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易彣 重現歸來牛蒡輝煌歲月

張軒耀兄弟   再造老車金工新生命

陳易彣 重現歸來牛蒡輝煌歲月

圖文:林沛緹

在資訊發達、薪水長期停滯不前的年代,創業似乎成了年輕人口中的顯學,言談間若沒有創業夢,感覺人生似乎缺乏一些挑戰;從小就夢想環遊世界的七年級生陳易彣,對於創業原本並未在生涯規畫中,大學畢業後就開始遊歷各國,且日前已在澳洲找到工作的她,因為親友一句「最後還是要回家」的親情喊話,毅然決定返鄉紮根,用地方農產牛蒡創業,順勢推銷故鄉。

「工作跟房子都找好了。」談到這事,陳易彣口氣中透露著可惜,但她直言並不會後悔,喜好大自然的個性,夢想著要到世界各個角落去闖蕩,走過歐洲7個國家、紐、澳、日、韓,數著數著已經造訪   20幾國,是畢業10年來最珍貴的生活養分。

她說,因為家裡開幼稚園,自從懂事後就幫家人在園裡照顧孩子,知道畢業後回家就必須接掌家業,所以每段時間就固定出國流浪,也習慣在國外生活的一切。

去年當她告訴母親要在澳洲定居時,媽媽便開玩笑地說「我身體不舒服沒人照顧」,不斷的親情喊話,最終在親友一句當頭棒喝下,她決定留下。

「既然決定留在故鄉,就要做點有意義的事。」出生「歸來地區」的陳易彣說,家鄉位於屏東市郊,居民主要靠務農為生,其中牛蒡、豆薯及青蔥被稱做「歸來三寶」,但隨著農村凋零,人口外流嚴重,她思考著如何以農作物為創業主軸,又能幫助家鄉產業,最終研發出牛蒡豆漿、冬瓜茶,還有豆薯紅茶等飲品。

陳易彣說,歸來曾經是南台灣牛蒡主要產地,但歷經環境變遷,從曾經最多百公頃的種植面積,一度剩下不到5分地,所幸近10年來陸續有返鄉青農加入種植行列,並將牛蒡加工販售提高產值,希望重新喚起牛蒡原鄉記憶,也讓當地農民臉上豐收時的喜悅,在社區重現。

她進一步解釋,歸來社區因土壤礦物質含量高、排水性強,是屏東縣內最適合種植牛蒡地方,早在日據時代這裡幾乎家戶都種牛蒡,價格好又能外銷;後來全台農民搶種造成價格崩跌,影響農戶種植意願,歸來牛蒡逐漸式微。

近年隨著青年返鄉投入農業,還有曾經擔任生技公司經理的陳健行也在10餘年前投入牛蒡推廣,透過與藥廠合作提供技術及原料,只要求藥廠將牛蒡產地標示歸來社區,讓牛蒡原鄉美名重新喚起消費者記憶。

油表變時鐘   車頭燈轉成檯燈

現今歸來牛蒡不只是農產品,也可以加工成為牛蒡茶、牛蒡酥、牛蒡麵包及餅乾等,都非常受到歡迎,產地價也不斷從谷底攀升,目前穩定成長,連帶拉抬種植面積。

陳易彣做豆漿的原料牛蒡,全都來自歸來地區,說也奇怪,用其他地方的農產品怎樣都不對味,未來將與農民契作,希望藉此讓農友獲得一定利潤,也讓地方農特產蓬勃發展,重新擦亮歸來牛蒡這塊招牌。

因為主打著養生飲品,意外在健身房熱賣,雖然價格是市售豆漿   2倍以上價格,但曾創下一天賣出100多罐的紀錄;把品牌名稱取做「歸香」,除了描述自己歸鄉的心情,也期盼這條創業路能順勢幫助家鄉農友及地方產業,藉此行銷這個美麗的園地。

肩負恢復昔日產業榮耀的使命,2名同樣是七年級生的兄弟檔張軒耀、張軒豪,靠著在廢棄機車零件廠取得的材料,透過巧手再製,成為日常唾手可得的日用品,也開啟創業第一哩路。

張軒耀指出,六、七○年代,十大建設建構出台灣現代化發展的雛形,五金加工技術成為熱門顯學,但隨著科技不斷演進,產業逐漸沒落,曾跟在父親身邊擔任五金加工學徒3年的他有感而發地說,父親靠著精練技術撐起一個家,而這也是台灣當初發展重工業的基礎,如今電腦取代人力,這套技術逐漸式微,他無時無刻都想著要如何傳承。

本身就是老車的信徒,偏愛野狼及川崎系列,於是開始在一堆廢五金中為傳統技藝尋找出路。弟弟張軒豪說,他們到機車零件回收場尋找可用的零件,透過加工技術進行再製,把油表變成時鐘、車頭燈轉化成檯燈,不僅讓轉動及照明的功能延續,也意味著讓零件得以繼續點亮下一個10年。

「老車及五金加工技術,都是情感的延續。」張軒耀強調,老的東西都是金屬鑄造、工法也比現在好,沒理由因此被淘汰,兩兄弟不單只是創業,也賦予自己守護的信念。

原本生活再製的物品,主打創新訴求,將主要客群鎖定在年輕人,意外的是,因為老車元素,創業至今一年多,有超過6成以上客戶都是歷經重工業盛行時代的中生代,買東西時談老車、談加工技術,一台人們口中的武車,在買賣間串起兩代人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