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郵戳穿越台灣消逝的古地名

春節何處去?走訪物換星移老聚落

從老郵戳穿越台灣消逝的古地名

文:林健煉    圖:沈英明

台灣自古是原住民的樂土,講求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原住民,因而對土地場域皆以週遭環境人事地物的特色為名。

荷蘭、西班牙殖台期間,除了城堡會以母國地名命之,其他基本上尊重原有地名;漢人移台後及清治期間,則將原住民語地名發音漢化,部分地區改名,新開墾地區則視情況取名;日人治台時亦同,但因新開發地區漸多,有些即以日本本國地名、人名命之;國府遷台後,為去日本化,甚多地名廢改,尤其台北市幾乎將整個中國地名套改,完全跳離台灣地名的特色。

除了文史紀錄,其他能考證地名變動的乃是早期的郵戳、信件和明信片;這方面收羅最多也研究最權威的就屬目前成立「雙魚宮數位郵票博物館」的沈英明先生,為增進國人對台灣地名變遷的了解,他特別提供部分藏品讓大家分享。

台灣各地地名最早是沿襲原住民的稱謂漢化或以原民聚落取名,至於漢移民則以住居或活動區域的地理環境命名;由於台灣四周環海,加上山林溪湖密佈,且移民初期多係從事農耕漁獵及航商,因而地名多帶有(番)社、港、灣、澳、島、嶼、河、溪、水、潭、口、嘴、頭、尾、腳、角、林、山、崁、陂、崙、埔、壠、坑、窟、石、庄、厝、店、坪、園、寮、棚、埕等;部分有中、前、後、內、外的,係相對應其他原有地區的命名。

中南部有「營」的,多是鄭成功時代的屯墾區,桃園地區有「壢」的是客家庄,宜蘭和新北的「圍」和「堵」,乃清末對抗日軍登陸的營寨;由於宗教信仰興盛,不少地名是跟宮廟有關,町、州則是源自日治時期的行政規劃。

不過,也有些許地名亙古不變,400多年來原封不動,但一般卻甚少知聞。

淡水、大稻埕開埠及台北、高雄等商港和都會區,19世紀末20世紀初對外通商通郵熱絡,一度銷蓋外文戳,淡水、大稻埕郵戳為台語發音,台北及高雄為日語發音。

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設立的郵局,郵戳蓋的是「總督府構內」,意即總督府機構內郵局,現今存世郵品約僅20餘張。

原住民語、漢語、日語 地名交融

榮町即現今台北新公園以西,衡陽路、寶慶路、秀山街全部及博愛路、延平南路部分,衡陽路時名「榮町通」。榮町是當時台北最繁華市區,有「台北銀座」之稱。台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菊元百貨店」於1932年在此落成;台灣第一座紅綠燈也是1935年於榮町最先啟用。

新起町為今西門町一部分及漢中街,中華路,西門紅樓附近,是台灣最早的舊書店街,二戰前台北的舊書店多分布於此。

昭和町是當年台北帝國大學的文教與官舍區,包括今青田街、永康街、溫州街與和平東路一段之部分;現國外遊客都會慕名到永康街吃冰,大台北地區的收藏家則都來此收些精品小骨董。

1860年淡水開港後,大稻埕成為台北最繁榮的物資集散中心,以茶葉與布料貿易為主,在洋行的拓展下,茶葉貿易大幅擴張,造就驚人的財富與繁榮,工商鉅子輩出,同時人文薈萃。戰後大稻埕因淡水河淤淺失去河港功能,且台茶不敵錫蘭紅茶競爭而沒落。近年迪化街逐漸轉型為文創市場,企圖挽回一城。

大稻埕商圈原稱舊街,隨著商業繁榮又延伸出中街(今迪化街一段)、南街(霞海城隍廟到民生西路口)。現今圓環一帶是昔日的下奎府町。

艋舺原為港口,因凱達格蘭族語稱「獨木舟」Báng-kah,故漢名此地為艋舺,由於與佛典中的「萬華」(Banka)日語音讀相似,日治時易名萬華。大航海時代因港商之利曾盛極一時,與台南、鹿港享有一府二鹿三艋舺之名。八甲街則是目前的廣州街。

清朝時原稱龍匣口莊的龍口街,約略現和平西路二段,南海路與植物園部份,因總督府中學及台北女子高等學院均建校於此,文風鼎盛。

景美原叫景尾,汐止古稱水返腳,板橋原為枋橋,三峽昔名三角湧,大漢溪最早稱「大姑陷」,後改大嵙崁再改大溪,坪林尾後簡化為坪林。桃園古稱桃仔園。龍潭原稱龍潭陂。因牡丹溪及平林溪交會而得名的新北雙溪區,原名頂雙溪,除煤、金礦外,曾年產水銀數百公斤,係台灣唯一產汞之地。

林健煉
經歷:財訊雜誌創辦總編輯、自由時報總編輯/副社長、台視監察人、東森電視董事、民眾日報發行人、新新聞社長兼總編輯、南方生活報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