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芳宜  用生命演出真實的自我

美雜誌列為最引人注目25位舞者之一

許芳宜  用生命演出真實的自我

攝影/陳景清

常被形容「用生命演出」的國際舞蹈巨星許芳宜,22歲大學畢業後,隻身拎著一只皮箱遠赴紐約加入舞團,四年後成為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被譽為美國現代舞之母瑪莎.葛蘭姆的傳人,美國《Dance Magazine》舞蹈雜誌列為「最引人注目的25位舞者」之一,並成為封面人物。

「回首25年的職業舞者生涯,一個人在紐約奮鬥,孤單心情是必然的,這一只皮箱就一直跟隨著我」許芳宜說。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邀請許芳宜,帶著全新製作《Salute》於9月29日 、30日首度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出,這也是許芳宜25年舞者生涯以來,首度率領自己的舞團及創作在高雄演出。

許芳宜從陪伴她走遍世界各地多年的舊行李箱中,拿出穿到多次縫補之媽媽給的毛衣,以及從臺灣寄到紐約,她最喜歡吃的花生糖,箱裡裝滿了心情、顏色、情感與人的溫度。

「媽媽常叫我把破舊毛衣丟了,但我還是一直留在身邊,因為它有一種味道、溫暖的溫度,媽媽不知為它縫補了多少次」。

許芳宜坦承隻身在紐約,曾面對過一次巨大的失落,當時在臺灣的父親電話中告訴她:「如果覺得累了就回來,在臺灣沒有什麼不能做的,我們重新開始。」這番話讓許芳宜知道她會繼續在紐約跳舞,「因為我有堅強的後盾,支持我再繼續」。

 

《我心我行》道盡舞者旅程和內心獨白

 

長年在外的許芳宜,直到現在還是會希望臺灣與紐約的距離再壓扁一點,每次往返國際,心都是糾結。

她說,過去是用自己的身體為別人創作許多故事與角色,宿命般持續不斷地為了熱愛的舞蹈工作離開家、離開臺灣,拖著一只大皮箱和一個時而堅毅、時而疲憊的身軀獨自孤行。

今年,她將這些年累積的心情與對藝術的想像,編成作品《我心我行》,一段關於舞蹈的旅程和內心獨白,而身體也是自己另一個朋友,很多傷、很多的復原、很多的學習,這次「要用自己的身體說自己的故事」。

《Salute》節目壓軸就是許芳宜新編創的《我心我行》。在這支雙人舞中,舞者互相模仿彼此動作,有如角力賽,卻時而像是相互陪伴。這場身體的旅行,是現年47歲的許芳宜,與自己身體的對話,完成自我理想中的一段旅程。

25年職業舞者生涯的每一天,面對演出與排練,許芳宜用備戰的狀態準備自己的身體與心理,從未鬆懈。她表示,她把每一場演出當作最後一次演出,雖然不知道自己還會在舞台上多久,但她堅信自己的舞台不只有劇場,「舞還要繼續跳,只是未來的舞台和方式轉換了」。

有一次,許芳宜在紐約餐館拿到寫有「港灣是船的避風港,但這卻並非港灣被建造的目的」(A ship in harbor is safe, but that’s not why ships are built.)的幸運餅乾,這也正是許芳宜自己的生命。

許芳宜經常給年輕舞者發揮空間,並將自己追尋夢想的勇氣、歷練,傳承給所有熱愛表演藝術的朋友,許芳宜說:「大手牽小手的目的是,放手」,她要將裝滿夢想、勇敢、信念,以及各種想像、可能性的大皮箱傳承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