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月妹 讓心重新歸零的藝術饗宴

全美青年女藝術家前主席  中西部百大畫家

鄭月妹  讓心重新歸零的藝術饗宴

文/蕭培麗  圖/鄭月妹

往昔傑出豐富經歷  一切歸零再出發 

出身於澎湖的鄭月妹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所,赴美得到雙碩士學位,在美國任教20幾年,曾任美國密西根州芬蘭大學國際藝術學院美術系專任教授和美國萊特建築藝術學院訪問學者。在美期間並曾擔任過美國全國女藝術家協會理事及全美青年女藝術家協會主席。
她的畫作曾列為美國中西部百位畫家。也曾在紐約、舊金山、芝加哥、法國巴黎、里昂、日本京都和台灣舉辦多次畫展。她綜合了中國繪畫的深厚底蘊,赴美後又學習西方繪畫的自由與創意,繪畫的多面向讓她的水墨畫有著當代藝術的創作形式,也有著中國水墨畫深刻反省的人格思想與靈魂。唸佛的她以無邊的眼睛畫出了抽象水墨的視野,一種新的水墨思維,一種「心」的水墨共鳴。

盼自我現代抽象水墨 能有歷史定位 

她總是向內聆聽心情歸零的的聲音,她說一粒微塵有三千世界,我們有無邊無量的心,世界是大夢,我們在夢裡不醒卻又抓不到。我經歷了,我幸運。她的醒悟透過作品傳達,讓人可以思考生命、醒悟生命力量。她說:我活得很簡單,以前很浪費,不停地抓、不停的想致富,她接觸佛法後閉關三年,終於脫去俗氣,她體會到世界是假的,我不拿住、我不抓著,我要分享讓大家知道心可以改變一切。
現代水墨畫受到西方藝術影響,因此常看到的是用毛筆與墨、卻畫出西方重視的光線或比例的畫法,這種只在工具上算是水墨畫罷了。固然當代藝術的特點是自由與創意,也就無所謂現代水墨應該怎樣畫?只要在藝術市場上有人買就是價值,但是現代水墨畫裡如果能夠含有豐富的傳統文化底蘊,較之於只有工具上與傳統水墨一樣則更具價值。
鄭月妹,她學的是傳統水墨,又受西洋美學教育薰陶,在她的用色、構圖和創意中都可以看出這些特質,融合中西又深具西方藝術的美學觀,成為她個人頗具有特色的現代抽象水墨畫。

不狂墨不渲染 讓畫面具抽象親近感

她的用色溫潤含蓄頗具古意,大量的花青、赭石、配以石青、石綠,是中國傳統山水畫裡最常用的,中國畫論有言,舊人畫樹以藤黃入水墨內,畫枝幹便覺蒼潤。又說畫中花青,用處最多,顏色最妙。她的畫就是表現了這些中國傳統礦物顏料的妙與美,不用狂墨、不用大力渲染,讓畫面多了抽象的親近感。其次就構圖而言,她有多幅抽象山水中似乎有著范寬溪山行旅圖三段構圖的影響。畫幅中低處的矮樹與最高處聳立巨大山峰,形成視覺上壯闊的天地,令人停頓駐足再思考。她不資華飾、創意自我、挺生筆下,近景裡有風景、遠景裡有話語。用印落款幾乎多在下方角落,呈現傳統方式的莊重。
在創意思想上,她在畫上刻意安排幾許方塊,有橘色、黃色、藍色、白色和綠色,這些正色跟礦物色的花青、赭石、石青
、石綠形成視覺上強烈的對比,一種古代和現代交會的視覺。彷彿讓無法進入抽象水墨的賞畫人,可以追隨方塊的腳步,逐步進入畫心、進而品味畫意。畫中也見到一些彎曲綜錯的線條,有種勾起觀賞者反覆情緒的導引效果。佈局中每每見到她想要以抽象實現引人深入思考的用心。

藉由善巧之門 讓觀者體會生命能量

她的水墨作品有前瞻性,更有心靈反芻的力量,為讓人體悟生活中「歸零」、「減法」的意義,她刻意畫上正方形鮮豔的色塊,在意象上是「回」字的圖像,內在的意義卻是藉由佛學中的『善巧之門』架構出欣賞者與抽象水墨間的橋樑,讓觀者進入抽象中體會其間表達的無窮生命能量。
2012年,她的作品即被美國的畫廊推薦選列為美國中西部的100名畫家,畫作被出版在美國  “100 Artists of the Midwest” 書中。共出版過7本畫冊。她願意放下在美國20幾年的耕耘,回到自己的國家台灣、卻像一個新的畫家,在市場上也願意以一才2.3萬的市場最低價出售,她說她的心並未執著,因為她有一個想法是希望越來越多人因為買她的畫而賺大錢,更重要的是可以透過她的畫相信心可以改變這個世界、謙卑的認識生命。
鄭月妹,是值得了解與期待的畫家,她對生命的深層是不停止的探索與分享,她期許自己未來能把現代抽象水墨畫帶到世界藝術市場,也能走出自己的歷史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