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飲軒」茶研所 古今紫砂名壺賞珍

宜興茶器   土胎、作工、風格、創意巧思    獨冠群倫

「玥飲軒」茶研所  古今紫砂名壺賞珍   

南方生活報採訪小組特別報導  圖:曾旺鑫攝

2014年5月18日,北京一場「紫砂春華~近現代紫砂臻品」拍賣會上,製壺大師顧景舟手作《九頭咏梅茶具》以250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加計佣金達2875萬元,刷新宜興紫砂壺拍賣天價紀錄,震撼壺界。

顧景舟一生創作近百品種壺中,絕大多數為光貨,花貨較罕见,光貨即未有妝點,講究線條簡約的素器,花貨強調取材自然主題之創意巧思;《九頭咏梅茶具》呈現出顧景舟創作花貨的風格與功力,因而深得厚愛。

茶、咖啡與可樂係當今全球三大飲料;論歷史、飲用人口及文化底蘊,非茶莫屬。

相傳茶發現於神農氏,成書於前公元2世紀《神農本草經》記載:「神農嚐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浙江餘姚田螺山遺址還出土了公元前4000年的古茶樹。到殷周時,茶不僅用作藥物,且逐漸成為飲料,從此後人沿襲喝茶的習慣。陸羽《茶經》既有「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聞於魯周公」的記載。

至於由產自江蘇宜興之紫、綠和紅色三種基本泥構成,統稱紫砂泥之紫砂茶壺,宋至明正德之後,方始普及,主要是紫砂壺特殊的雙氣孔結構,能吸收茶香茶色茶味,使用越久,泡出的茶雋永醇厚,越是香醇。紫砂壺因其吸色吸味的特性,故有「一壺不侍二茶」之說;上等宜興壺遂廣被收蒐羅典藏。

1956年,江蘇省府任命顧景舟、任淦庭、吳雲根、裴石民、王寅春、朱可心、蔣蓉等7位紫砂工藝先進為技術輔導,開啟了新一代手工紫砂陶藝創作的培育和傳承,月薪約幾十人民幣;台灣封稱「七大名家」,中國大陸則謂之「七大老藝人」。

文革期間,百業怠廢,宜興壺產製一度沒落,一些古壺、好壺流落香港;兩岸開放探親前後,諸多名壺轉售台灣;近些年隨著大陸經濟崛起及中國拍賣市場的熱絡,宜興古壺或近現代名壺因而暴紅。

清代名壺文風煥發    創意特色迥異

14億中國人大多有泡茶,既然時興品茗,再好的茶葉沒配幾把好壺,講話可也大不了聲;然而,古壺名壺畢竟極其有限,供需嚴重失衡下,宜興傑作自然飛揚暴漲,即使想收幾把夢幻紫砂,還得碰運氣,不是有錢就隨機可買!

台北「玥飲軒」茶研所主人,出身貿易世家,兩岸開放後因業務需要在上海住居10年,本身學藝術的他,向來對文物品味獨到,只要古意典雅或特色煥發的文物,皆能吸引他的目光,由於家中擁有高山茶園,故對宜興紫砂古壺或名家製壺,情有獨鍾,曾不時走訪上海與蘇杭一帶茶行及文物店尋寶;1989年並成立「玥飲軒」茶研所,與愛好品茗、壺藝等同好切磋。

歷經多年研究及蒐藏,「玥飲軒主」除了對紫砂研究心得豐富,也擁有幾把獨具風格或特色響亮的夢幻逸品。

在介紹諸壺前,他先開章明義強調:「賞壺者要有文化素養,作壺者需有人品基礎 」;他解釋,沒有文化素養,若非不懂品味,就是糟踏了壺藝的精彩,而由於好壺有限,假壺氾濫,故製壺的人,更需講究道德人品,切勿虛妄欺偽,心存非份令人受騙。

