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坤山獨創點陶與盤泥   陶藝了得

從傳統神像雕刻華麗轉身

伍坤山獨創點陶與盤泥   陶藝了得

文‧攝影 / 吉台生

「兩岸兩會第11次高層會談」今夏在福州落幕,台灣海基會致贈中國海協會的紀念大禮是陶藝家伍坤山的傑作「吉兆慶豐」。曾獲第5屆國家工藝獎佳作的伍坤山,為台灣現代陶藝摸索出「點陶」和「盤泥」新技法,名聞國內外。
伍坤山1960年生於高雄縣岡山鎮,年幼喪父,母親四處為人幫傭辛苦撫養3個小孩,從小就對雕刻、繪畫有興趣的他,先從雕刻肥皂開始,慢慢嘗試雕刻木頭,國小4年級時正流行轟動全台的黃俊雄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史艷文」

,由於家境窘困,為了賺取零用錢,他靈機一動開始幫同學雕刻布袋戲偶的頭像和手腳。

14歲那年,母親應邀到台北工作,全家舉遷台北,他也放棄未完的中學學業,開始四處打零工分攤母親的經濟重擔,16歲隨板橋木雕師傅郭聯奇學習神像雕刻,展開「3年4個月」的學徒生涯。
傳統雕刻工藝向以表現傳統風格為特色,師徒相授傳承下,學徒一入師門,著重的往往是技法上的學習;為廣泛吸收各家刀法,他常利用每月兩天的休假日,邀同門師兄弟赴萬華三大古剎:龍山寺、祖師廟、青山宮觀察神像表情。

由於早期傳徒授藝者習於「留一手」,有鑑店內師傅不願傾囊相授,伍坤山出師後選擇離開,到竹北拜入人稱「阿其師」的泥塑師傅彭木泉門下學習泥塑。
退伍後,初始在家從事神像代工,後回木雕師傅郭聯奇的雕刻店幫忙,1989年木雕師傅過世,「師傅生前因經營神像雕刻賺了很多錢,但雙眼一閉,什麼也帶不走。」尤其接受委製神像,經常需配合客戶的要求作修改,無法發揮美學創意,長期下來也讓伍坤山對雕刻的熱情逐漸冷卻,決心辭去木雕工作。

金陶獎「評委特別獎」作品    層次豐富

靠著妻子到學校代課賺取微薄生活費,他則延續當年學習泥塑的熱情,開始學習陶藝與窯燒技巧。長達2年的學習過程,他天天窩在工作室實驗釉藥、練習窯燒,期間也以陶藝作品參賽,獎金全部用來購買國內外陶藝書籍研讀

,然而參賽幾次後,他開始質疑:「為什麼國內陶藝的參賽作品,造型都是瓶瓶罐罐,反觀國外陶藝家皆相當勇於透過各種造型表現自己的特色。」

這讓他開始思考創作獨樹一幟,擁有自我風格的作品,1991年,他嘗試「塊狀填色法」;在素坯繪上幾何圖形,在不同的分割圖型中設計圖案與色彩,作品「粉墨登場」、「獵與奔」同年入選中華民國第4屆陶藝雙年展,因而奠定他朝陶藝創作發展的決心,並執意研究出足以象徵台灣質樸、純真,具代表性的陶藝作品。
1994年,他研究出獨創的特殊技法,就是以蛋糕擠花器裝填泥漿擠出泥條,製造層層圍繞堆疊感的「盤泥」技法

,讓作品呈現豐富的層次變化。

就像漆器中的「千層堆漆」一樣,伍坤山利用「盤泥」技術製造堆疊感時,也是要等底層泥條乾燥後,再一天天一寸寸緩緩「增高」,一件作品有時需「盤」上幾個月才完成,考驗嫻熟技巧與耐心。
「盤泥」作品窯燒時,為了避免「立體懸空」的造型變形,他還研發出「懸空窯燒技術」,就是用小土堆作支撐點,小土堆的高度須計算精準,否則會傾塌或變形。
由於造型詭異、質感粗獷,加上「燻燒」技法的運用,整件作品色澤呈現深沉卻豐富的層次變化,「希望之果」1995年榮獲台北市立美術館所舉辦第4屆金陶獎「評審委員特別獎」。

點陶器美感足  成總統盃獎座經典代表
研究「盤泥」技法的同時,他還自創「點陶」技術,結合化妝土和釉藥,在化妝土裡加入少許釉藥作為附著劑和發色劑,以十比一的比例混合而成「泥彩」,在陶板及各種陶器素坯上,以毛筆沾泥彩「點」或以自己研發外型像「滴管」的特殊工具,直接「滴」在素坯上彩繪。
「點陶」作品窯燒溫度需控制在1230度,讓化妝土不會融化,又可呈現釉藥顏色和「凸點」效果,並保有宛如鬥彩的鮮艷色澤,不同的是,少了瓷器的光亮細緻,多了陶器原有的質樸。
2002年,伍坤山受邀以「點陶」為全國中等運動會設計總統盃獎座「勇往直前」;2004年再度受邀以「點陶」為全國中等運動會設計副總統盃獎座「運動高手」;誇張的手部設計,表達運動選手以高超運動技能,超越自我,放眼世界。
這次伍坤山作品「吉兆慶豐」的構思,係源自傳承數百年的台灣原住民與平地農民、漁民之間交換豐收,互利有無的「籮筐會」盛事,作品構圖結合了饕餮紋的吉羊、原住民圖騰,遍地金黃黍米,搭配海藍魚飾,演繹出特有的風土民情,展現「吉兆慶豐」的和諧融洽。
在工法上,伍坤山特別以「點」營造立體感畫面,具備純熟的釉彩掌握,點點滴滴,精準細膩,呈現出如「織錦刺繡」般的華美細膩質感,作品的三足鼎立,象徵兩岸交流往來20餘年所建構和平穩健發展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