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湖庵大悲出相圖   佛教、文保界殊勝結緣

珍貴藻井彩繪    修復捐贈佛陀紀念館

龍湖庵大悲出相圖   佛教、文保界殊勝結緣

撰文:蘇正國          照片:佛陀紀念館、蘇正國

位於高雄大崗山百年古剎龍湖庵大悲樓,今年七月開始拆除重建,住持印悟法師決定將三座珍貴的彩繪藻井捐贈給佛陀紀念館,並由如常館長商請文化部文資局施國隆局長支持,由文資局所屬的「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展開與時間賽跑的文保工作,進行全程的3D影像紀錄與攝錄影、科學調查研究和專業保存修復,以及包裝落架技術等協助,終於讓罕見的三座穹窿頂木構藻井及其上的彩繪大悲出相圖等珍貴文化藝術,得以完整被保存下來,並已於日前完成藻井結構與內部彩繪的專業暫時性加固後,安全地運到佛陀紀念館。

 

未來佛館將依據文資中心專家所提出的建議,按部就班地進行相關工作,並計畫出版專書、舉辦研討會與展覽,以及向高雄市政府申請登錄指定為文化資產,這次由國家專業團隊主動積極的協助三座藻井移地保存的成功案例,除了為臺灣佛教與文化藝術史增添一段佳話之外,也讓臺灣在文保的路上成功地又向前邁進一哩路。

 

龍湖庵現任住持印悟法師表示:「龍湖庵創建於1908年(日治時期),是台灣第一座專供女眾修行的大叢林,目前仍有76位比丘尼住眾」。該寺副殿大悲樓於1961年落成,印悟法師16歲入庵修持,曾親見當年大悲樓建造時,來自臺南的畫師用心彩繪大悲出相圖的情景,相當殊勝。

 

印悟法師說:「由於大悲樓要原址改建,龍湖庵法師們認為應把穹頂式藻井作品捐給佛館典藏。當初與佛館洽談時,館長如常法師原本建議由佛光山協助找專家製作木框加固,暫為保管,等重建完工後再重新安裝在新大悲樓,但大悲樓改建工程建築師認為藻井創作與新建築風格不搭,因而全體住眾又會商決定,仍捐佛館典藏。雖有些不捨,但想到以後還可以在佛館看見藻井,就覺得很放心。而藻井藝術作品捐給佛館典藏,能和更多人結緣,相信佛祖也會很歡喜。」

 

建築與裝飾藝術融合西方、日式與閩南風格

 

如常法師表示:龍湖庵因為「千家寺院聯誼」而和佛光山結緣,二個多月前接到寺方想捐贈珍貴文物穹頂藻井藝作的訊息,經過再三溝通確認無法原地保存,因而商請文化部文資局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主任李麗芳組成專業團隊展開協助,李麗芳除了親自就藻井上的彩繪大悲出相圖與佛典故事等圖文一一進行比對與研究分析外,並與中心的研究同仁就清潔與暫時性加固方法、未來的修復與展藏方式等提出專業的建議,首次現勘後就完成二十多頁的計畫書,令人讚嘆國家公僕對於文化藝術的承擔與使命感。

為了讓文資中心策畫推動的這項文保工作之意義與價值更為各界認同,文資中心期間還分別邀請了對於宗教建築知名的李乾朗教授與成大的林宜君博士,以及深入臺灣宗教彩繪研究的蕭瓊瑞教授一起到龍湖庵見證相關調查與修復工作,大家對於龍湖庵的建築與裝飾藝術所見證的臺灣在該時期融合了西方、日式與傳統閩南風格的宗教藝術與歷史文化,發出讚嘆之聲。

 

林宜君博士指出,龍湖庵大悲樓的三座藻井不同於臺灣多數以斗拱形成槓桿原理的藻井,其「穹窿頂」趨近宋式《營造法規》的鬬八藻井,在臺灣相當罕見。李乾朗教授現勘時也表示大崗山龍湖庵大悲樓中座藻井,在宋《營造法式》稱為陽馬板型式,陽馬板作法在臺灣罕見,原本林口的竹林寺藻井及現存大直劍潭寺正殿藻井雖有,但都不比龍湖庵大悲樓藻井有三座之多,也沒有珍貴的大悲出相圖,因此甚具有保存價值。另臺灣寺廟現存較多為樑枋及泥壁彩繪,龍湖庵大悲樓為木板藻井彩繪,具有稀少性價值。藻井與天井板用來採光及換氣的24個欄間均為實木細工,表現出1950年代臺灣木匠工藝,從風格形式推測欄間師傅應有日式木造建築之經驗,透雕的蓮蓬與蓮藕等佛教藝術裝飾,精采而罕見。

