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璨琳 台灣嶺南派花鳥畫傳承代表

中山文藝獎、吳三連文藝創作獎得主

涂璨琳    台灣嶺南派花鳥畫傳承代表

文:蕭培麗       畫作提供:涂璨琳


火雞。

全家福。

以畫火雞著名的台藝大教授涂璨琳,精於花鳥、走獸、山水三個領域,在學生時期得過全省學生美展第一名,展現其中國繪畫的優秀才華;更在1984年榮獲中山文藝獎、1985年榮獲吳三連文藝創作獎等殊榮。但是他並未受制殊榮固定其創作內容,反而不斷地在繪畫上挑戰難度,對於名氣也絲毫不在乎,今年七十歲更是完全從心所欲的追求生宣紙暈染、烘染的高難度創作,並勤練草書賦詩入畫,呈現結合詩、書、畫,其心中最美的的花鳥畫形式。

童年生活是畫作裡動人的原鄉情懷

他的寫意花鳥和走獸用色雅致,筆墨間游刃有餘地掌握嶺南派的撞水、撞粉,令人極為讚嘆,畫中常出現熟悉的台灣鄉間景色、母雞帶小雞、火雞、鴨、水牛、小貓、竹雀、文鳥、孔雀、山羊…等。看他的作品讓人很容易入畫,親切又傳神。他把台灣農村的生命力表現無遺。這些豐沛的農村生命跟他生長的環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涂教授出生在台南北門鄉下,他的所見都是這些,他曾在獲得吳三連文藝創作獎時接受訪問說:「童年時的鄉居生活,給我的影響相當大,那些伴我一起成長的火雞、榕樹、牛車、修鞋匠……等,都深烙在我的印象中,作品中有關童年生恬的部份,靈感大都來自這些記憶。至於造境,則完全來自本身對美學的訓練,我一直認為,現實的風景雖有不少令入嘆為觀止的,但並不一定每一景都適合入畫,因此必要時就得憑著自己的美學訓練,重新改造或組合風景。另外也常到郊外寫生,我對寫生的看法是,一定要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風景,否則勉強去畫連自己都不感動的風景,畫出來的必然也是劣作。」

在他的花鳥畫裡除了讓人看到其游刃有餘的嶺南派撞水撞粉的設色雅韻外,還看到他行筆的快慢節奏,在他生動的寫意花鳥裡,行筆兼具快慢,先是實筆平穩走,接身體時虛筆快筆提起,筆中有快慢;畫飛鳥翅膀時筆意平穩、在近尾巴時快筆提起。即使不動的鳥、筆也有輕重變化,生動地令人彷佛聆聽到鳥兒振翅的聲音。

他的動物畫除掌握輪廓,型體、筆墨乾濕配合,有時候甚至暈染呈現動物毛的感覺。他說:「畫動物要像寫草書般,慢到墨快漲開,有一些又快似乾掉的樣子,這些書畫道理會讓畫更有韻味。」此外他還克服生宣烘染的問題,用生宣紙畫潑墨山水。宣紙上用極濕快速下墨,隨後加黑,再快速用熨斗燙乾,急速定型。(熨斗的溫控也很重要,否則畫紙黏在熨斗上,無法完成畫作)。因此他的山水畫墨韻豐富,有主觀心靈層次之美。

涂璨琳。


山水。

臨遍大師級畫作,成就嶺南派地位

 

涂璨琳教授自幼喜歡繪畫,完全沒有學過畫的他考入國立藝專美術科就讀後,把學校老師花鳥畫的稿子都臨摹遍了,還會自己想辦法做畫面處理。老師看到他的畫就問他有沒跟誰學過?涂回說沒有,我從鄉下來,只有現在上課的老師,老師建議他看任伯年的畫,涂教授說這件事影響他很大、甚至是一輩子。在當時並無畫冊,他就瘋狂地到處找畫,在舊書攤只要有一張任伯年畫的圖片,就把整本書買回。有一次發現有一個作外銷畫的人在上海印了一本任伯年的日曆。甚至拿自己一整本習作跟對方換了一本任伯年的月曆,視為珍寶。

藝專三年級時因賴敬程老師的關係認識了一位在司法院教畫的八十歲老先生。發現他家中有兩本任伯年的畫冊。這是涂璨琳第一次見到很完整的任伯年的畫,連吃飯時間他都捨不得離去,老師看到他的心意,就跟他說去吃飯!去吃飯!我借給你看,涂說到此哈哈大笑。

涂璨琳不只蒐集、還臨摹任伯年所有的畫,任的寫意花鳥、和沒骨都深深影響著他 (海派任伯年的畫融合中西技法,呈現現代生活)。另一方面嶺南派的撞水撞粉涂教授又用得特別細膩、再加上他還把撞水撞粉運用在山水上、也非常重視寫生。(中國繪畫中的嶺南派就是講究寫生、撞水撞粉),涂璨琳集各家大成,成就其花鳥畫的地位,台灣嶺南派花鳥畫的代表人物當之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