳世作品多

乾隆43年(1778),林朝英39歲這年,在臺南三界壇興築宅第,名曰「蓬臺書室」,懸掛「一峰亭」木匾,自署「山之高峻者為峰,太岳三峰,武夷三十六峰,而余獨有一峰,無太岳之高,武夷之峻,環堵之外,熟視之若無見也,而予徙倚於亭,獨旦暮遇之,巍然聳出,巋然特存,蓋自有此峰,而高山仰止不待遇之名勝之區矣,余既觴而樂之,遂取以名吾亭。」顯得怡然自得。

他在此盡情創作,蕉石白鷺、風荷影梅的瀟灑潑墨,擅長運用竹葉體行楷、鵝群體草書,將豪放奇秀的筆意鎔鑄於繪畫之中。繪畫史學者認為這是受到「閩習」的影響。臺灣在地緣上受江浙、福建地區畫家影響,加上移民性格,發展出和中原傳統淡雅含蓄文人畫逈不相同的美學風格,霸氣、狂舞,強調誇張深卻具生命力,成為臺灣拓殖社會特殊的文化性質。

林朝英傳世書畫作品甚多,最令人驚奇的是,他畫過一幅自畫像。因中國並無自畫像傳統,直到明末清初才有八大山人畫了自畫像;而臺灣畫家的自畫像,則自林朝英始。再說,後人細看自畫像,知道林朝英眇左目,如此的忠於真實,不憚將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眾人之前,和梵谷自割左耳後的自畫像相比,實在令人欽佩。此畫最近已由其後人捐贈給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這次也將安排民眾前往參觀。

舞文弄墨的同時,他也揮刀運斧,在竹頭木癭上動手,不僅飛禽走獸,栩栩如生,巧奪天工;而且經過他刀下整治的招幌廣告、對聯匾額,讓街坊鄉親愛不釋手,成為傳家寶貝。

林朝英重義疏財,樂善好施。除了捐資修建縣學府學,現今孔廟裡還有兩通石碑與他有關之外,他還在乾隆年間林爽文事件後的府城改建工程中出錢出力,負責修建大南門至小南門段。在重道崇文坊落成的第二年,林朝英壽終正寢,享壽78歲,清廷諡封「謙尊」。其子林瀛刊《一峰亭林朝英行略》。臺灣文學館的《全臺詩》中,錄有他的三首闕題詩。

林朝英文化路徑導覽路線,將從臺文館前開始,介紹他故居所在的三界壇街與重道崇文坊遺址,再赴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參觀其自畫像與其他書畫,繼赴開元寺欣賞他以竹葉體書就的多副楹聯,最後再到臺南公園,參觀那座重道崇文坊;9月21日之前,有興趣者可向臺南市中西區永福路二段219號二樓臺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報名,電話06-220-6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