 

 

與真正屬於台灣土地與歷史的宗教藝術對話

 

如常法師說明:「原地保存」是保存文物的最理想方式,既然現實狀況不允許,佛館樂於承擔「移地保存、延續文物生命的重任」。如常法師指出:後續的工作,包括繼續請文資中心專業人員協助清潔修復外,佛館計畫出版專書與舉辦研討會,研究最佳的展藏方式等,希望讓彩繪藻井風華再現,讓來到佛館的國內外觀眾有更多的機會認識與欣賞真正屬於台灣這片土地與歷史的宗教藝術。如常館長說:佛光山繼「金身合璧」捐贈佛首回河北博物院後,很高興也能為保護臺灣宗教文物的保存再度盡一分心力。

 

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主任李麗芳表示:大悲樓彩繪藻井的作品不同於現存寺廟常見的壁畫或是樑枋彩繪形式的大悲出相圖,其名相註腳完整,具有歷史性與稀有性。「大悲出相圖」從源流上來說,與千手千眼觀世音大悲心陀羅尼有密切關聯,以《大悲心陀羅尼經》為圖文藍本,再加上菩薩像,共有88幅,藻井上還繪有16幅佛典故事與詩偈警世語等,共組成104幅圖像,另再加上8幅象徵永離八難之苦的幡蓋共計112幅圖文,從中座開始分別向龍邊與虎邊繪製,足見當時供養護持者、寺廟住持以及彩繪師傅的發心與大悲願心。

 

李麗芳主任的研究調查指出,前述大悲出相圖彩繪藻井藝術作品,約有60年歷史,從彩繪風格與咒語圖像之排序中可見繪者不以臨摹為本,勇於突破傳統的創意與虔誠禮佛之用心,每尊菩薩開臉法相莊嚴而教化寓意深重,咒語等文字則以隸書風格呈現,雖無落款,經過研究比對後判斷與臺南留日畫家蔡草如的存世作品相似度甚高,蕭瓊瑞教授現勘後也持相同的看法。

 

具有豐富經驗並負責藻井外部加固與落架的大木作師傅蕭勝壬說,他從業40餘年尚未見過如此建築構造,以檜木層層堆疊後的彩繪相當罕見,尤其以不拆解藻井,在有限的時間與經費和人力下要完成完整加固落架與包裝運送,還是首度的大挑戰。主要聯繫與負責這次任務的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陳俊宇也表示,這是他負責過的保存修復工作中,難度與規模最大的一次。林保堯教授與黃翠梅教授在看到黃裕順導演為文資中心掌鏡的珍貴畫面後,不禁感動地跟李麗芳主任說: 「太美了!你們在為臺灣書寫歷史」!

 

筆法流暢,設色雅緻 ; 技術精良,工法精美

 

蕭瓊瑞教授於現勘時指出大崗山龍湖庵整體建築結合東西文化元素,以磨石子工法為主崁入諸多匠師創意,是一座深具時代特色與工匠手氣的寺廟建築。大悲樓藻井彩繪為臺灣罕見實木結構,配合樓名,以大悲咒(大悲出相)為內容,筆法流暢設色雅緻,應為臺南知名畫師蔡草如或其流派匠師所繪,深具保存價值。八卦形的中座之外,兩側藻井各依東、西、南、北四方位各繪幡蓋及菩薩,底板未經披麻捉灰,但顏料保存狀況良好,可見工匠施工技術精良,亦具保存研究價值。殿中四面點金柱,亦以磨石子工法塑成,並崁對聯,工法精美,對於龍湖庵法師們能接受文資中心的建議保留於原地日後重建於新建築中,深表認同。蕭教授指出這些宗教藝術雖然沒有被指定文化資產,文化部文資局卻能立即介入輔導協助保存,民間各界更得以參與,齊心配合,深具意義。

 

龍湖庵大雄寶殿的「紫竹林中觀自在 落伽山外法無邊」對聯文字深深觸動著李麗芳主任的心,她期待藉著這份文保因緣讓移到佛館的藻井彩繪繼續承接「大悲出相觀自在 佛光山外法無邊」的使命,除了感恩這次佛館如常法師的信任及所有參與的同仁、木作師傅們、導演、雲科大的實習生以及佛館志工們共同的願力,更期待讓未來每位來到佛館的觀眾,能夠從保存下來的藻井彩繪本身,看到屬於臺灣共同的生活、信仰、藝術與歷史文化,更重要的是,從無畏風雨級挑戰的文資中心同仁身上,證明臺灣文保的軟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