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魔術師 台灣媳婦水彩畫家金莉

陶醉寶島的麗日  綻放生命的光彩

光影魔術師 台灣媳婦水彩畫家金莉 

文/蕭培麗 圖/金莉

陳敏薰的偶然  敲開藝術生涯的大門

15年前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中央工藝美院的湖北姑娘金莉隨夫來台,成為台灣媳婦,在台灣的水彩畫壇展開了戲劇性的一頁。也因此打開她在台灣的知名度,成為今日活躍於國際國內水彩畫壇的台灣女性畫家。

剛來台的第一年,因為感恩某位友人在台灣對她的關照,遂畫了一幅靜物水彩作為贈禮表達謝意。有天那位友人拿著她的畫前往中華開發旁邊的畫廊裱畫,畫廊老闆一見金莉的水彩畫非常欣賞,立刻要求金莉的友人介紹,向金莉買了兩幅畫,老闆把畫掛在畫廊,陳敏薰的叔叔到中華開發開會時前往畫廊喝茶賞畫,看到金莉的畫作、十分喜愛,於是介紹給陳敏薰,陳敏薰也是一眼就愛上金莉的靜物花卉,於是邀請金莉在她就職中華開發董事長的當天舉辦水彩畫展,金莉惶恐地接下這難得的邀請,短短半個月徹夜未眠地完成20幅全開的靜物花卉,由於當時陳敏薰就職開發董座是件大新聞,報章雜誌及電視大力放送,金莉的畫也隨之被宣傳開來,第一次的個展,居然20幅畫作完全售罄,也成為她進入台灣水彩畫壇的開端。

來台後一共舉辦了7次個展,一次澳門個展,和多次受國際水彩畫組織邀請,前往希臘、澳門、土耳其、越南、韓國參加國際水彩畫展,活躍於國際國內水彩畫壇。台灣生活多元自由幸福,是她畫作充滿陽光靜謐的動力來源。金莉說,她來台灣以後畫作裡的色彩明亮起來,充分發揮其最愛的光影表現,她的畫恬靜幸福,連大陸的同學看了都這麼說。她非常喜愛台灣,對她來說,光影的美感是在自由的空氣下才能流瀉出暢快,感情得以充分抒發。

她在新竹的家裡有張桌子,每天早上當陽光灑進窗內,照耀在桌面上,她說:「美極了,就是愛這種感覺,陽光照射下每一種事物都變得美好,都變得健康美麗。」她深愛陽光,讓她畫筆能自由自在畫出花朵,蔬果、花瓶和魚的透明亮麗及栩栩如生。

掌握水份的流動  擅長花卉靜物表現

她最擅長畫靜物花卉,尤其是虛實和水分渲染的效果 。這也是她近40年的功力累積,也是父親給她最大的影響,金家齊先生告訴金莉,女性畫家不適合畫水彩寫生,因為需要舟車勞頓,又受限經濟能力無法請模特兒主攻人體畫,所以教導她專心學靜物寫生。也造就她在水彩靜物方面今日的成就。

台灣這十幾年來,水彩畫的領域裡有許多畫家不追隨主流,反而往傳統、古典方向走,這種風格似乎和忙碌的社會成對比,帶來心靈高度的享受,因此也隨之受到大眾的喜愛,水彩在繪畫的表現上似乎更容易走進欣賞者的內心,金莉是其中的佼佼者,因此獲聘至玄奘大學擔任客座副教授。

水份是金莉的追求,夏天天氣乾熱,她必須暢快地揮筆,在水份未乾前完成渲染效果,否則水彩乾了完全無法表現,透明水彩不能多層重複,因此她的構思永遠跑在溫度前,雖然需跟溫度比賽,但是色彩和筆觸卻能呈現出柔美和靜謐,功力自然躍於紙上。她喜歡用柔美的色彩,用渲染、用光線、用細緻、用透明表現畫的氛圍,她的畫裡總會藏著小小的趣味性,讓觀賞者在看畫時,眼光會捕捉到畫上某個小地方的亮點,譬如畫作「金色碩果」在一大束黃色花朵與葡萄間有一處金色的薏仁花,成為畫中的趣味與美感焦點,寫靜物、寫實中卻又不俗。這就是金莉靜物水彩畫動人之處。

除此之外,金莉的風景畫有特殊的美感,水份自然流動所營造的暈染虛實交換、抽象寫實呼應。因為承傳自其父親金家齊先生,他在1960年代自行研究出以中國的保定紙創作,採用大量水份任其自然流動,然後掌握水份流動形成一種想要的圖騰,再手拿畫紙保持長時間固定,等待乾了再行創作,於是金莉在水份的創作方面得心應手,所畫的風景畫也相較於一般水彩畫不同,有著類似水墨畫的風格,岩石上彷彿聽得到海水拍岸的聲音。

這幾年金莉除了成為職業水彩畫家也教書,更積極舉辦兩岸師生水彩畫展和邀請大陸知名水彩畫家來台示範交流,她完全樂在其中,畫如其人,金莉也更為明亮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