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開翔   透過畫筆記錄中正路的脈動

珍惜生活中稍縱即逝的事物

鄭開翔   透過畫筆記錄中正路的脈動

圖文:林沛緹

藝術家透過畫筆勾勒所見,畫的是人性、畫的是情感,有時也是想捕捉一些迅速失去的什麼!

在台灣,幾乎每座城市都有一條中正路,其中屏東市中正路被記載是市區最早發展的街廓,承載著歷史軌跡,但近20年街景快速轉變,屏東在地畫家鄭開翔便突發奇想,透過畫筆與顏料,嘗試留下整條街廓目前現有的完整樣貌,也盼喚醒市民對於鄉土關懷的省思。

根據統計,全台共有197條中正路,累加起來的距離超過484公里,而這條路對於屏東市民來說,幾乎是每日必經的交通要道;鄭開翔表示,以前縣內最重要的政府機關包屏東縣政府、市公所都曾座落此處,如今被百貨公司及美術館所取代,且都是近20年內發生的事。

感嘆城市變化的速度太快,他決定利用8周時間進行創作,畫下眼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模樣,刻意從中正路與福建路街口開始畫起,「因為這是整條路的起點,」也因為當初鄰近公家機關,所以林立不少刻印店,「從這些店就能輕易看到時代的脈絡」。

第一、二幅畫都是獨自在街口完成,當畫到第三幅時,身邊開始出現同伴,是主動提出要一起作畫並記錄城市的陌生人,頓時成為街角另一抹風景。

一系列畫作已在今年8月中旬完成,鄭開翔有感而發表示,這些記錄「中正路」的作品,其實想提醒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珍惜生活中稍縱即逝的事物,目前我們身邊有許多文化及建築正在快速消失,但人們往往忽略身邊的幸福,把擁有視為理所當然,等到失去後才開始後悔。

除了經典的中正路速寫,當時配合屏東鐵路高架化工程,屏東市最後一處車行箱涵通道正在進行拆除階段,市民口中的貓洞即將成為歷史,鄭開翔也在施工期間以每日一圖方式進行創作,此舉不僅留下城市脈動足跡,也用自己方式紀念回憶。

 

黃釋以  厭世圖刻畫人生  意外走紅

 

舊時為讓居住鐵路兩邊民眾可方便往來,特地在火車鐵道下方的地表向下淺挖,讓人車得以通過,因為經過總會稍微低下頭來,「貓洞」別名也如此而來。

鄭開翔強調,貓洞是屏東人共同回憶,自從鐵路高架後,包括平交道、陸橋連續遭拆除,有人用文字、或以拍照記錄,他則利用最熟悉畫筆來速寫歷史,10天工期每天花2小時記錄,從拆遷到舖路開通,一共畫10張圖。

每日繪圖角度不一樣,這段時間連工班休息也會關心繪圖進度,待拆除告一段落,改由鋪設工班接手,工人還特地跟他道別。

他說,最後一張道路開通圖刻意以黃色及紅色調配色,想營造張燈結綵慶祝感覺,把期間蒐集10張畫作同時攤開來,其實很有感觸,就像畫出城市脈絡及自己成長回憶。

另位擅長人物畫像的台南大學視覺藝術系畢業生黃釋以,今年歷經畢業及就業的徬徨,竟突發奇想,拿著畫筆畫下病懨懨的自己,看到完成圖後自己笑了出來,之後陸續接案畫了近20張「厭世圖」,讓厭世少女名號不脛而走。

黃釋以自嘲說,其實自己不笑的樣子會給人有距離感,且長得一副厭世的樣子,她雙手一攤,「沒辦法,我媽就把我生這樣子」,也老早就習慣了。

正值人生轉捩點,加上求職不順,竟意外生了一場病,正好想起日常生活中身邊友人不時抱怨學科被當、老闆扣薪等不如意的瑣事,才發覺原來每個人心中都有厭世的一面,於是展開一系列創作;「其實作品與本身有著高度的投射」單純把性格裡的這一面放大,不過她強調,「我本人沒那麼厭世啦!」

被畫完的友人看到成品出爐那一刻,多會噗吃一笑,彷彿壓力都釋放了,黃釋以說,繪畫對自己而言,就像一種紓壓工具,對於畫中主角,也能帶來同樣效果,就讓它順勢成為混亂世代中莞爾一笑的插曲。

認識厭世少女多年的王品超說,剛開始接觸這個人覺得她怪裡怪氣的,問話都不答,整個頻率很不對,直到相處過後才知道她只是回答的簡短,「確實很有藝術家性格。」

自己也嘗試被畫了一幅厭世畫,王品超表示,只要遇到煩躁的事,確實就是這副厭世臉,畫出來正視內心的自己何嘗不是好事,也警惕說,心中的魔長這樣,取決要不要將它放出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