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畫有西畫的形,西畫有國畫的神

每幅作品皆蘊藏動人故事    意態無盡

國畫有西畫的形,西畫有國畫的神

文:蘇正國

對於王海峰的藝術造詣,前高雄應用科大校長方俊雄教授表示:「水墨是一種十分敏感而又很難控制的藝術技巧,如果不讓它像野馬樣狂奔,它就不可能出奇璀璨。但狂奔則易失控,會馬失前蹄。要用這種難馴的媒體作寫實唯美的人物畫,實在是一種高難度的挑戰。

然而,王大師做到了,因為他有紮實嚴謹的西畫功底,駕輕就熟的國畫筆墨技巧,以及豐富深摯的藝術修養。他把東方的點線與西方的塊面,東方的水墨和西方的色彩,東方的章法與西方的組合結構,融成自己特有的風格。他筆下的人物不但唯肖、唯妙,而且水墨淋漓,意態無盡,讓人神遊驚嘆!」

方俊雄深入的觀察之後指出:「東西方文化的交融,在王海峰的水墨動物畫,更有十分完美表現。他以真動物為師,融合傳統的技法及中西畫畫法於一爐,不管是大型動物如虎、馬、牛等,或小型動物如雞、貓、兔、鼠等,他的作品,皆得其形、得其肉、得其骨,用筆用墨,氣韻生動,水墨淋漓,而且都栩栩如生。

王海峰院長的馬更是靈活、瀟洒、放蕩不羈、傲睨一切。他把馬擬人化,或是母子、父女溫情,或是一家天倫之樂,或是伴侶的戀戀之情;或者千軍萬馬、風馳電掣、氣吞山河,王大師如唐伯虎再世,才華蓋世」。

方俊雄教授形容:「王海峰大膽使用難度極高,而又不容易修改的奇異筆來作畫。用深厚筆觸描出壯闊河山的嬌美、瀟洒、有韻律感的線條,黑白響亮的畫面,震撼著觀者的心」。

「王大師原本就是水彩畫高手,在他的作品中不難看出,他的國畫有西畫的形,他的西畫有國畫的神,他的水彩畫,特別喜歡將國畫的潑墨寫意、大膽淋漓、水色滋潤等特殊技法和西畫的形、色、光影的鏗鏘力度融為一爐,而成為感人的、耐人尋味的優秀作品。他喜歡把奇異筆速寫跟水彩有機的結合,追求另一種更深厚含蓄,更穩健有力,色彩更豐富的藝術效果」。

靈魂深處融合東方古典與現代西方技巧

 個性沈穩內歛的王海峰,總是讓他的作品訴說著世界的和諧、優美、溫和多情。他的畫重疊了東西方文化,有傳統的古典與現代的西方技巧,含蓄中散發圓熟的美,來表達另一種國際文化的交融,同時也展現靈魂深處的藝術昇華。

藝術評論家于百齡表示:繪畫最難者是犬馬,畫家畫馬,亦有良萎之分,畫一幅神馬,如天馬行空,日行千里,要表現其動態與神韻,真是難上加難。王海峰畫馬,自出機杼,或坐或立或奔,各臻其妙,如萬馬奔馳,飛沙走石,如身入其境,令人嘆為觀止!

王海峰畫馬,妙在能傳神寫照,以水墨表現其技法,好像「荷君剪拂與君用,一日千里如旋風」的氣概,令人觀之不禁拍案叫絕。他以生花絕妙之筆,躍然於紙上,真是「不屬丹青傳寫妙,龍馬何得至人間!」

香港名畫家兼藝評家陳福善形容王海峰的畫作:「具有濃郁的抒情特色和感染力」。例如他的簽字筆畫,線條的粗細、濃淡、虛實運用,在他手中就如魔術師一般,變化萬千,看似複雜,但都能有其節奏性,從形體刻劃,到隨類敷彩的需求,都運用自如。

王海峰的水墨馬,更令人欽佩,他用中國畫法藝術運筆,以線為主,以潑墨為輔,水墨至上,不求色似,但求意足。行筆潑墨,如行雲流水,揮洒自如,其作品結構嚴謹,氣韻生動,形象舒展大氣、奔放,有很強的張力,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來形容,並不為過。

和許多畫家一樣,王海峰也有一個夢。未來,他希望成立一座美術館,包括文創基地、展廳、才藝教室、藝文餐廳等,甚至成立一所國際藝術大學,讓有藝術細胞的年青人、清寒學生(免費)都可以入校學習,讓有實力(沒有文憑)的藝術家也可以在藝術大學任教,讓藝術發揮無盡的光芒。


碩果累累。


大吉大利。