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痴龔泰文 將白色台灣阿嬤幻化為綠婆婆

陳麗珍 苦守有機筍園18年

蘭痴龔泰文 將白色台灣阿嬤幻化為綠婆婆

圖文:林沛緹

堅持,有時候是短暫的賭氣,但對有些人來說,卻是賭上一輩子的時間,投注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或許有人笑他們傻,但朝著夢想前進,每個辛苦經過後得來的甜美果實,又何嘗是一旁訕笑民眾可體會的,讓我們一起來看看2個屏東傻瓜的故事。

受到歐元貶值,加上荷蘭蝴蝶蘭技術興起,近年台灣蝴蝶蘭外銷嚴重受阻,有40年蘭花培育經驗的屏北社大老師龔泰文,透過染色體突變,成功將台灣原生種「台灣阿嬤」的純白花種改變成綠色品系,希望藉由新品種發表,重新打響蝴蝶蘭王國的美名。

說到龔泰文不能不談到他對蘭花的癡迷程度,擔任屏東九如鄉農會推廣股股長的他,10歲的時候,因為阿姨送了他一本蘭花書籍,讓他從此走入蘭花世界,10歲時試種的「黃金石斛」到目前仍存活,當時僅以蛇木板種植,而且也只有澆澆水,沒想到過了近40年還健在,甚至在2004年北玄宮上帝公蘭花競賽中獲得總冠軍殊榮,注定他與蘭花結下一輩子的不解之緣。

年過5旬的歲龔泰文說,會種蘭花只是興趣,不是用來賺錢,以推廣及欣賞為主。更強調,第一盆花保留下來係紀念也是懷念,一直要求自我種花必須求進步,10餘年前決定在家鄉九如鄉耆老村北玄宮,固定於每年農曆三月初三舉辦蘭花展及比賽,為上帝公祝壽,也是吸引蘭花同好一齊切磋交流。

談到這裡,他對蘭花的期待與不捨突然湧現,龔泰文指出,台灣培育蝴蝶蘭技術純熟,過去以外銷歐洲為主,但隨著歐元貶值,加上荷蘭蝴蝶蘭培育技術興起,幾乎分食我國歐盟市場,使得外銷通路受阻的花卉全都傾銷回台,導致產地價格崩跌,嚴重衝擊產業。

「現在是台灣蝴蝶蘭的低潮期」,正當產業沒落之際,他以自身育種經驗,將台灣蝴蝶蘭特有種「台灣阿嬤」的白花成功透過染色體突變,研發出「綠花」的新品種,且花期相較以往品系來得持久,盼能以此再次打開外銷通路。

堅持友善種植 兼顧生態環境維持

龔泰文說,「台灣阿嬤」在純白的花朵盛開下,花條會帶有淡淡的綠色線條,他就是透過授粉過程的突變技術,將綠色帶到整朵花上,且經過10年的不斷交配研發,如今終於看到成果。以一般花種一盆市價200元,先前有人開價10萬元他仍拒絕割愛。

龔泰文坦言,產業沒落國人沒有悲傷的本錢,只能透過不斷研發,吸引國外買家目光,不讓台灣被國際市場遺忘,更盼能重新擦亮蝴蝶蘭王國的金字招牌。

當初因健康因素考量,屏東市筍農陳麗珍18年前投入有機種植,每天起得比別人早、收成卻足足少人一半,事倍功半的情況下常被親友嘲笑是「憨人」,丈夫林振輝原本也不認同,最後被妻子堅持所感動,一起挽袖務農,學習利益自己、也利益眾生。

每日天還沒亮,就看到陳麗珍騎著摩托車自己來到筍園,從除草、抓蟲,啟動一天的行程。她笑著說,當年為了環境及自己的健康,毅然決定決定不噴農藥,頭一、兩年只能用災難來形容,當時每天有抓不完的筍蟲,只要竹筍被咬後,品質就大受影響,連帶也影響收入。

每天忙得滿頭汗,但自己的園區每到下雨後又雜草叢生,其他人就笑說,何不用殺草劑除一除就好?她只是笑笑回應;家人也對她的堅持感到不解,不過18年來始終如一,漸漸地通路打開,以往竹筍盛產期跌到1斤30、40元時,她還是賣到80至100元,終於讓人看到成果。

實際走到陳麗珍筍園,可以看到青蛙跳、鬆動的泥土挖開就有蚯蚓,夏夜還有螢火蟲飛來飛去,她堅定地說,噴灑農藥的土地絕對硬幫幫,這就是友善種植的成果,辛苦付出的收穫不只是每年收成的竹筍,還有生態環境的維持。

每年5至9月是綠竹筍主要產期,屏縣種植面積約有450公頃,而屏市海豐主要產區目前只有陳麗珍一人成功申請有機認證;近年有人陸續詢問種植方式,讓她的堅持看到曙光,她也建議農友,先嘗試不用除草劑,就能對友善環境邁開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