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湖口老街的淒美歲月  

荷蘭屯田  劉銘傳設驛  裝甲兵變

新竹湖口老街的淒美歲月 

文、攝影:鄧榮坤

台灣有許多老街,位於新竹與桃園邊界的湖口老街,雖然沒有九份、三峽、大溪老街知名,但曾經在這個全台第二大鄉迴盪的故事,卻令人難忘,因為曾被喚為「大窩口」的大湖口,一直隱藏著許多淒美的歲月。
隨著時間的推移與歲月的嬗遞,窩口與湖口之間何時畫上等號?無法從太多的文獻資料中找到答案。走過位於楊梅西方,南窩、羊喜窩、糞箕窩三座小丘陵環繞的盆地~大湖口,有多少人知道1887年,台灣巡撫劉銘傳曾在這裡設站,如今,也隨著鐵道路線的遷移,商業逐漸凋零,令人很難想像這裡曾經是人口密集的村庄,也是清朝與日治時期的地方行政中心;蔣家政權時代,最膾炙人口的則是裝甲部隊兵變未成事件。
當時鐵道路線從基隆經楊梅至大湖口後,往紅毛田的方向駛去。紅毛田,竹北的舊地名,荷蘭人佔領台灣時,曾在這一帶屯田耕作,以供養軍隊,所以當地人稱為紅毛田;而鐵路設計之初,當時的大湖口火車站房每天有六班車往返於基隆、新竹之間,每天載客量約為400人。由於生活貧瘠,有錢且捨得花錢買票搭乘火車者,大多數是生活還過得去的生意人,一般靠著耕種幾分地過日子的農民村婦,颳風下雨上街都選擇步行,而長久赤足走過廝守的土地而留下厚繭,也讓兩條腿更習慣於翻山越嶺,習慣於繼續堅持過苦日子的生活!
當時燃燒著煤炭的火車,磨磨蹭蹭從楊梅到紅毛田,一路上穿越稻田與丘陵而去,遠遠望去,猶如一條黑色蜈蚣貼著地面,緩緩爬行。由於必須仰賴炭火燃燒作為推進的動力,加上這一段路的坡度陡了些,火車行經此處時常像喘不過氣來似地,必須花很長的時間才能爬越,加上因路基不太穩固,於是許多傷亡的悲劇就在瞬間的驚呼聲中發生了。
當時治台的日本官吏決定將鐵路改道,經過審慎評估與折騰後,放棄了老街原有的車站,把鐵軌拉直了,路線就是現在的楊梅、富岡、湖口、新豐、竹北、新竹、竹南…一路往南台灣的方向直奔而去!

古廟、老天主堂  象徵時代盛衰

大湖口街有三條,包含街頭、橫街、新街,其中街頭最早建立,其次是橫街,而最晚興建的新街,就是一般人所稱的「湖口老街」;車站易位了,原來設置於老湖口的機關,開始往新湖口的方向移動,留下來的人獨自廝守著這裡的每一寸歲月
,一如老街另一頭歷史久遠的三元宮,於老街興盛時,一直是做生意的好地點,香火鼎盛,四面八方湧入的商人路過時,都會入廟燒炷香或磕頭祈福,如今也因為人潮的散去而逐漸沉寂寧靜。
老街旁,造型特殊的天主教堂曾是大湖口車站所在地。鐵道遷移,車站拆除後,興建了天主教堂,如今教堂已經沒有神父留守,也沒有排著長長隊伍等著領麵粉與救濟物資的群眾了,神父與牧師離開了湖口,教堂就慢慢蛻變為民眾活動與展覽的場所,而挑高地基的設計、紅色的莊嚴大門、兩排昇高的樓梯、拔尖十字架的宗教特徵,比起老街屋舍的和洋混合風格
,有著全然不同的趣味,也記錄著湖口的變遷歷史!
在物資缺乏的年代,老街成為方圓百里的居民到這走動的市集,除了添購日常用品,來此散心的也相當多,除了布店,還有賣糖、賣糕餅、賣茶葉、賣雜糧的、中藥行…尤其是車站附近聚集了許多挑著農產品兜售的小販,買賣盛行,熱鬧的景象還一直存留上了年紀的老婦人心中!
走過老街,古樸建築的騎樓,文明的交易正在進行著,冰棒、客家點心、小孩的玩具、樂透彩券…等待稀疏的遊客上門,熱絡的故事也繼續傳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