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濁流 被遺忘的吧哩嘓鐵血詩人

柿餅、香茅草、古厝群交疊的新埔

吳濁流  被遺忘的吧哩嘓鐵血詩人

文‧攝影:鄧榮坤


新埔境內的景點-居庸關。


大茅埔吳濁流故居。

以柿餅聞名的新埔,舊名吧哩嘓,曾經誕生一位人稱「鐵血詩人」的文學家吳濁流(1900年6月-1976年10月),但當地認識他的人似乎不多,難免令人有點心疼。許多路過新埔的人,也許清楚知道細白滑溜而可口的粄條,除了煮湯之外還可以炒食,甚至還可以切成細細長長的,加糖加冰塊攪拌後食用。如果向他們打聽一個人~吳濁流,也許有人會皺起眉頭,有人會說,吳濁流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有點印象,卻一時想不起來。

吧哩嘓,是出自平埔族語的音譯,原意是什麼意思,由於年代久遠,未曾留下資料,當地知道的人似乎很少了。我們只能從零星資料中,獲知「吧哩嘓」屬於道卡斯平埔族竹塹社的領域。清乾隆十二年(公元1747年)平埔族竹塹社頭目衛阿貴由竹北一堡舊社,沿著鳳山崎溪開拓吧哩嘓荒埔而陸續遷居此地。

乾隆四十九年,廣東嘉應州地區客家族群十餘戶約三十餘人移民此地,與平埔族雜居,於是在人潮逐漸湧入後而形成了一個小小市街,也因為當地是較慢開發的埔地,當地人稱為「新埔」。

埔,泛指平坦的地方。二戰結束前,新埔鎮是物產集散地,附近聚落的民眾經常跋山涉水至新埔添購日常生活用品,人來人往的喧囂市況與當時的竹塹城相差不遠。

繁華式微唯一亮點的黃金走廊

後來,由於社會結構快速變遷,縱貫鐵路與縱貫公路沒有經過新埔,而使得昔日熱絡景象逐漸沒落!新埔原為平埔族打獵的荒埔。曾經有過輝煌時期,家祠多而保存完整,古厝群建築之美冠於全台,從新埔街上保有的完整三合院建築中,不難窺知這些華麗三合院建築代表著過去新埔有許多富有的大戶人家。人潮散去之後,繁華式微,留下來的豪華古宅也只能記錄著小鎮曾經擁有的故事了。

古厝、宗祠與客家人的信仰中心義民廟(花園裡有居庸關古長城),都是知名的古蹟景點,境內的九芎湖水源充沛,山巒疊秀,景色宜人,是登山健行的好地方;而長約16公里的宵裡溪,有「黃金走廊」美譽,提供了民眾乾淨清新的休閒環境。

在市區一家麵店裡,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也不認識吳濁流,臉上靦腆的表情流露幾許歉意,然而,談起了日治時代的教育,話匣子似乎打開了,許多塵封往事如他指間仍在燃燒的菸,陣陣菸霧於風中飛繞。

他說,台灣子弟受不平等待遇,能受高等教育的不多。富家子弟大多讀醫,較窮苦的就念師範。於是,那個年代,家境並不富裕,本名吳建田的吳濁流於16歲時,自新埔公學校畢業後考進了台灣總督府台北師範學校。畢業後,分發至新埔公學校照門分校,由於看不慣日本的亞霸行為,撰文批評日本教育制度,不久,被調往苗栗當時仍然荒僻的四湖、五湖、三湖地區長達15年!

在霄裡坑南岸,因盛產香茅草而得名的大茅埔,如今,也如吧哩嘓曾經擁有的文學記憶而淹沒於荒草中。辭去教職後,處於台灣戰後的風暴年代,吳濁流沉浮於受創最劇、最敏感、最前線的新聞界,而他想詮釋的又豈是零星幾行的血淚而已?

※吳濁流小記

本名吳建田,新竹縣新埔鎮客家人。台北師範畢業,栗社詩人,客家文學著名作家,以「亞細亞的孤兒」、「無花果」、「台灣連翹」等長篇社會批判小說聞名;係戰後台灣重要的文學作家,曾創辦「台灣文藝」雜誌,並在晚年設立吳濁流文學獎,被譽為「鐵血詩人」。

吳濁流(網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