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新川 成功研發抗黃葉病的大北蕉

蕉癌  威脅全球360億美元產業

黃新川 成功研發抗黃葉病的大北蕉 

圖文:林沛緹

2016年4月,一場關於香蕉產業的全球高峰會悄悄地在美國佛州舉行,近千位長期研究香蕉的專家從世界各地飛來,罕見地這場國際會議,不同以往早早就決定場地與時間,反而到最後一刻才從哥斯大黎加改為邁阿密,根據《英國衛報》報導表示,大會那麼小心翼翼原來是要避免與會者透過鞋底的土壤,將黃葉病帶進拉美,那樣全球高達360億美元的香蕉產業可能面臨價格飆漲、小型業者失業的困境。

當美國會議盛大舉行的同時,隔著太平洋、距離當地超過1萬公里的台灣最南部城市屏東,也有一場堪稱極具歷史意義的香蕉發表會正進行著。前台灣香蕉研究所所長黃新川2年前以體細胞變異原理,利用北蕉作為母本,培育出新品種「大北蕉」,不僅比傳統北蕉產量高出2成,更重要是具有黃葉病抗體,香蕉研究所將它視為是近15年來最重要的突破,首次發表,就吸引10家外銷廠商跟數十位農民前來見證,預計今年9月就能對外販售蕉苗。

2場關於香蕉的會議,唯一共同點就是「黃葉病」,現任台灣香蕉研究所所長趙治平博士表示,香蕉黃葉病又稱巴拿馬病,也就是鎌刀菌萎凋病,透過土壤、水和遭污染的機具傳播,首見於亞洲地區,接著逐漸擴散至部分澳洲、非洲和中東地區,幾乎消滅了東南亞香蕉,導致印尼出口銳減,菲律賓、中國、中東和非洲部分地區的蕉農損失慘重,其中又以全球最普及的香蕉品種「華蕉」受創最重。

1990年代黃葉病在東南亞再度爆發,新發現在東南亞原生的4號小種能感染香芽蕉,使香蕉產業再一次面臨危機。2014年4月,聯合國糧農組織就發布消息,全球香蕉產量已因香蕉黃葉病病原菌的擴散而大幅減少,部分香蕉出口國面臨危機。

趙治平說,香蕉一旦染上黃葉病,老葉的葉緣就會先行黃化,然後逐漸向中肋擴散,導致葉柄下垂,接著葉片黃化情形會向上部新葉發展,嚴重時整個蕉株就會枯萎或折倒。黃葉病病原菌可經雨水、灌溉水流動及土壤移動而散佈蔓延,很容易就讓整片蕉園發生病害。而一旦蕉株感染病原菌,蕉農將面臨失收、歉收的損失,即使蕉株能存活抽穗,但對香蕉的產量與品質,都會產生負面影響,尤其是從品質來看,等於失去外銷價值。

新種發病率極低 收成多20%

由於病原菌可在土壤中存活長達40年,讓產業人士對黃葉病肆虐憂心忡忡,更給它一個可怕的封號「香蕉癌症」,全球近千位專家齊聚美國,除了亟欲制定計劃防止疾病擴散,也正著手開發耐真菌的香蕉品種,但有專家在會議前就悲觀表示,目前尚未完全確認哪些品種足以對抗黃葉病。

趙治平強調,這幾乎無藥可醫的病,全世界生產香蕉的國家幾乎都投入大筆金錢跟心力,金額都是數十億美金在計算,只期待找到抗病的植栽與解藥,但幾十年來多無成效。台灣也曾嘗試培育新品種,以前曾經培育過「寶島蕉」、「台蕉5號」、「台蕉7號」,但新品種有些抗病力佳,產期就得拉長,不然就是會影響原有口感,要維持與現在市售最普遍的「北蕉」產量又兼具抗病,還有一大段差距。

而累積25年不斷研究及豐富的選種經驗,黃新川終於成功培育對黃葉病有抗體的「大北蕉」,黃表示,他是從北蕉組織培養變異篩選而來,再由趙治平與研究人員黃昭寰、魏彤兆一同進行田間各項試驗觀察,在同一重病蕉園中,北蕉的發病率是66.8%,大北蕉僅1.8%,且傳統產量比北蕉高2成,收成期也幾乎相同,對於蟲害造成的水鏽、成熟斑也不會出現,幾乎集所有優點於一身。

黃新川以「可遇不可求」來形容成功育種的心路歷程,他說,香蕉無法製造有用的花粉和沒有種子,只能進行無性生殖,必須透過育苗方式栽種,加上現代大量種植的香蕉基因都是一模一樣,所以變異難度相當高,他激動地說,這次成功突破瓶頸,相信能帶動國內香蕉產業的高潮。

趙治平對於大北蕉的外銷前景則是有所期待,他說,香蕉一直是台灣最重要的農業生產項目,在60年代中,更是一種創造外匯、繁榮農村經濟的主要農作物之一,當時一年外銷的量約4萬公噸,而讓台灣香蕉產業由絢爛趨於平淡的主因,就是黃葉病普遍發生導致的失收,加上菲律賓的平價香蕉成功銷日。目前台灣香蕉則以內需為主,外銷總量僅4千公噸,約是總生產量0.5%。

但他相信,兼具品質及產量的大北蕉品種,可望提高外銷數量,增加農民收入。這場發表會後,從事香蕉種植超過10年的蕉農李世統期待地說,黃葉病非常容易在土裡蔓延,自己以有機方式種植,要克服黃葉病都得靠植株一代一代自行產生抗體,而如果一塊地染病嚴重就必須放棄、重新覓地種植,農民就怕的就是找地,假使大北蕉真有抗體,那以後就不用花心思在找地,對農民來講是一大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