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地球最北極,探索天堂與地獄的奧秘

從- 40°C到最低溫零下-68 °C,除了三種聲音,一切凍結

深入地球最北極,探索天堂與地獄的奧秘

文  /  攝影: 王昱堡


新奧勒松北極研究站的空拍景色。

如果有個機會可以深入北極圈探索人煙罕至的荒野,又可能會遭受到生命危險,你會怎麼選擇?

2014年有個前往北極科學考察的機會,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二話不說馬上回道「好,我要去」。於是就在2014年6月底我踏上了北圈內的土地。北極是指位於北緯66.5以北的區域,這個區域內分別有俄羅斯、芬蘭、冰島、挪威、瑞典、丹麥(格陵蘭)、加拿大和美國等八個國家的領土。這個地區因為長年的冰封(雖然這幾年因為全球暖化,人類的足跡也越來越多)人跡罕至,因此保留著非常原始的風貌。

這次前往的地方新奧勒松 (Ny-Ålesund:New Ålesund,北緯79度距離北極點約1000公里左右)是全世界最北還有人長期居住的小鎮,這座北國小鎮位於斯瓦爾巴群島(挪威語:Svalbard)是挪威最北界的群島。斯瓦巴群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簽署的於1925年所簽訂的斯瓦爾巴條約(Svalberd Treaty)中訂定斯瓦爾巴屬於挪威的領土簽約國可和平的使用該群島,使得挪威有所有權但沒有該地的管轄權,當地斯瓦爾巴政府自治管理由挪威提供相關資金協助。其簽約國從1925年的14國增加到目前的42國。

新奧勒松最早是採煤礦而發跡的小鎮,從1917年開始發展1945年後因為發生多次傷亡慘重的礦災後而沒落。後來由於環境保育的發展在1966年開始轉型成為專門提供研究工作的”科研小鎮”。,現有十多個國家在那裏建立科學研究站,並於1990年後交由私人企業的王灣公司 (Kings Bay)代為管理該區,並提供到此研究人員相關研究設備與生活所需的補給。

新奧勒松的鎮中心有著一座羅爾德·阿蒙森(Roald Engelbregt Gravning Amundsen)的雕像和附近的荒原中也有座阿蒙森塔。阿蒙森是位極地探險家足跡踏遍南北極,也是最早在新奧勒松地區進行建設的開創者。


位於研究站區旁邊的阿蒙森塔,這是到訪此處的遊客必定參觀的景點。

抵達極地的首要工作~學習如何生存

從台灣前往新奧勒松是段非常遠的路程,要先飛往挪威的首都奧斯陸後,再轉機飛往位於挪威極圈附近的特羅姆瑟(Tromsø),在此要先下飛機並在護照上蓋上離開歐洲申根區的印章(原因為前面所述,斯瓦爾巴條約挪威只有擁有權無治理權,因此斯瓦爾巴不屬於申根區),然後再經過安檢通過斯瓦爾巴的海關飛抵斯瓦爾巴群島上的最大城鎮~朗伊爾(longyearbyen也翻譯為長年城,byen為挪威文城市的意思)。到達朗伊爾後還要搭乘10人座的螺旋槳飛機飛往位於航程約一小時的新奧勒松,是段長達15,000公里的路程。

到達北極研究站安頓好生活後並不是馬上就可開始前往野外進行採集研究,而是要先學習如何在北極生存下來的技能。北極的荒原中有著陸地上最凶猛野獸之一的北極熊,北極熊公成體可達800公斤,母成體可達450公斤左右,因為有著與雪地一樣的保護色,使得在遍地白雪的荒野中難以被辨認。因此準備野外考察的第一件事就是學會熟悉北極熊的習性以及如何驅趕。首先授課教練會上室內課講解北極熊在極度飢餓、生病和護幼的時後會有強烈的攻擊性,接著就學習槍支使用的原則與方式。下半天的時間會前往靶場進行實彈射擊的訓練,通過標準為需在15秒內射擊3發來福槍的子彈,並擊中目標為標準(這是模擬北極熊在25公尺外奔跑迫近的時間),還有信號槍驅趕北極熊的訓練(這是北極熊在超過30公尺外驅趕的方式)。完成訓練並達標後可拿到一張合法使用槍枝驅趕獵殺北極熊自衛的證書。

晴天時景觀無比壯闊秀麗  儼若天堂

北極地區全年的降水量很低,大部分地區不到50厘米,但相對南極地區仍高出很多。大風常常捲起冰雪,給人以不間斷降雪的印象。北極地區冬季的氣溫可低至-40°C,有記錄的最低溫度是-68 °C。由於北極地表寒冷,空氣凝結下沉,形成極地高壓氣候,冷空氣由高緯流向低緯時受地轉偏向力影響,形成環極地東北風帶。

準備好所有事務(基本需求:槍枝、飲食、衛星電話和保暖設備),並完成人員分組(須有人員負責背槍警戒和協助採樣)後,就可開始前往荒野中探索。北極的荒野是孤獨寧靜的,除了踏過雪地中的沙沙聲、冰雪融化的潺潺流水聲與遠處冰川崩落的聲音外,就無其他的聲響。

在一次野外採集時我坐在荒野中的一片冰湖前發呆,周遭的壯麗風景加上幾乎沒有聲響的環境,讓我真正的感受到天人合一的感覺。那是種失去時間和空間感受所有的一切像被凍結在這凍寒的北極裡,原本紛雜的心靈被洗滌沉澱,原本出發前很多心煩的事情也都在那時空下全都放下了,令我不知覺得流下感動的淚水。

唐代詩人陳子昂的〈登幽州台歌〉中「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的那種景色與心情或許就是如此。

研究站對岸的一座小島   ~倫敦島,欲登此島必須搭乘小汽艇搶灘才能上岸。這座海拔約100多公尺高的小島能眺望整個新奧勒松的全景和附近的冰川,天氣若晴朗時   風景非常地壯闊。這座島上還有個非常特殊的景色   ,那就是遍地的樹木化石,這些化石的存在顯示出地球的最北也曾非常溫暖,使得這些本來不該在北極出現的高大植物得以在千萬年前生長在此。這些倒在倫敦島上的矽木化石於這冷冽的寒風中經過無數的寒暑,時間像凝結般停留在這些巨大的矽木化石永恆不變,述說著這個地球曾經發生的劇烈變化。

北極很多的景色與現象都是讓生長在亞熱帶地區的我,無法想像並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這次的行程是在北極的夏天寒冰漸融,蘚苔類植物也在沒有白雪覆蓋的荒原上快速的生長,但在那些積雪較深處,一切還是處於被冰封的狀態了無生機。「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在北極常可看到涓涓細流,一邊是生意盎然的植物生長,一邊是冰雪覆蓋的荒原。生與死只在一線之隔,強烈的對比讓人驚奇。

這次北極野外考察除陸域探索外也有部分行程是須坐船出海,其中有次行程是驅船前往冰川前進行採樣。這次的行程中負責駕船的船長乘風破浪的往冰川前進,途中必須閃躲較巨大的浮冰其他較小的浮冰就直接穿過,船底隨時都傳來與浮冰的撞擊聲,剛開始還非常害怕會不會船就此沉沒。我們的採樣船一直開到離冰川前約數十公尺處才停止  …。


矗立在倫敦島上的矽木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