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朝宗 首位獲邀德國麥森駐廠華人藝術家

青花配金彩  仿古變當代  創意火紅

許朝宗 首位獲邀德國麥森駐廠華人藝術家

文:攝影 / 吉台生

陶藝資歷超過30年,1978年接手「吉州窯」的許朝宗,擅長金彩、黃金雕塑結合鐵鏽的陶瓷表現,1978年接手「吉州窯」後,曾獲行政院文建會授證「台灣工藝之家」,並獲第6屆「國家工藝獎」。
知名的陶瓷大師許朝宗原是宜蘭人,談起與鶯歌陶瓷的結緣,他笑著說:「這都要歸功我太太!」62歲的許朝宗宜蘭農專畢業,在軍中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由於太座是三峽人,三峽就位在台灣陶瓷之鄉~鶯歌之旁,因此他隨妻子回到鶯歌發展。
當時的台北縣七成住民是外地來謀生的,40年前許多人到鶯歌找工作,自然而然都前往窯廠工作。起初他進入當時頗具規模的陶瓷公司「市拿」負責品管,開始時接觸的盡是碗、盤、鍋等陶瓷用具,他覺得單調又乏味,默想「我就這樣過一生
?」,總認為陶瓷該有許多變化,憑著宜蘭人的傻勁和加倍勤奮努力,兩年內不斷升遷,也累積自己在陶瓷方面的專業知識,汗血換來寶貴經驗,為他往後的陶瓷事業紮下堅實基礎。
許朝宗後來離開原待的陶瓷公司到台北內湖吉州窯工作,沒想到公司股東出了問題,讓窯場幾乎關閉,許朝宗毅然接手,為自己事業和陶瓷延續豐富生命。許朝宗說,他個人歷經台灣陶瓷文化重要變遷,早期台灣陶瓷受中國大陸影響很大,做的多是實用性器皿,如碗、盤、杯等;民國60年台灣經濟起飛,人們吃飽、喝足、穿暖後,就會想到育樂及文化層面,陶瓷因而開始藝術化,也才有了新的境界和領域。
民國70年許朝宗榮獲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傳統與現代陶瓷作品競賽」首獎,受此鼓舞,他的作品愈見精妙,在各種、各項陶瓷比賽屢獲大獎。歷經台灣陶瓷業繁榮、低迷及活力再現等時期,他的系列作品見證台灣陶瓷30多年來的發展。在創作上,除古瓷製作工法及畫工掌握純熟,近年來他更將不同工藝及金屬結合釉藥在選料、置位、退火及素淨等燒窯技巧上獨創一格。
陶土、釉彩、火候  玩弄於掌指間
「陶瓷藝術須考慮到市場」許朝宗說,當年仿古藝術陶瓷外銷衰退,無利可圖,在現實壓力下,他轉做附加價值高的創作商品,要在仿古基礎上創新,因此不論是釉藥、彩繪或造型,都設法突破或改良。他將仿古青花和金彩結合,將仿古瓷造型變得有現代感,把唐草紋飾以金彩呈現,為當時鶯歌陶瓷帶來新風潮。許朝宗的仿古青花瓷,畫工細緻,令人覺得溫柔婉約,且有本土人文情懷;他費盡心思將霧金、亮金結合,創作出金彩系列絢麗優雅,每件作品都金碧輝煌,扣人心弦;
而他展現個人在釉色和燒窯的獨到功夫,製作鐵鏽花系列作品,呈現渾厚沈靜、圓融飽滿,是現代陶瓷藝術另番新境界。
許朝宗的雕塑系列,讓人感動的是能突破不同工藝特性,揉合彼此特質,以瓷燒方式呈現,例如九龍盆凸顯的創作能量,精思巧計,引人入勝;而汝窯系列作品呈現晶瑩如玉,嫻靜出俗,古樸雍容之貌。
2015年,許朝宗獲德國知名頂級瓷器大廠麥森(Meissen)邀請,赴德國駐廠創作,是全球華人中首位獲邀到麥森駐廠創作的藝術家。他所創作的大型陶板作品「蛻變」,也被麥森博物館收為館藏,永久展示。
德國頂級瓷器品牌麥森,素有「白色黃金」之稱,瓷器價格不斐。談起這次受邀駐廠創作,許朝宗以「三顧茅廬」形容,一開始他對前往瓷器工藝進步、知名大廠駐廠創作有些卻步,但在麥森派出高層三度邀約下,他才和太太赴德國麥森駐廠三周,期間除了創作,也有機會參訪這個鮮少對外開放的麥森大廠。
許朝宗初到麥森廠時,也向麥森主管們介紹自己的作品,當他介紹自創的鐵鏽花加黃金雕塑作品「甜蜜豐收」,麥森老闆看到瓶口八隻用黃金雕塑的蜜蜂,觸腳上的花粉、背上細毛宛如真的蜜蜂停留瓶身、栩栩如生,當場露出驚喜表情,馬上起身趨前向他致意。
許朝宗說,當初創作這件作品時,光一隻蜜蜂就花三周時間創作,每隻要花45個小時,非常耗費體力、眼力和時間。靠著精細的工藝,當場讓國際瓷器大廠老闆折服,他自己也相當自豪。
許朝宗長期從事陶瓷創作,自然對陶瓷的歷史、土質、釉彩、火候等極有研究,也很希望能將自學的陶瓷工藝技巧傳給年輕人發揚光大;他在台灣藝術大學、致理技術學院、鶯歌高職等學校兼課任教長達19年,期間還擔任致理技術學院駐校藝術家;2014年升等為專業技術人員正教授的許朝宗,總是盡其所能傳授給學子們,冀望台灣的陶瓷藝術能永遠發光發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