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畫家 畫虎成癡     畫人妙筆突出

知者識我藝 不識者聽名氣

老畫家 畫虎成癡     畫人妙筆突出

文:陶朱太史      圖:池宗憲

為了精益求精,以及尋求虎畫的突破,池伯成毅然背起行囊遊走世界各知名園區或動物園,觀察當地不同老虎的真正生態。一般畫虎傳統上皆強調老虎威猛的剎那,池伯成同樣會畫「威震八方」的虎像,但另方面他則突顯老虎天性的一面,像是老虎戲水、母虎與小虎相處時的慈愛和活潑等情景;尤其畫虎毛虎鬚很費時,要纖毫畢露就得一筆一筆畫,不像當代畫隨手一揮就完成;而最挑戰的是,老虎的眼神乃虎畫的靈魂,眼神畫不好,其他部位畫得再好都走樣。

也因筆下的虎畫情態多姿,有孤獨自傲,有慈祥可愛,有威猛內歛,就像他本人的性格般有傲骨、有祥和、有含蓄,因此池伯成的虎畫很受國外人士喜愛。

其實「畫虎成癡」的池伯成,由於熱愛藝術,所以對這個世界的任何事務都細膩關心,幾乎看到甚麼動植物都會想用藝術去表現它,不會侷限於單一主題,讓他的繪畫世界多采多姿,生機盎然;其人物畫更是得心應手,有時寥寥數筆,神韻乍現,功力了得,最受討喜的則是鍾馗。

兩岸開放探親後,為彌補時代動盪而錯失的親情,池伯成特返回溫州老家陪伴高堂老母十餘年,直到母親95歲過世才回到台灣,另外也曾旅居美國數年;這也是為何他長期未在國內畫壇出名的原因,然而這無損他畫藝的精進。

這些年,兩岸三地部分拍賣公司為衝業績或賺取暴利,不斷地與藏家反覆炒作一些特定畫家作品,真的畫拍,有爭議的作品也拍;完全失去拍賣公司的存在意義,可謂走火入魔。

從藝術本質而言,只要是具有學術價值、專業技巧或長期創作並具特色之繪畫,都有其不同的藝術價值,也是構成整個藝術史的一部分;當然藝術家的歷史地位取決於其作品的優劣,因而有所高低,但為尊崇頂尖藝術家的成就而完全抹煞其他畫家的創作,則未免扭曲藝術史之完整性,以及藝術家畢生心血的付出。

再說,大畫家與小畫家固然名氣天差地殊,作品好壞也一比立分高下,但實際狀況是知名畫家也有泛泛作品,名氣不大的畫家當然也有絕佳創作 ;遺憾的是,大部分藏家與拍賣公司幾乎都用耳朵決定作品價值而非以專業素養及心靈感受判定畫作的優劣和價值。

儘管大部分藝術家皆被摒除於拍賣市場,但秉著對藝術之熱愛執著於創作的畫家依然前仆後繼,堅持自己的初心;池伯成就是其中之一;正是「知者識我藝,不知者聽名氣」最佳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