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平王 功過突出一生傳奇多

敢向東南爭半壁 未成功卻成仁

延平王 功過突出一生傳奇多

文、攝影:鄧榮坤

颯颯寒風中,在台南府城閒遊者,或許拐個彎,不意兼即繞進了延平郡王祠與鄭成功祖廟;久遠的故事,如冷風撲面,心頭難免愁悵。一個未能走完成功最後一哩路的王朝,曾經縱橫台海兩岸,最後落政台南這片土地編寫台灣史,攪動中國近代史,也註解一頁蒼涼的悲劇。
臺灣海峽的波濤洶湧,似乎沒有歇息過的風浪,拍打著這座孤島。明末悍將山海關總兵吳三桂,打開山海關引清兵浩浩蕩蕩進入中原,清攝政王多爾袞入北京。當時天下大亂,人心慌慌。鄭成功在鼓浪嶼加強兵士之操練,之後,以臺灣作為反清復明的根據地。鄭成功進入臺灣後,著手將明朝的法律和制度、習慣等引進臺灣,除已設置的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外,改赤嵌地方為東都明京,以示反清復明之決心!國姓爺於佔領臺灣的第二年。因長年征戰,轉戰唐山沿海數地,一生顛簸,命運起伏,操勞過度的鄭成功,於收復臺灣後第二年,不幸積勞成疾,於五月初八日未時,突然咬盡手指而亡,享年39歲!
鄭成功逝後,長子鄭經繼承,由陳永華當軍師,仍無法突破清軍的封鎖與追擊。不久,鄭經因壯志無法伸展,心情鬱悶而病故!鄭經歿後,他的兒子鄭克塽繼位。福建總督姚啟聖保舉施琅為福建水師提督,開始部署對臺灣進兵的戰略。兩軍在澎湖決戰,鄭氏部隊潰敗,鄭克塽率領已薙髮的東寧王國文武百官投降,於是,纏鬥已久的這場爭戰終於結束,鄭氏王朝在臺灣23年的歲月,也劃下了令臺灣人驚嘆與傷痛句點,福爾摩莎經此納入清朝版圖!

出生日本 縱橫台海 逐退荷蘭  嗆聲西班牙  圍攻南京

位於台南的延平郡王祠為清同治13年(公元1874年),福建船政欽差大臣沈葆楨來臺後,接受臺灣府進士楊士芳等人建議,將鄭成功由清朝的亂臣賊子轉為前朝遺臣,上疏追諡鄭成功、建立專祠與編入祀典中;光緒元年(公元1875年)元月
,朝廷准奏,同年即聘請福州師傅,以福州的材料,興建成福州風格的建築,奉祀鄭成功自此可光明正大進行。
日治時期,改為「開山神社」,列格為縣社,開山神社成為日人在臺最早設置的神社,也是二次大戰前日本海外神社中
,唯一從廟宇改為神社的特例。
二戰結束後,開山神社恢復為延平郡王祠,後並由臺灣省政府指定為臺灣史蹟,民國52年(1963)重建,改建為鋼筋水泥的中國北方式建築。
延平郡王祠旁的民族文物館,收藏著許多臺南文物,包括說明臺灣與大陸地緣關係的史前文物、先民生活演進過程,讓人深入了解先人生活起居狀況。入口山門的內面門楣,斗大的「前無古人」四字相當顯目,而現今的延平郡王祠,由祠廟
、庭園和鄭成功文物館組成,祠廟的本體是三進合院類型,由山門、正殿、後殿與兩側廂房組成,主入口位於開山路上,山門前的牌坊,原是日治時期的鳥居,已拿掉最上方的橫樑,延平郡王祠正殿供奉鄭成功,鄭成功塑像是雕塑家楊英風的作品,後殿中央供奉鄭成功的日裔母親。
出生日本肥前國(今長崎),曾經繼承父業縱橫台海,並逐退荷蘭強敵,也曾向屠殺呂宋島華僑的西班牙嗆聲,一度攻到江寧府城(南京)圍困清軍的鄭成功,不以成敗論英雄,除了有太多傳奇,「敢向東南爭半壁」的雄心大志,連康熙皇帝都敬佩。
路過延平郡王祠時,挪出些許時間細心聆賞,在遼闊的庭園中,或可窺見這個功過突出之悲劇英雄,在台南留下的驚嘆與泛黃的史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