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三義 獲國際慢城認證 全台第二

木雕重鎮  鐵道文化懷舊地標

苗栗三義 獲國際慢城認證 全台第二

文、攝影:鄧榮坤

義大利奧維托(Orvieto)國際慢城總部(Cittaslow HQ)今年初通過苗栗三義鄉成為國際慢城認證,6月25日將參加在葡萄牙維澤拉(Vizela)舉辦的國際慢城大會會員證書及旗幟授贈儀式,苗栗縣將成為台灣唯一擁有兩個通過國際慢城認證的幸福城市,而另一座城市為南庄鄉!

慢城運動起源於公元1999年的慢食運動。慢食是對速食文化的反思,代表著一種生活哲學,強調從過度追求速度而破壞生態環境與人類健康的環境中,重新找回平衡,在非以犧牲經濟效益來換取緩慢生活型態的前提下,以生態保育、健康為出發點,積極推展觀光旅遊、文史保存及城市基礎建設,以提升生活品質的系列革新運動。

以木雕聞名中外的三義鄉為知名鐵道文化意象,也是全國木雕重鎮。現代就讓我們一起走進這座慢城的溫馨歲月,感受另一番靜謐的文化之美。

1935年4月21日,清晨6時02分,霧濃中天色還未完全亮,大安溪北岸的關刀山激烈搖晃著,還在夢裡熟睡的都被這陣激烈搖晃而震醒。芮氏規模7.1的強烈地震,從關刀山向島嶼四方蔓延,位於龍騰村的磚造橋樑,也出現了猛烈搖晃。沒幾秒,勝興車站附近的魚藤坪橋塌磚落,扭曲與鬆脫的鐵軌也如箭矢般震毀掉落…

這座與日本長野縣信越本線碓冰嶺眼鏡橋相似的魚藤坪鐵路橋,位於台灣縱貫鐵路最高、最陡、施工難度最艱困之路段,當地人又稱它為龍騰斷橋。當時的橋樑跨越魚藤坪溪,為當時縱貫鐵路上最大的拱橋。由於橋樑壯觀優美,據說還一度成為當時台灣總督府積極宣傳的政績。

地震後,台灣總督府官員親臨現場勘查後,在舊橋下游80公尺處,另外興建了新的魚藤坪橋;於是,舊橋也緩步走入歷史,但優美的紅磚斷橋歷經數十年風霜,已逐漸成為舊山線代表性地標,不論是從斷橋半殘拱口望向新橋,或依傍著斷橋的滿山油桐花,均忠實記錄著歲月的傷痕!

斑駁的木雕老街  等待人文氣息的重新雕琢

緩步於斷橋旁之魚藤坪鐵橋,以相機記錄著附近山林的春天,而這裡曾經是舊山線火車行經之路線。如今,也因為鐵路的改道而被廢棄於一旁。但沒有列車經過的鐵軌仍然往前方延伸而去,遊客踏上了鐵軌眺望斷橋時,時光似乎也靜止了。如今的斷橋依然古樸之外,也是經歷了二次地震的活見證,所以引起各方的關注,經過一連串繁瑣的古蹟審查,已評定為縣定古蹟;之後,文建會指定為震災紀念物,苗栗縣政府也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公告指定為縣定古蹟。

古蹟,多麼輝煌的藉口,讓許多人因為它而感到驕傲。多年後,我們又來到了魚藤坪溪南岸的樹林,從這裡往前望去,隱約看見了斷橋遺跡。遺跡已經過整理,有一條步道及跨橋可以通往南岸;然而,震毀的斷橋卻成為當地人心頭沉重的地標?三義木雕街的疏落人群,因為木材透過機械化的雕琢而難以顯現師傅精湛的手藝時,也逐漸離開了。當道路兩旁的木雕店擺售的木雕產品之造型都十分相似,而差別只在於些許價錢時,很難自許多興沖沖的遊客臉上讀到心靈的驚喜。

被大量製造的木器以批發價格淪落於木雕街,值得被收藏的價值也因此而滑落,乏人問津之餘,蒙上薄薄的一層灰塵;於是,在三義的街道與山區逗留,看到的是遊客臉上的失落與倦容,似乎看不到更深更廣的人文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