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如玉 滿懷靈性藝術的製茶大師

將野生茶極致化 化品茗昇華心靈

左如玉 滿懷靈性藝術的製茶大師

曾旺鑫/台北報導            照片/左如玉提供

五○年初出生的左如玉,家族世居客家山城,在那個普遍困苦的年代,幼年時就必須跟隨家人投入製茶工作,對她而言,童年時光像剛從茶樹採下來的茶菁,未經歲月靜置萎凋,提早摧折的傷口因飽水過度,使得茶湯裡的滋味盡是苦澀。高中畢業後,她決定離家出外另闖事業,靠著客家的硬頸精神,讓她在珠寶界闖出一番名號。

左如玉說,會離開珠寶業最主要是不少珠寶的採礦很血汗,與她的宗教信仰有相當衝突性,因而決定重回她熟悉的製茶行業。左如玉說,小時家中做茶就要幫忙,一直到長大都做傳統茶,直到15年前放棄商業茶改為創作茶,到目前為止,創作過百種以上茶品。正確數字沒算過,但喜歡茶農不做野放很久的茶園或原住民保留地裡的野生茶樹,只要發現好的茶園就承租或契作,而且,契作或承租都要照自己的方式進行無毒管理或野放管理,製茶則由自己親手製作。

她強調:熱愛茶文化,係因自己是佛門弟子,把茶園,茶場,茶桌當道場,以茶為師,希望一直有好的作品讓大家喝得開心; 覺得茶是芳香療法,也是心靈瞭法,希望能讓每一顆心都能安定下來,兩岸茶文化能多作交流,互相研習,也希望更多人能喝到台灣創作茶,同時企盼用創作的方式製作更多茶區的茶;茶的世界浩瀚無邊,但願有機會製作更多茶區的茶,瞭解更多茶區的製作及文化。

對左如玉而言,為了種出慈心作物,她開始承租已遠離農藥殘留、雌激素汙染荒廢十年以上的茶園,為了生態平衡她需耗時三年整治,修補後的茶樹也必須利用二年的時間恢復元氣,待到收成時,三甲半的茶園原本一般慣性農法可製成的六千斤茶葉,她的無毒茶園卻只能收成一百斤。

 將展場和茶園當道場 練就自我  

左如玉說,一片葉子學問大,她不斷用種茶、製茶過程中的體會來安定自己。在山中經年寂然靜默的茶樹,不斷被採摘卻仍翠吐新芽無怨無悔,曬它、烘它、揉它,它依然提供好滋味等待懂它的人,她學習以茶為師,歲弛日深後終於為她開啟人生更寬廣的視野,她也將展場和茶園當作道場,以群眾為境,練就自己。

近年來台灣食安問題不斷,從2011年起塑化劑、毒澱粉、餿水油事件,頓讓台灣成為黑心食品製造國,這些衝擊正好為左如玉長年栽種無毒茶園的堅持拾獲商機,加上講究品茗茶禪一味神髓的台灣茶道日益風行,那些被打入冷宮的茶葉終於重見天日,並成為茶人鍾愛的上品,不僅中國大陸的行家,連美國、俄羅斯、日本和烏克蘭的愛茶人士都追茶而來。

為了讓自己成為技術更精煉的製茶師,在事業穩定後,左如玉開始像行腳僧一般走向浩瀚的世界茶園。她用三年時間前往大陸研究廣東鳳凰單欉茶、福建安溪鐵觀音及武夷岩茶製法,也曾遠赴錫蘭鑽研紅茶做法;她自豪說:「哪裡有茶哪裡去!」走遍世界茶區,左如玉也關懷本土。

2012年5月,她和時任台灣茶葉發展研究所所長的夫婿陳文章,與結構生物學博士辜文彥、分子生物學博士翁育萍攜手合作,研發出金花菌植入茶葉的發菌新技術,讓台灣茶產業正式跨入微生物製茶技術的全新階段,將茶湯去苦澀,留甘醇,為台灣茶找到一條全新通往世界市場的途徑。此外她也曾協助智能障礙學子組成「慢飛兒庇護工廠」,也承租中央山脈十甲原始茶林,提供霧台、寶山八八風災原住民災後工作機會。

「有底蘊的喝茶才是文化,有靈性的製茶才是藝術」,奉茶文化為聖壇的今日,左如玉想為茶做出的生命書寫,是讓愛茶的人放慢塵勞的腳步,希望他們在茶甌中看見茶色如高僧,品茗出它純潔的韻味及充滿光明的深邃禪意。

曾旺鑫
之前在中國時報擔任 Journalist,就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系,來自臺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