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大王吳振瑞金碗案 屏縣府出書平反

夫人派與太子派人馬傾軋  遭囚2年

香蕉大王吳振瑞金碗案  屏縣府出書平反

圖文:林沛媞

1960年代是臺灣香蕉的黃金歲月,當時臺蕉在日本佔有90%以上市場,不僅每年為國內賺進6000萬美元外匯,也造福高屏地區數十萬的農民,而主導臺灣香蕉外銷日本的重要推手,就是出生於屏東市頭前溪畔、人稱「香蕉大王」的吳振瑞。

但1969年爆發的「金碗案」(又稱「剝蕉案」),讓正值事業高峰的吳振瑞因案入獄,屏東縣政府為此收集史料、訪談多位相關人士,終以官方名義出書為整起事件平反,他的兒子吳庭光還特地從澳洲趕回參與新書發表會,並承諾如果政府願以其父之名開闢一條道路,將願意投資250億元建設南台灣。

談起金碗案,不少老一輩蕉農都不禁淚從中來,當年時任高雄青果合作社總務副理蔡坤山指出,因為香蕉外銷成績亮眼,青果社獲利豐厚,1969年正值20周年慶時,吳振瑞以800多兩黃金打造金杯、金碗、金盤送禮,卻被指控貪汙舞弊。

「哪有什麼貪汙!」現在還有許多人忿忿不平,直指根本是國府夫人派(蔣宋美齡)與太子派(蔣經國)權力鬥爭的犧牲品,高屏地區眾多青果菁英也無辜牽連入獄,最終10多人被判刑,吳則入獄2年多。也使得臺蕉外銷日本的數量一落千丈,扼殺數十萬農民生計,香蕉盛世從此一去不返。

有青果社幹部印象深刻地回憶說,當年吳振瑞向承審法官表示,如果有5%的蕉農說我剝削,那我寧可自殺謝罪;抑或真的要判刑,也請判我一人就好,不要把其他人捲進來,讓當時在庭上的同事感動不已。

坊間雖然有一些書籍記錄整起事件,但屏東縣政府還是首次以官方名義出書平反,吳振瑞次子吳庭光與88歲蔡坤山也一同出席回憶蕉案的始末,現場不少當時同樣入獄、至今已白髮蒼蒼的農民見證,拿著書本不自覺就落淚。

年賺6千萬美元之台蕉  從此一蹶不振

屏縣府文化處長吳錦發說,為了落實轉型正義與平反先賢血淚,縣府出版由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補助的《金蕉傳奇:香蕉大王吳振瑞與金碗案的故事》,這是目前關於吳振瑞與金碗案最完整的著作,編寫者黃旭初長期致力白色恐怖與人權議題的探討,此次遍訪金碗案相關人士或家屬,並附有數十張珍貴照片,讓讀者重溫吳振瑞傳奇的一生,也對於獨裁政權罔顧基本人權的種種事蹟有更深切的體會。

吳還說,此書是「轉型正義」的里程碑,希望透過這本書讓後代見證人權運動與爭取民主自由的艱辛歷程。

新書發表記者會現場,由聲樂家吳振瑞三子吳庭和演唱「農村曲」,緬懷父親以及那個年代辛勤的農民,而吳振瑞次子吳庭光則回憶蕉案的始末與影響。許多受難者家屬與民主運動前輩更遠從澳洲、美國等地回到屏東,提醒後人這段不容被遺忘的歷史。

吳錦發指出,金碗案影響高屏地區數十萬農民,是戒嚴時期牽連最廣的白色恐怖事件之一,而金碗案的著作則是屏東落實「轉型正義」的里程碑,不僅是緬懷高屏青果菁英如吳振瑞、李塗鎮、蔡坤山、羅清源等人當年無私為農民謀福利的風範,而香蕉產業更在高屏地區的歷史發展佔有重要地位;另外,許多民主前輩如林豐喜、邱連輝、邱茂男、蘇貞昌都是當年奔走平反金碗案的要角,見證人權運動與爭取民主自由的艱辛歷程。

屏東縣長潘孟安還特地為本書寫序,他談到,過去國府利用媒體把吳振瑞汙名化成剝削農民、十惡不赦的「蕉蟲」,但他聽民主前輩們講述平反冤案的歷程,以及下鄉聽基層講述,都是對於香蕉大王的感念以及蒙受冤屈的不捨,繼金碗案之後,縣府仍將繼續推動「轉型正義」與恢復「歷史真相」的工作,還給先民應有的公道與正義。

還說,我們相信過去先賢吳振瑞可以將台灣的香蕉變成台灣經貿的主力,未來,我們也可以靠著生物科技的發展,再造台灣經濟的另一個榮景。唐太宗的貞觀政要說:「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在緬懷先賢吳振瑞的輝煌事蹟之餘,期待我們能夠以農為師,讓屏東的產業經濟更貼近土地的脈動,與人民的生活,再創新的高峰。

台灣香蕉風光銷日,一貨櫃一貨櫃的出海,當年被捧為「金蕉」,順勢帶動南部地方發展,在地酒家林立就是具體指標。

《金蕉傳奇》編著者黃旭初表示,當年香蕉外銷全部都需要透過青果合作社,只要把寫有「青果社」的信封朝外,每個員工都以在此上班為榮,堪稱走路有風,風光程度不輸當下的科技新貴。

而當年,旗山農會曾是台灣現金存款最多的農會,鄰近港口、農會的街市更是酒家茶室林立,有人說,蕉農最喜歡穿沾有蕉汁的汗衫上酒家,而衣服上沾的「香蕉奶」多寡,代表口袋的深淺,蕉漬愈多,意味愈有錢,陪酒小姐就愈爭相坐台。

但金碗案後,國際財團大舉在菲律賓等地種香蕉銷日,台灣香蕉的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香蕉王國美名也就成了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