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關地界碑  一周內乍現二塊

打狗港開港155年重要史證

台灣關地界碑  一周內乍現二塊

陳景清/高雄報導、攝影

今年適逢打狗港(高雄港)開港155年,距上次「台灣關地界碑」出土相隔20年後,高雄市文化局23日宣佈第四座界碑重見天日!這四座界碑的全部挖出,代表了台灣關四方界碑完整的呈現,「台灣關地界碑」的出土也可見證清末天津、北京條約簽訂後海關的歷史,為清代台灣海關的重要史證,更為高雄港的發展史補上了空缺的一塊。

文化局副局長林尚瑛表示,1869年(清同治八年),海關官舍設置於哨船頭打鼓山麓,也就是目前的「高雄海關宿舍」位址,為安全考慮,建築外圍設有界碑,以防閒雜人等擅入,後不知何故埋沒荒地。

「台灣關地界碑」在高雄壽山先後發現三座,一是1996年海關人員於打狗英國領事館北側坡發現,目前由台北海關博物館典藏。二為1998年哨船頭福德宮因進行巷道拓寬工程,開挖路基時被發現,目前收存於高雄歷史博物館。三則位於海關與英國領事館邊界,現展示於打狗英國領事館內。

林副局長說,第四座界碑則是由舊城文化協會成員於史溫侯登山古道踏查時發現,四座「台灣關地界碑」全部重見天日,代表了台灣關四方界碑完整的呈現。

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理事長郭吉清表示,該會成員是在上星期六,在英國領事館東邊找尋日軍防砲碉堡時意外發現,當時只有頭露出地面,他們在清理後看到上面寫有「台灣關地界碑」,興奮異常,連夜把它挖出、並背到派出所,第二天立即通知文化局,研判可能是早年日軍或駐守國軍把它拿到這兒,但不知何用途。

文化資產中心主任李毓敏表示,前三塊「台灣關地界碑」都被文化部列為「固定古物」,這塊也將交由高雄歷史博物館收藏。

地界碑、國界碑 待考的文史之謎

更具戲劇性的是,高雄市文化局1月23日才公佈第四塊「臺灣關地界碑」被舊城文化協會在壽山上發現,消息見報隔天,一位住在鼓山區哨船頭的謝姓市民,看了新聞報導後主動告訴友人:這有什麼稀奇?我家珍藏一塊同樣寫著「臺灣關地界」的石碑更完整。

舊城文化協會獲悉立即通告古物主管單位,由高雄市歷史博物館秘書曾宏民,帶領相關人員一同前往會勘,確認為第五塊「臺灣關地界碑」。

由於高雄市文化局之前研判,「臺灣關地界碑」應是東、西、南、北各一塊,只有四塊,怎麼又出現第五塊?令人質疑清代哨船頭臺灣關與英國領事館,到底立了多少界碑?引發史學界討論熱潮。

第五塊古碑就在哨船頭福德廟巷內,平躺在收藏者家門前,住戶拿來放花盆用,界碑完整,材質是花崗岩,無裂痕與缺角,是目前保存狀況最良好者,經過測量長107公分、寬26公分、厚9.5公分,與先前出土的四塊界碑完全相同。

這位謝姓市民表示,這塊石碑他已放置家中三十多年。回憶大約是在民國七十五年左右,福德廟前的安海街開闢,這塊石碑被棄置他家前面的路邊,他認為很特別,就收起來當花盆架,不知道這是珍貴歷史文物,現在知道這是哨船頭重要歷史見證物,很願意捐贈給政府。

繼第四塊「臺灣關地界碑」在打狗山史溫侯步道被發現,第五塊緊接著曝光,是否還有未被發現者?甚至英國領事館的「VR大英國界碑」總共有幾塊?這些歷史之謎,已引起史學界高度的熱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