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善禧  藝術人生堅持傳統到底

重彩大師  畫中氣韻、情韻非凡

鄭善禧  藝術人生堅持傳統到底 

文 /圖蕭培麗

堅持文人畫是繪畫的極致表現

今年八十五歲甫獲第一屆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美術類「國家文藝獎  」得主的彩墨大師鄭善禧,長鬍飄逸,身著布衣,樸實而幽默,畫如其人,其彩墨畫裡可讀到他豐富的純真情韻;文人畫的精神在其重彩畫中融合時代盡現眼底。

這麼一位真性情的大師,說起話來直率、鏗鏘有力,他說:別人說反對文人畫,他認為文人畫偉大。文與畫互為表裡,一是外表一是內在。文學是內在,外表是圖形,畫是無聲的詩,詩是有聲的畫,世界上所有的畫中,文人畫是極致的。

文人畫詩、書、畫三者合一,他的書法、繪畫和詩文才情豐富,渾然天成跟他的家庭背景和養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他的父親五十幾歲得子,特別珍惜疼愛,苦心教導他寫字,又找人教他畫畫。兒時的他看到畫畫好玩,紙上勾出型態,桌子上紅綠藍的顏料有趣,就這樣玩起來的。後來書法、素描就成為他畫畫的兩個支柱。

儘管時代不同,畫壇受西方繪畫影響,漸漸的毛筆不受重視,鄭善禧大聲疾呼重視毛筆。他強調『毛筆具有特殊性與美感,中國人畫畫特別優厚,因為用毛筆畫畫,軟性毛筆與全世界油畫的刷子或是鋼筆比較,皆沒有毛筆的這種細緻;毛筆有彈性,粗的毛筆可以橫掃一片,細的可以畫出一根頭髮。他說全世界最好的筆就是毛筆,含水量有濃淡,而中國書法是東方特殊藝術,楷、草、隸、篆,無一不可揮毫,各個書家有自己的個性寫出自己的結構。』

毛筆是中國文人畫的重要條件,詩書畫三者合一,此種形式即使在兩岸也已不多見。但鄭善禧以其深厚的文學書法修養,完成一幅幅令人讚賞的文人畫作。於是即使在當今一片現代抽象畫風裡,他還堅持:『人家抽象我就不抽象,人家反對文人畫,我就說文人畫偉大。文與畫互為表裡,文學是內在、外表是圖形。畫是無聲的詩,詩是有聲的畫,世界上所有的畫中,文人畫是極致的。』

濃墨重彩  文以表裡,畫以表象  

他的重彩濃墨畫上常常也寫滿了書法,呈現文人畫精神表現以及他個人對情之抒發與書法的熱愛。畫面常有令人出其不意的境界。他重視情韻,如果說書法和素描是他繪畫的兩大支柱,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情韻則是畫裡的靈魂。文以表裡,畫以表象。他說:看甚麼有情感韻味就畫什麼,樹有樹的生態,石頭有其質量。

氣韻的領悟是他好學的收穫。就讀師大時他曾拿一幅畫給溥心畬老師看,畫的是狼狗,溥心畬看後題『宋人寫生不識氣韻在也』。他說當時就摸摸鼻子走人,知道老師不喜歡他的畫,老師其實是說他應該要懂氣韻再寫生。從此他尊師所言,畫要有氣韻。後來鄭善禧體悟到老師說的氣韻實為情韻,因為大地物不有情,無情不存在。情韻很難理解。遠山含笑,招客松,都是情韻;無情不存在,所以浩然之氣,就是情韻,難以言說,可以意會不可言傳。

他的創作題材多元,山水、人物、玩偶、民俗、文人畫、書法…,還在教學相長間自創皴法;他回憶故宮前副院長李霖燦曾說中國有一種骷顱皴,但請問張大千未得知,他認為石頭是毛筆書法的結構,於是他畫出一種皴法,自嘲說是豹紋結構。這幾年他還創作一些民俗、童玩、偶戲等彩墨作品,有趣生動、墨趣豐富,較之以往更多於墨色。色彩鮮艷有濃濃的趣味性和視覺感,他說顏色要重,濃墨重彩才有精神。但儘管如此,他的人物畫依然不花俏,他說畫像是勾像一樣,不是照相,藝術性在其韻味,耐人尋味細細咀嚼。

儘管文人畫留白,他的海總是密密的波紋,但是其情韻和思想脈絡仍見胸懷灑落的儒家思想,中國古代文人畫多是從老莊高人逸事,忘情世俗,鄭善禧是尊儒家,而繪畫是綜合學習。

難能可貴的是,至今還到陽明山公墓在溥心畬老師墓前叩首,不只在畫裡,在他的人生裡札札實實的文人畫精神。他的藝術與人格精神令人尊敬;他曾自嘲自己是個乖寶寶說:別人說反傳統,他則要堅守傳統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