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銘祐 點燃南吼音樂季 傳唱老台南

府城流浪漢    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

謝銘祐  點燃南吼音樂季  傳唱老台南

撰文:楊淑芬,攝影:楊淑芬

「安可到天亮!安可到天亮…」2016年10月1日,時雨時晴的安平,夜間10點了,南吼音樂季唱了一整天,謝銘祐帶領的麵包車樂團正在最後壓軸,六個大男生一式短褲夾腳拖,台下觀眾跟著合唱起舞,一直不肯散去,安可聲一波一波,拗不過台下的熱情,謝銘祐一連唱了5首,一聲「明年見!」舞台燈光一瞬全熄,才依依結束歌聲不輟的一天。

今年的音樂會一陣雨一陣晴,許多人撐著傘雨中聽歌,全場開放,不要門票,聽眾來來去去很自由,樂團換場時,大家就踩水,在雨中玩起水仗,和台上一樣,觀眾們隨興而樂,隨遇而安;今年的音樂人也來自四面八方,從透早唱到夜色昏暗,共有10多個樂團,最大的驚喜則是和豬頭皮樂團一起演出的蕭福德,他在現場唱了「華西街一蕊花」,讓老歌迷們聽得滿眼熱淚,回味再三。


小黑謝銘祐飽滿情感的歌唱。

「南吼」的記錄來自連橫的詩,「安平海吼,為天下奇。自夏徂秋,厥聲迴薄。以其在南,謂之南吼。」《台灣詩乘》留下安平海吼的記錄,古人的觀察,謝銘祐取自歷史,則要留下台南現代的樂音,唱自己土地歌,為自己的故鄉留下更多音樂和記錄。

來自安平的謝銘祐,自稱「府城流浪漢」,他身邊的好友則叫他「小黑」,2013年以一張滿滿家鄉故事的專輯《台南》,獲得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獎」以及「最佳台語男歌手獎」,同時也拿下第四屆金音創作獎「最佳民謠專輯獎」。那一年也 是南吼音樂季第一吼,吼出第一聲以後,就像瘟疫蔓延一般,一年一年熱情熱血的在地人加入,同好愈來愈多,年年不停,今年是第四年南吼。

謝銘祐說引燃南吼音樂季的火種則是比台南更南,更偏僻的小海港高雄蚵仔寮,2012年他和麵包車樂團受邀參加「蚵寮漁村小搖滾」音樂季,看到小漁村自發的活動,飽滿著活力,自在快樂;自己的家鄉,號稱是台灣歷史的源起,最古老的城市安平,竟然沒有專屬常態性的音樂祭典,他發願要替這片土地上的居民發聲,因此開啟「安平愛南吼,唱出土地的聲」夢想,他的熱情感染更多年輕人,一起推動,一起用音樂過生活。

深層使命驅動  未有政府支持   廣獲迴響

因此,設定夏秋為期,每年十月第一個周六舉辦全天候演唱會,就在安平的札哈木公園。說是音樂季,其實是一場在地的社區營造,活動從六月就展開,這一伙熱血人,開始訪問耆老,開始挖掘安平的故事,安平六個村落,六個角頭的源起,海吼是怎麼樣的聲音?怎麼樣的吼起;有一年他們號召復育風獅爺,風獅爺是安平的避邪物,過去家家戶戶屋頂上都會有一尊風獅爺守護著,藉著南吼音樂季,安平人也開始復育風獅爺。

在地人對土地和社區的研究,透過各式文創商品傳達,文創商品和南吼的精神,則藉由「小南吼」活動,傳達到台南市各角落,小南吼在六月份開跑,巡迴台南市各地展開,謝銘祐帶著麵包車樂團唱遍大街小巷,帶著所有文宣文創,說說唱唱,並且同步募款,為南吼大型的演唱會募集所有經費。

南吼設計的潮T「我有安平腔」、「你甘有安平腔」等,一直引發熱潮,4年來年年都熱賣,是整個活動重要的經費來源,還有毛巾、書包等;也有台南的藝術家會捐出自己作品當場義賣,捐作經費。今年主題是安平的「王船文化」,小南吼巡演的廟宇,也都奉祀王船,安平的王船文化與東港迎王船不一樣,不會火化遊天河,而是永祀廟中,因此安平王船規模小,雕刻精緻,透過演唱會,和現場紀念T恤、香包、打火機等,訴說安平王船故事。

四年來沒有政府介入,沒有外來經費贊助,南吼弦歌不斷,活動負責人湯長華說,就音樂會來說南吼音樂季大大成功,每一年參與的人愈來愈多,年齡層也往上下拓展,不管風來雨來,歌迷都永不退場;但是更深層的使命,社區營造再現歷史榮光的內涵,則還需繼續努力。

對台南人來說,謝銘祐的聲音,承載我們自己的歌,每一首歌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他厚重低啞的聲音,說著老街的無奈,海風的纏綿,老城門的滄桑,也說著你我內心最深處難以言詮的情感和記憶,謝銘祐要為台南人繼續唱下去!


小南吼在各廟宇前開唱。


麵包車壓軸演唱大家共同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