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古城  褪色的百年歷史棋盤

全台唯一倖存所有城門者

恆春古城  褪色的百年歷史棋盤

文、攝影:鄧榮坤

雖然已秋分了,南台灣的氣溫依然悶熱,炙熱的風燙得肌膚有點疼,願意走近南門城的人似乎少了。被道路圍困著的城門,在穿梭的車潮中學會了沉默,喑啞的恆春小調,已很難再聽見了。

恆春舊名瑯嶠,百餘年前,這裡因「牡丹社事件」而引燃了砲火,日本派軍隊進出恆春,當時的清政府欽差大臣沈葆禎巡撫琅橋時,發現這裡的山勢雄偉,攻守俱宜,四季如春,奏請築城以防敵人輕易進出。於是,恆春縣城於南台灣屹立於風中,而這裡是屏東最早的縣治,也曾經擁有東、西、南、北四道城門,還築有城臺、城樓、炮台四座。

沿城周圍築有千餘個城垛;如今,城垣大部分還在,但因居住環境改變,城牆多巳破壞,只留四個城門尚屬完整。

恆春古城的城樓為了因應當地炎熱的氣候,多了一個俗稱亭仔腳(抱廈)的設計,讓昔日曾經戍守於此的士兵,有個可以遮陽的地方,而每一座城門都有一座砲台;多年以前,古城有一條護城河,這條河除了防禦功能外,當時挖出來的土也用來築牆,遺憾的是,隨著年代的變遷,四座城門只剩東門還保存著這條河。

陪著我們在城門兜風的中年男子,是從國中退休而目前投入地方文史工作的老吳;望著在風雨中逐漸褪色的場景,他似乎沒有太多的笑容。

恆春,是清朝在牡丹社事件之後所設的恆春縣縣治所在,興建於光緒元年10月18日(公元1875年),是臺灣現存城池中唯一保存所有城門的。恆春古城都保留著雉堞,突出的設計讓城牆更具造型之美,也有防衛功能;遺憾的是,只剩一垛在西門城而已。老吳說,恆春古城規模大小從東門到北門長540公尺,北門到西門有560公尺,西門到南門有720公尺,南門到東門的距離最長,有730公尺!

阿嘉的家  掩蓋所有文史記憶

抵達南門城時,陽光依然炙熱。南門是四個城門中結構保存最為完整的,還保留有拱形城門及周圍磚砌的城牆,城門上築有飛簷式的牌樓。南門是進入恆春內最容易看到的城門,從墾丁方向進恆春會經過南門,但有多少人願意為這座城門而歇腳?

恆春古城於清光緒元年選定城址後,城內街道呈丁字型,昔日北門為正門、是古城之官道。當時的南門有「明都門」之稱,其餘三門僅稱東門、北門、西門。城門外有壕溝,於城門處設有橋樑,而各個城門之間設有砲臺。在城內挖掘五口水井,分別位在大街、縣署西轅門、風神廟前、縣署後與南門。縣城裡較為熱鬧的地區在西南部,主要街道有縣前街、西門街、打鐵街、南門街、客人街、東門街、北門街與土地公街。

路過電影海角七號拍攝場景「阿嘉的家」,往南門城的路更近了些,許多遊客在阿嘉的家之場景前古樸粗胖的大郵筒,拍了幾張照片後就拐個彎回去了,很少人會拭去臉與脖子上滯留的汗水,繼續走向不遠處的南門城。

豔陽下,繼續走向南門城。古城邊榕樹下的三、五老人,圍繞著正方形的棋盤,沉默地看著兩人對弈著,眼神隨著棋子移位而轉動,遵守棋盤內那行「觀棋不語真君子」的叮嚀中,緊閉著嘴,也不在乎周邊遠了或近了的腳步聲。

走過南門城,繁華已落盡,紛紛攘攘的悲歡雖然在風雨中褪色了,依然可以窺見猶存的韻味,如已逾青春歲月的婦人,依然可以在她們臉上綿密的、折疊的皺紋中,窺見昔日的風華。遊客們對這座古城的漠視,令人難免有點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