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台南地院 獲國家文資保存獎

戰前台灣三大建築之一    華麗精美

原台南地院 獲國家文資保存獎

詹伯望/撰文.攝影

第四屆國家文化資產保存獎的「保存維護類」獎項,頒給國定古蹟原台南地方法院,理由是這座具有巴洛克風格的法院建築,是一個見證了台灣司法變遷的歷史場域;它和總統府、台灣博物館同被視為日本時代的台灣三大建築。

日本統治台灣後,先將台南地方法院設在前清安平縣學孔廟故址,後來則徵收馬兵營連橫家的產業,興建了這座第二代的台南地院,建築之精美,讓它在民國八十年成為第一棟被指定為古蹟的日本時代建築。

這棟建築由知名的台灣總督府技師森山松之助設計,採用了巴洛克時期以來,西方常見的建築語彙,東側主入口的門廊為古典山牆形式,中央有兩根獨立柱,兩側各有一組三根方柱,合為八根;正門門框上端有代表皇室的勳章飾。裡面的門廳更為華麗,中央部分就有十二根柱子,每三根一組,每根柱子又分為兩部分,上有凹槽,下為勳章飾。

從室外觀看,門廳頂上的圓頂,擁有巴洛克風格拱圈,而鼓環上的圓頂本體也是八角形,每個角都有牛眼窗,被認為是日本時代建築中最富動感的精采作法。惟圓頂損壞嚴重,整修時由四位匠師耗時半年,一片片抽換銅瓦後,讓光線從上方藻井流瀉,莊嚴優雅。

西側的次入口,古典形式的門廊有簡單素淨的八根柱子,左右各有一組兩根圓柱和一根方柱,中央則是獨立圓柱。山牆的處理亦甚簡單,與主入口形成對比。次入口門廳上原有一座高塔,惟在民國五十年代因被鑑定為危險建築而拆除。而老一輩府城人傳說,圓頂和高塔一矮一高,有如城隍爺座前專抓歹徒的七爺八爺,很有警世作用。

兩入口之間的屋頂,為馬薩式屋頂,舖設魚鱗瓦,並開牛眼窗。整修後,爬上貓道,可近距欣賞木屋架結構。地院後方尚有一獨立法庭,以橋廊相接,小巧玲瓏,頗為精緻。

市府擬改歷史館     司法院拒絕

修復台南地院東側時,建築師比對日據時期平面圖,發現可能另有洞天。經打穿牆體,才發現日據時期用於放置天皇夫婦照片的「奉安所」,比一般學校機關的奉安空間還大得多,整修後現作多媒體室。

司法院耗資近二億元,整修這座國定古蹟,並規劃作為司法博物館,現在裡面的司法常設展,可看到歷來重要的司法案件資料,例如1915年台南發生噍吧哖事件,被捕者近二千名。台灣總督府在台南地院開設臨時法院,專門審理此案,結果被判死刑者達866人,但因日本國內反應不佳,總督安東貞美遂以慶祝天皇登糧為由宣布減刑,但已有首謀余清芳等95名執行絞刑,是日本時代規模最大、牽連最廣的一宗刑案。

二二八事件中遇害的湯德章律師,二戰結束前兩年即向日本的台灣總督府登錄執業,事務所開設在台南地院附近林百貨店東側。地院古蹟重新啟用後舉辦的司法文物特展,有台南地院檔案室保存的湯德彰律師登錄及被註銷登記,暨軍事審判死刑判決書等相關資料。這份判決書,卻極為罕見的缺公文字號、審判長名字、公文大印、日期,與一般司法公文書格式不符。

經過前後十三年的考古、設計與施工,原台南地院的修復工程竣工啟用典禮在去年十一月間舉行,同時展開「地院古蹟風華特展」,當時的台南市長賴清德應邀致詞,當著司法院長許宗力的面,指出人民信任司法的比率已至十幾趴,批評司法界愧對台灣人民,司法文物展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改革的決心,光做表面沒有用。多位法界重量級人物當場臉上三條線。

幾年前台南市政府就一直想將台南地院爭取過來,改作台南市歷史館,但司法院斥巨資修復這座古蹟,豈容南市撿現成?一直不肯答應。賴清德當面放砲與此不無關係。如今賴神高升行政院長,且未來行情可能繼續上漲,台南地院的命運何從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