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接官亭 兩岸送往迎來的記憶走廊

斑駁消逝走入歷史的墊腳石

台南接官亭 兩岸送往迎來的記憶走廊

文‧攝影:鄧榮坤


來自大陸的古樸碑石。


逐漸風化的石碑。

微雨的午後,臺南的街道濕漉漉的,拐進民權路三段143巷,與接官亭邂逅時,心情有些許難以釋懷的傷痛,昔日忙碌的官場迎送生涯,一吋吋的歲月風華似乎瞬間重新晃盪於眼眸。

接官亭是昔日往來文武官僚迎送酬接的處所。按當時朝廷律規,派任臺灣之官員如能順利任滿三年,就可以升遷而調回大陸,於是,許多人把臺灣當成晉升的墊腳石,官員來來往往十分頻繁,於來去聲影中,或可想像昔日聚集於接官亭下官員臉上蘊藏心意的笑顏!

為了迎送這些來臺任職、巡視或離職返回大陸的文武官員,選擇在當時「凡自鹿耳門抵郡登陸及駕小艇赴鹿口配船往廈,皆必取道於此」的運河邊,接近港口的地方,建了一座可以讓官員歇腳的處所。據說是為了避免來臺官員自鹿耳門登陸後,因為天時已晚,無法進城而餐風露宿,當時的盛況又是如何?

昔日的運河,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洋樓與低矮屋舍盤據著運河曾經流過的土地,要走多遠的路才能聽到運河上舟船的歡呼?沒有人能說個明白的午後,連兜售零食或紀念品的小販也沒有出現。附近是風神廟,臉上淌著綿密皺紋的廟祝笑了笑,把祖先曾經交代的話或聽過的消息,毫無保留地訴說著那段歲月。

 

風神廟鰲柱無力可擎天

 

接官亭前,有一座臺灣所有廟宇祭祀的神祇中,唯一祭祀風神的風神廟,係清代臺南七寺八廟之一。風神廟於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由當時的巡道鄂善倡建,廟址原座落於南河港右安欄橋邊;而風神是天體射手星座,為箕星之神格化信仰。民間傳說中的風神是主掌風力大小,因而對於早期必需倚賴風力才能航行的船隻。一般航海業者或貿易商人,為求一帆風順,往往加以崇祀。

風神廟之平面建築格局為三合院帶軒形式,三間起的正殿前帶有四柱式單開間秤亭,在傳統建築中並不多見。風神廟除了整體格局較為小之外,無論雕刻與裝飾都顯得素樸,廟宇右前方還建一座碑亭,記錄著風神廟與台南的風華歲月,古樸中有一份悠閒之美。遺憾的是,廟宇的鐘鼓樓因為今年二月六日的美濃大地震而倒塌,毀損的泥磚瓦片堆放於廟的左前方,等待重建,而褪色的廟宇在一片樓與建築的圍繞中,更顯得它的古樸。

離開風神廟,穿越接官亭,風化了的四塊碑石,屹立於一片樓宇的牆邊,石碑上的字已很難辨識。鼓樓原址出現了一棟鋼筋混凝土的洋樓,接官亭的建築群遭受嚴重分割,僅存的石造牌坊也因緊臨民房而黯然失色,莫非這就是古蹟應有的宿命?佇立於接官亭下,泉州白石及青斗石混合構成的樑柱依然笑傲著風雨,石坊上之題字「鰲柱擎天坊」仍然仰首眺望遠方,而遠方是昔日絡繹不絕的官場生涯,還是未來的風雨悲歡?

遙想當年馬關條約簽訂後,日本人陸續進駐臺南,由於市區街道的闢建,曾經風光過的接官亭被拆除了,祇留存一棟官廳而已。之後,重建風神廟時,僅存的官廳也改建了,石坊及鐘鼓樓被列為公園預定地而保存了下來。然而,二次地震讓接官亭鐘樓倒塌,鼓樓也震毀了,石坊部份構件散落一地,一度如現今風神廟鐘鼓樓的構件被荒廢在那裡,無助地望著天空……。


風神廟前的接官亭。


風神廟前的告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