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公園  重現榮景歡慶百年誕辰

曾是台灣最大、府城共同記憶

台南公園  重現榮景歡慶百年誕辰

詹伯望/撰文.攝影

雖然不是最早開闢,但台南公園在1917年完工時,卻以廣達15甲的幅員,號稱是全台灣面積最大的公園。今年,市府以一連串的活動,為它慶祝百歲誕辰;焦點則是,請來日本京都的庭園師北山安夫重新配置公園北方高地的流瀑區,在6月17日開園紀念日當天順利通水,多年未見的泉水汨汨流下層層疊巖,重現當年美景。

台南公園裡有一座燕潭,古代傳聞常有燕群在潭面翔集,也因為這裡有水池、高岡,又位在城外,可以節省土地的徵收費用與建築補償費,只要略作調整即可。民國四十年代,台南市文獻委員會選出此地的「燕潭秋月」為台南八景之一。

當年是由造園師井澤半之助設計,台南廳技師島田宗一郎監督,前後花了五年施工,跨越了松木茂俊和枝德二兩位台南廳長。設計之初,將文元溪上游的燕潭擴建為大小兩池,築造亭榭,營建假山,設置瀑布,引進日式庭園造景,是府城第一座有近代意義的「公園」;也鋪設了運動場跑道,經常舉行棒球比賽,是第一座帶進運動概念的公園;更飼養猿熊動物,是台南第一座微型動物園。

台南公園西側原有的運動場地,太平洋戰爭後期,闢作野戰醫院。林間樹下,構築防空洞、防空壕,供民眾緊急避難,戰後猶存。後來都市向外擴張發展,大型場館尚未出現之前的民國四十至五十年代,這片大型草地成為馬戲團、國產品展覽會最佳場地,加上中秋賞月全家總動員,不知裝盛了多少男女老幼市民的珍貴記憶。

如今這片草地已遍植羊蹄甲樹木,其實,這裡還是前清台灣最高軍事總司令部總鎮署的一部分,前兩年還有零星的碎瓷破片出土,地底極可能尚有遺物待掘。至於狹義的文化資產,園內有取材硓■(造字,左石右古)石且造型特殊的台南公園管理所、重道崇文牌坊兩處直轄市定古蹟。公園東側有台灣府城大北門遺址,古城垣沿燕潭南側,踅向西北,伸往公園路321巷一帶。

老樹林立    最佳生態教育基地

民國六十四年間,台南市政府標售吳園北側的市立圖書館基地,由遠東集團興建華納威秀影城,並從台南公園北面劃出一片基地建新館,還建了一座育樂堂,後者成為重要活動舉辦場所,直到文化中心完工後才逐漸退居二線。又過了兩年,兒童科學博物館也在市圖西側興建完成。如此蠶食結果,台南公園只剩下12公頃不到。

戰後復員,難民流離失所,發揮防災概念,台南公園成為棲身首選,周遭違建林立,防空洞與防空壕被據為住處與工作場所,直到民國五十年代,市政府才清理拆除完畢。在這段時期,公園也有人占地為王,分割區域,環潭私設茶座,出租小艇,狀甚幽雅,卻帶來嘈雜髒亂;各式攤販則在園內外流動,也是公園大患。市政府欲施霹靂手腕卻被告上法院。

民國六十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公園逐漸復原,獅會團體與民間公司獻建涼亭,最著名者為南紡吳修齊氏;他早年體弱多病,遵醫囑每日公園散步,竟爾霍然痊癒,先後捐建自強亭、早覺亭與念慈亭,獲前後三任省府主席林洋港、李登輝、邱創煥題字,可謂當代紅頂商人典型。

與念慈亭並建者尚有念慈橋,因占潭面過大,頗引議論。如今涼亭平日已成為老人聚集下棋鬥勝場所,而燕潭一帶遊人如織,多見家長假日帶孩子划船。至於外籍勞工,也都以台南公園為約會見面地點,紅男綠女在此休閒唱歌野餐,日落方歸。

另外,越來越多的羽球團體在公園內圈地自用,引起護樹團體抗議,認為民眾每天在大樹之下用力踩踏,土壤硬化,有害樹木生機,經市政府協調,取消多處私設球場,總算讓老樹得以稍稍喘息。盤點園內的老樹,被列入台南市珍貴樹木名冊的金龜樹、雨豆樹、菩提樹、鳳凰木等老樹多達78棵,值得市民加以寶惜,讓它成為認識自然的生態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