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奇才怪傑   獲選全球千年英雄

官場異類   多才多藝 多災多難

蘇軾奇才怪傑   獲選全球千年英雄

文:林健煉

2000千禧年,法國在海外發行之最大媒體《世界報》評選公元1001~2000年間的「千年英雄」,全球只評出12位,北宋蘇東坡名列其中,是宋、元、明、清至今,歷代唯一入選者;理由是蘇東坡除了從政生涯及其詩文書畫是人類寶貴的文化遺產外,最主要係他充滿「自由的靈魂」;《世界報》公布評選並以「蘇東坡:無可救藥的文人」一文刊於該報「全球千年12英雄評傳」系列後,專研亞洲文化的法國總統席哈克立即主動打電話給撰文的副主編讓·皮埃爾,暢談蘇軾的寫詩技巧、詩句長度、形式和韵律深度。

若是天上有知,22歲時參加科考榮獲「千年科舉第一榜」狀元中之狀元,名震京師,曾被皇上列為儲相的蘇東坡,想必百感交集,因為了堅持保有這個「自由的靈魂」,他一生歷經5任皇帝,卻三起三落,從皇帝貼身祕書、三部尚書、八州太守,一路被四處下放;從政40年,在朝廷僅7年,除三品官的皇帝秘書在職2年半,起草800多道詔書外,吏部尚書(銓敘部長或人事行政局長)只幹7個月,兵部尚書(國防部長)1個月,禮部尚書(教育部或外交部長)9個月,接著就被流放地方33年,執政28年,前後被貶謫12載,其間還曾因「烏台詩冤案」被囚於御史台審訊130天。

除了在黃州4年2個月,密州、徐州、杭州各兩年,餘皆任期幾個月,最短的是登州,任期僅5天,歷經千山萬水搬來的行囊還沒拆封,又要出發報到,最遠甚至被發配到天涯海角的海南島;最終接獲命令改調汝洲時,尚來不及到任,即半途魂歸九重天;時驚時喜,時喜時驚,總歸來說則是跌宕起伏,正如他自我苦中作樂所言:「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可謂受盡擺佈屈辱。

儘管因「新黨看他像舊黨,舊黨看他像新黨」而不時被奸人所害,然命運再怎麼轉折,集儒、道、佛三教於一身的蘇東坡,皆沒懷憂喪志,憤世妒俗或鬱鬱終生,反在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逆境中,戮力從公,並怡然自得,揮灑天賦所長,為後世留下諸多寶貴文化資產,讓世人至今還在分享他的精彩。

人間不可無一難能有二的生活大師

宋代文學最高成就代表,自我調侃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兒的蘇軾,被發配的地方,遍及黃河、長江流域,廣到南嶺、珠江,遠至瓊州海峽;然每到一地,他不是大力發展農業、教育、交通,就是身先士卒帶領百姓修堤治水,鑿井救旱,一生築過三條長堤,還曾把皇帝賞賜的黃金捐助疏浚西湖蘇堤,及設立杭州第一家公立醫院「安樂坊」。

生活方面,美食主義的他,在黃州時則獨創東坡肉、東坡魚、東坡湯等60多道新式菜肴,讓後人津津樂道。

現代大文豪林語堂,一生只為二位歷史人物撰寫傳記,一是 「 Lady Wu」~武則天正傳,一是「The Gay Genius」~豪放飄逸的天才,即「蘇東坡傳」  。

林語堂認為,蘇東坡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樂天派、偉大的人道主義者、百姓的朋友、一個憎恨清教徒主義的人、瑜伽修行的佛教徒、皇帝的秘書、巨儒政治家、厚道法官、傑出工程師、在官場上言人所不敢言者;也是一個月夜徘徊的詩人、大文豪、大書法家、創新畫家、酒仙暨釀酒家 …。

這還不完全道出蘇東坡的全貌,即便皇帝不讀完其詩文吃不下飯,太后皇后都是他的粉絲,他始終逃不出政治漩渦,卻逆來順受始終超脫於政治之上。他不在乎一切率性歌詩、撰文、書畫及月旦時論,赤裸裸表達內心的感受;也因為如此,後人更欣賞其作品,佩服他把心智以文采用在是非對錯上,最先也最後保留替自己說話的權利。

起伏人間,悟透人生,燦爛千年的蘇東坡,比史上其他文人具有多方面的天賦,除了文采豐富、多元及突破創新,命運乖舛中,他總能沉澱悲痛,保持心靈的優雅,甚還散發童真般的幽默,修為凌駕其他的文人雅士。

幽默大師林語堂因而說蘇東坡是中國幾千年來最懂生活的人,讚其一生是「人生的盛宴」,在歷史上,找不到誰的生活比他更豐富精彩,更找不到誰能比他更善於發掘生活的樂趣;其愛妾評他是時代「不合時宜者」,但後人來看,他則是為自己而活之「生活大師」,林語堂因而 謂東坡居士是「人間不可無一,難能有二的。」

林健煉
經歷:財訊雜誌創辦總編輯、自由時報總編輯/副社長、台視監察人、東森電視董事、民眾日報發行人、新新聞社長兼總編輯、南方生活報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