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龜山 賞鯨、遊島、踏浪、聽故事

海面17種鯨豚 海底火山能量十足

宜蘭龜山  賞鯨、遊島、踏浪、聽故事   

文、攝影:鄧榮坤

每回路過宜蘭,眼尖的遊客會發現,在蘭陽平原逗留,只要無山丘阻擋之處都可看到如一隻已逾百年的海龜,蹲伏於福爾摩沙海域,令人想起多年以前,16世紀時期葡萄牙水手經過臺灣的心境。

水手繼續在臺灣東北角一帶逐浪航行。遠方海面出現了一座島嶼,島嶼上綠色山峰與如地毯般平鋪在梯形斜坡上的蒼翠林木,讓水手驚喜之餘,喊出了「Formosa(福爾摩沙)」的讚嘆!這是16世紀時的臺灣。400年後,一群又一群的遊客從蘇澳烏石港搭乘賞鯨船出發,等待與10公里外的島嶼邂逅。

在海上航行,鯨魚會哪個方位出現,難以掌握。賞鯨船上,遊客側著身子,露出滑溜溜的眼珠探尋鯨魚蹤跡,有些人還透過望遠鏡搜尋,自浪花中辨識鯨的行蹤。目前全世界的鯨豚有79種,曾經在台灣海域逗留的有27種,而出沒於龜山島海域的鯨豚種類多達17種,數量可觀,常見的海豚有短吻飛旋海豚、長吻飛旋海豚、瑞氏海豚、瓶鼻海豚、真海豚、熱帶斑海豚、弗氏海豚;常見的鯨魚有偽虎鯨、小虎鯨、虎鯨、小抹香鯨、抹香鯨、領航鯨。

船繼續在龜山島海域兜著圈子,等待鯨豚出現。

這是一座孤懸於海中的火山島嶼,民間傳說中,龜頭會噴氣,龜尾會擺動,而使得許多人相信它是一隻活的靈龜。長久以來,龜山島海底世界披著神秘面紗,龜首處的海水經常呈現黃濁的陰陽海現象,空氣中也濔漫著硫磺味。龜首的硫磺礦藏量豐富,由噴氣孔噴出大量硫化氫和二氧化碳, 形成龜島磺煙,後來因硫磺礦崩陷沒入海中,流出的硫磺在沿岸形成黃濁海面,不斷冒出煙霧。所以,從很遠的地方可以見到白色氣泡從海裡湧出,越接近,硫磺味道越濃,許多傳說於風中盪了開來。

唯一信仰媽祖移駕  觀世音菩薩即位

當賞鯨船緩緩停靠在碼頭,碼頭附近的海水清澈見底,許多不知名的魚群在潔淨海域嬉戲,讓踏上島嶼的腳步非常自然地緩了下來。除了肅守的海防部隊與每日限量的遊客外,這裡似乎已經沒有住民了。30年前,島上住民曾經多達700餘人,後來因為島上物資缺乏、交通不便,想繼續在這裡生活相當不容易,於是紛紛移往台灣本島,而龜山島也於1967年被劃入軍事管區,將龜山人集體遷村移往現大溪仁澤社區,遠離鹹澀海風的生活。

龜山島不大,無法養活必須在這裡繁衍生命的族群,於是,曾經在這裡生活的住民選擇了遠行,帶著細軟離開了浪濤聲響個不停的島嶼,只留下了帶不走的拱蘭宮、荒廢的磚瓦屋以及冷落的心情。

龜山島普陀巖是一座離島的廟宇,原名拱蘭宮,恭奉天上聖母媽祖,曾經為島民唯一信仰中心,1976年,居民集體簽村後救被廢置了,經當地駐軍改奉觀世音菩薩,也更名為普陀巖。早期的拱蘭宮興建於1845年,廟中最早的奉祀僅為一個香火袋而無神像,後來因為島民多以捕魚為業,於是將主神改為媽祖,以保護漁民在海上的安全。目前,龜山島上保留的拱蘭宮為1966年重建,10年後,龜山島居民遷離原居地,在大溪港附近定居後,發起遷廟,將留在龜山島上的神明遷到大溪,並將原廟頂燕脊尾敲毀,以示該廟宇已完全遷移廢廟。今日龜山島拱蘭宮因媽祖遷奉頭城仁澤新村(今為龜山里),後經當地駐軍改奉觀世音菩薩,遂更名為普陀巖。

賞鯨船在回程時晃盪於浪濤中,遊客望著遠方的烏石港,海風依然鹹澀,遊客臉上多了一層倦容。站在甲板上,透過望眼鏡眺望遠方,映入眼眸中的龜山島枕著浪枕著風也枕著遊客的驚喜,而那面迎風飄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仍然擺盪著,島孤人不孤的精神標語於陽光下閃著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