「玥飲軒」典藏的精品,上溯明末清初,近涵現、當代名家傑作,年代傳承有序,彷如一部宜興紫砂史。

對於壺器的辨識鑑賞,軒主強調,款識僅供參考,因作假者手法日益精進,款誤多係假,但款對未必是真,還得細觀土胎、作工、特性、火氣與時代風格等,不可獨一而論。

他首先端出解說的藏品是清初(雅寒)印長六方壺,異於一般之正六方,外形雄偉,傾倒茶湯時,流力當必強勁,應屬功能性創作。

接著亮相的是把壺底銘刻「 法造方圓  士崇古德 氣樸度大  得者厚福」四句詩文,鳴遠落款的方壺,這把銅器風格的紫砂,土胎特別,火氣消退,造型敦厚,方正大度,壺底圈足採圓角潤飾,具相當特殊美感,完全符合前清一代名壺宗師陳鳴遠的創作風格。

另把清中期文豫製作之官帽兼融葫蘆造型的原胎壺,皮粗胎厚,但「品若梅花香在骨   人如秋水王為神 」的詩銘,刻劃有力,野放自在中

,卻又隱涵期待朝官之心意;此壺無論造型及壺具厚重,均異於近現代重薄胎及典雅之風尚,算是少見時代奇器。

朱泥小壺精巧典雅    台灣最懂欣賞

落款(陳文居製作)外表遠看粗獷,近觀松針浮現,細膩有緻,壺底陰刻詩句「日有酒一餐   朝夕茶三循    樂乎僊乎  文居 」 ,十足文人風格 ,可謂是清三代時期佳作。

另把陳文居落款的茶器,因清三代時期瓷器發達,宜興紫砂壺不尚風行,而顯其珍貴。

再如清中期詩文 「 怡情合於泉 清德行之善 僊蠡居主人  添臺清供作」的菊瓣壺,一般皆圓菊瓣,此壺為方菊瓣,以當時條件製作此等四方菊瓣壺,處處皆挑戰,算高難度之佳作,造型更是優美可愛。

隨著清中晚期大陸的對外開滬,宜興曾外銷一批紫砂壺;「玥飲軒主」拿出的(仲美製)款之外銷花貨,特色是為了討洋人喜好,特把線條優雅的花葉圖案立體化妝點在紫砂壺上,造型符合時代風格,在那個時代也相當具開創性;不過「玥飲軒主」強調,外銷壺工藝雖精美,但因多係接單出口,故皆是托款,若屬名師作品,現今叫價數以萬計。

他指出,清中末陳文斜落款壺,外表平實,但用壺功能講究;清末紫砂(惠孟臣製)款,壺把鈐景記印,刻銘「 一包杏花紅千里」的  正紫砂色壺,款識為雙章,一姓一名;清末底款(荊溪美中)的朱泥壺,壺皮細膩,線條流暢,造型飽滿穩重;其他清末壺還包括水平印,底款「 林間暖酒燒紅葉 逸公製」的朱泥壺,清末民初(福記)六方壺,以及民國初年,雲溪精舍(陽春根)竹節壺等,雲溪精舍是路子瑜的閒章。

至於1950~60年代文革前的紫砂,計有當時的(宜興惠孟臣製作)款標準壺、(墨緣齋意堂製作)款,壺內浮印福記之朱泥薄胎標準壺,以及(墨緣齋意堂製作)款,外表不起眼,但壺皮銀亮,款章分明,壺內浮鐫福記之標準壺等;標準壺顧景舟有作,但極少見,尤其朱泥薄胎,稜線清晰,實屬精品 。

「玥飲軒主」表示,壺藝名師每人風格迥異,像顧紹培壺,一生收納於茶譜者7、800把而已,其壺土胎不作過,印章小於0.05公分,特質明顯;故賞藏紫砂壺除了聽名聲,還得看工藝與開創性,同時兼顧個人特質及時代風格。

再如中國大陸講求霸氣,對朱泥小壺看不上眼,香港因慣飲普洱解油膩,對小壺也沒興趣;唯獨台灣藏家懂得欣賞朱泥小壺的雅緻精巧,同時喜以烏龍沖泡獨享孤寂,所以收藏紫砂,還得兼顧地域風尚。

總之,賞壺玩壺,要多看、多聽、多比較,多閱覽,以及上手體驗;不過,物有物緣,有時稍略猶疑,好東西一錯過就沒了。

曾旺鑫
之前在中國時報擔任 Journalist,就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系,來自臺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