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陳哲緯 在客家「窩」工藝圓夢

重機迷 轉愛手工木作

宅男陳哲緯  在客家「窩」工藝圓夢

文‧攝影:廖宸語

吾人經常在講環保、談食安,但總是說易行難,往往因圖一時之便,把觀念全拋九霄雲外,要落實在生活中,談何容易!不過最近有越來越多人,為了實踐這些想法,開始過起和一般人不同的生活。新竹縣芎林鄉,就有一家人和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只因為【單純過日子】的生活理念,踏上一條【沒有想太多】的圓夢之路。

芎林鄉是個混雜工、農業又極具客家文化色彩的鄉鎮。過去客家人把較大的山谷稱「坑」,較小又只有一個出口的山谷稱「窩」,因此依山而居客家村落常常會以窩字來命名,像是「紙寮窩」、「箭竹窩」等,而在新埔和穹林則各有一個「燒炭窩」,都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

今年26歲的陳哲緯,專科畢業的他在當兵退伍後曾在重車店及修車店工作過,但因為媽媽長年推動環保,幾年前在一個機緣下,一起來到芎林鄉。就在當地村長介紹120線道旁山口邊的一個古老破舊的三合院時,哲緯突然興起「在這麼棒的地方,一定可以做些事」的想法。就這樣,生活並不富裕的他們就毅然決然地租下了這個名叫「燒炭窩」之三合院,開始過起對一般人來說一點都不簡單的生活。

為了讓生活更趨於自然,他們採用傳統柴燒加熱的方式洗澡,並且開始親手打造這個好一陣子沒人居住的地方,由於凡事都要自己動手作,也因此哲緯開始接觸木工。在當地非常知名之木雕藝術大師曾定榆老師的幫忙下,他們慢慢地改造了燒炭窩的四周環境,並且開始推動在地的木雕藝術課程。這位本來喜歡重機的年輕人,愛上了質樸的木頭。本來不多話的他表示,當看到木頭創作出不同色澤、線條及細緻紋路的作品時,讓人非常喜悅。

不過放棄出外工作,窩在偏鄉從事創作,對一個年輕人來說是件挑戰的事,畢竟他還年輕,有很多長輩總會覺得:好好年輕人,怎不出去工作,養家活口?還好母親很支持他的想法,他們覺得推動手作,其實是在生活落實環境教育,而且還可將在地的工藝技術傳承下去,只要生活簡單一點,日子還是過得去。他們笑說:這是享受竹林邊微風的快樂生活,還將這裡取名為【竹風樂境】。

陳香靜  竹風樂境雨林咖啡飄香

這樣憨人理念也越來越被朋友圈認同。

在外商半導體設計公司任職多年,有22年工作經歷的陳香靜,因為同為荒野協會的夥伴,和陳哲緯的母親本就是多年好友。文靜又略帶浪漫色彩的她,在上班之餘,最喜歡的就是泡杯咖啡給同事們喝,讓自己沉浸在咖啡香中。但由於參加荒野協會,她發現自己常會因環保觀念和自己的工作環境感到矛盾與衝突,於是開始思索這份工作的真正意義。

這幾年,沙勞越荒野協會的創辦人楊耀為了保護雨林,開始推動雨林咖啡,鼓勵民眾購買沒有破壞雨林的咖啡豆。這也突然讓愛咖啡的香靜有了一股改變的動力,在哲緯母親的鼓勵下,她離開了熟悉的工作圈,加入了這個團隊,開始讓這個手作平台的夢想慢慢擴大。

她開始努力精進自己泡咖啡的技術,並且一起進行更多的生活手作課程,在三人的腦力激盪下,他們開始推動取之於環境,用之於環境的觀念,像是規畫結合當地人推動在地食材的課程,或是利用當地盛產的竹子,製作竹吸管,推動減少依賴塑膠的生活,也開始和當地朋友分享更多的環保觀念,像是使用自製的清潔劑,減低對環靜的破壞。他們也邀請了建築工社和當地的老師父,一起打造一個木造環保屋,為了建築經費,一度停停走走,這樣子慢慢地竟也有了雛型。

年紀輕輕的哲緯,說起話來卻很有哲理,他說:很多人說我們沒有規劃就冒然築夢,但現在想想,或許就是很單純「去做」的想法,才能撐到現在。在不久的將來,這裡也將會加入香靜的夢想咖啡,竹風伴隨咖啡香氣,取代過往的炭燒味,但不變的是這裡的人文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