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益瑤   在台首展瑤情寄遠   風情別樣

日本倫雅美術賞得主   抱石千金

傅益瑤   在台首展瑤情寄遠   風情別樣

文圖: 陶朱太史

10月28日下午,台北國父紀念館冠蓋雲集,除了台灣水墨畫界幾位大咖,更多的是遠從中國大陸、日本、美國、亞洲及歐洲等地趕來出席畫展開幕酒會的藝文界、媒體高層與拍賣業等貴賓;這場盛會~「瑤情寄遠」的主角是傅益瑤女士。

除非熟諳日本畫壇,一般對傅益瑤不太熟悉,惟若提起中國近代繪畫巨擘暨美術史學家~傅抱石,兩岸稍有涉獵水墨藝術者,無不知曉,傅益瑤即是傅抱石的三女 。

1970年畢業於南京師範學院中文系學習古典文學的她,幼承庭訓,喜愛傳統文化,最得父疼,因而時隨其父與張大千、林風眠及林散之等藝文名士往來,相交甚篤。大學畢業後她曾短暫服務於杏壇,由於深受父親耳濡目染,加上頗有藝術慧根及個人愛好,1978年她乃進入江蘇省國畫院習畫創作。

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後,經鄧小平親自批示,傅益瑤成為首位公費留日生負笈東瀛,並跟隨先父足履,進入東京武藏野美術大學日本畫系深造(前身為傅抱石就讀時的日本帝國美術學校),取得碩士學位後再入日本東京藝術大學平山郁夫研究室,師從平山郁夫,以及鹽出英雄和青山杉雨等名師教導,在原有中華水墨基礎上,更進一步萃取吸納日本繪畫藝術之精髓。

承繼父風,跳出父風,都很吃力

在日本最初的十年,作為水墨畫家的傅益瑤十分艱難,因戰後日本漸全盤西化,水墨畫在日本早已被邊緣化。傅益瑤遂下定決心,要讓日本藝術界重新體認中國現代水墨藝術的深淺。

儘管有幸生在書畫名門,習畫以來並戮力承繼父翁傅抱石獨特的創作手法,直筆懸腕作畫,線條沉穩,筆墨精妙,畫作氣勢恢宏,並廣獲讚許,博得「山水逼似乃翁」之美譽;然而,歷經中日傳統與現代繪畫之風格比較後,視野已廣為開闊的傅益瑤認為,水墨畫是充分表現畫者內心世界的藝術,因而她決定跳脫家父的風格世界,把傳統的水墨技法,融合中日的時代元素,開創出自己的藝術天地。

在「瑤情寄遠~旅日名家傅益瑤經典藝術大展」的開幕致詞中,她半幽默半有感而發地說道:「我花了很大的力氣,走入父親的天地,又花了很大的心血,跳出父親的世界!」傅益瑤至今還在使用父親留給她的乾隆御墨等文房四寶,再怎麼說她都是傅抱石的女兒,其實她並非要完全甩脫父親的遺風,然而藝術的追求畢竟永無止境,何況她父親生前就期待她能在藝術表現方面綻放光芒 ;她指出,傳承是基礎,創新是生命,「思想變了,筆墨不能不變,若是內在空虛,才是對父親最大的不敬!」

傅益瑤對傅抱石最大的致敬,即是踩在父親肩膀上再以自己開創之風格登高望遠,於藝術領域發光發熱,其最大的榮光就是她的藝術才華廣獲肯定~除了曾獲選中國「中華之光~傳播中華文化年度人物」(同年文學類獲選者為金庸),1990年,傅益瑤先是以「三千院四季圖」拿到日本外務大臣獎,進而同年又榮獲日本最高美術獎~「倫雅美術賞」,係東瀛藝術史上唯一獲此殊榮的外國畫家,1995年再獲日本「神道神社文化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