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宮夢迴東坡曠世鉅作

失意文人 激盪出書法新思維與走向

台北故宮夢迴東坡曠世鉅作

文:林健煉專訪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  曾旺鑫攝

宋代文風鼎盛、書畫更具開創性,在藝術史上地位崇高;筆禿千管,墨磨萬錠的大文豪蘇東坡,出身書香門第,唐宋八大家中,蘇洵、蘇軾及蘇轍父子兄弟三人就佔去三席;尤其東坡居士天賦異稟,文采奔放,詩文書畫皆精,一生創作三千餘大小作品,其中詩詞就七百餘首,惟因時代久遠,幾多散佚。
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處長何炎泉表示,蘇軾傳世作品,至今倖存可考者,僅約48件,台北故宮幸運保有26件,其中有出處或已驗明正身者23件,因而在探研「東坡學」文獻方面,得天獨厚,也奠定一定基礎。

眾所皆知,蘇東坡學識淵博,多才多藝,在書法、繪畫、詩詞、散文各方面都有很高造詣。其書法早年學「二王」,中年後學顏真卿、楊凝式,晚年學李北海,又廣泛涉獵晉唐其他書家,形成極具個性意趣的風格。

蘇軾的書法與蔡襄、黃庭堅、米芾合稱「宋四家」;他是北宋繼歐陽修之後的文壇領袖,恣意馳騁的散文與歐陽修齊名,合稱「歐蘇」;自然奔放,揮灑自如的詩歌與黃庭堅齊驅,並稱「蘇黃」;他的詞氣勢磅礴,風格豪放,一改婉約氣息,與南宋辛棄疾齊稱「蘇辛」,共為豪放派詞人;同時他也善畫竹木怪石,其畫論也有卓見,是開創「湖州竹派」的重要成員,在宋代畫苑中,與文同並稱「文蘇」。幾乎宋代文學書畫重要領域,蘇東坡都佔有要席,可說空前絕後,無出其右者。

蘇軾文學作品因有宋一朝幫他整理出版多部集作,傳世至今約有八九成,但其書畫真跡亟其有限,究竟這些存世墨寶可貴的意義何在?

何炎泉表示,蘇東坡個性豁達率真,但在藝術方面卻毫不含糊,特別是文房四寶的使用,頗甚講究,充滿學問;先說畫紙,宋朝的畫紙普遍比其他朝代細膩白皙,最特別的是壓花紙。

寒食帖前衛獨特   顛覆傳統

一般都以為壓花紙來自日本,但蘇東坡不少作品都用特殊的壓花紙,畫紋有若隱若現象徵長壽的小烏龜、浙杭一帶漂亮的牆頭草等;最經典的則是《致長官董侯尺牘》,此係他剛被貶至黃州時,董侯不顧可能後果跑去看他後,寫給董侯的手帖;為表恩情謝意,用的是他親手壓製的「牡丹卷草鳳穿花紋紙」,華麗無比,顯見其講究、用心與世故人情的細膩,蘇東坡用紙的考究,這方面文獻皆有記載,台北故宮因蘇軾作品標本夠多,所以研究頗有收穫。

其次是用筆,北宋時一般都使用兔毫,與高麗通使後傳入黃鼠狼毛作的狼毫,兔毫書寫時筆尾散漫,狼毫因紮法體圓尾細間置筆芯,因而收筆時墨汁會牽絲,筆路銳利,所以像歐陽修、蘇東坡、黃庭堅及宋徽宗等,有些作品即用狼毫書寫。
在用墨方面,書香門第的蘇東坡,同樣也會自己砍松製墨,在經濟富裕的宋代,鬥茶、鬥文房四寶,幾乎是文人雅士的樂趣;像蘇東坡門下的黃庭堅,談老師書法部分只有幾句,聊到文房四友則興緻高昂,長篇大論。

對於台北故宮鎮館之寶的《寒食帖》,一般沒鑽研書法及藝術史者,還真看不出其珍貴何在?何炎泉則指出,這幅1082年蘇東坡貶官黃州第三年寒食節那天豪雨時所寫的《寒食帖》,若論詩意才情,在其三千多首詩詞中,實在是平平;乍看之下,字型結構也不漂亮,時大時小,時長時短,時寬時窄,時疏時密,完全有違書法講究的規矩和法度;但也因為內心的起伏跌宕及澎湃激情,而開創出隨意率真之前衛獨特的書法意象,字裡行間有美醜 、有老少 、有高矮 、有胖瘦 、頭重腳輕 ,筆畫多則疏,筆畫少 則密 ,書可走馬,密不透風的第三行書,恰恰是《寒食帖》異於傳統的最大特色,激盪出中國書法的新思維與走向,因而震撼千古。

至於文采內涵方面,何炎泉認為《念奴嬌·赤壁懷古》及現台北故宮典藏的《前赤壁賦》最精彩,可說是蘇軾的曠世作品,尤其《前赤壁賦》問世後,宋朝所有書法家皆仿過,卻都仿不來;除了天賦,失意文人那份心靈創傷引發的創作動能,是其他人學也學不來的;所以蘇東坡的每幅作品,各方面都又其存在與研究的價值。

延伸閱讀:

林健煉
經歷:財訊雜誌創辦總編輯、自由時報總編輯/副社長、台視監察人、東森電視董事、民眾日報發行人、新新聞社長兼總編輯、南方生活報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